王文賢傳道

親愛的孩子:
如果你還在世上,現在應該是一名中學生了。這些年來,有時與你爸爸談起你,都會在想,你究竟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還記得在多年前的早上,當我滿懷期待的去到醫院,打算透過超聲波的螢光幕再看看你時,醫生傳來一句話:「你的bb沒有心跳了!」

那一刻,我突然聽不明白醫生所說的「沒有心跳」是什麼意思。是代表出了意外?是我不小心傷害了你?是我永遠也不能再見你?明明懷孕已經過了三個月,不是已經穩定、安全了嗎?我們還剛剛向周圍朋友宣佈喜訊,教會的程序表也剛剛刊登我懷孕的消息,請大家為我們感恩和代禱。

還未能來得及反應,就聽到醫生再說了一句:「你有兩個選擇,第一,現在幫你安排入院做流產手術;第二,我可以給你一些葯,你回家服了之後,就會排出胎兒…..」

「吓?!……我不揀!我要走。」我只想離開。

「好的,你回去考慮下。但不要考慮得太久」醫生好像留意到我的心情。

「哦!」孩子,那一刻我根本不知道應該做什麼,那一刻只想找到你爸爸。

你爸爸接到我的電話,他立即放下所有工作來找我。在等待爸爸的時候,我還在想,是否我太粗心大意?是否我食錯了食物?是否我工作太累,不小心照顧自己,連累了你?腦裡只是在想:「我做錯了什麼?」很想為是次的意外找到原因和解釋。同時,也在想,會否剛才是醫生看錯了?你很快就會恢復心跳?祈禱,會有神蹟嗎?

你爸爸很細心和體貼,他見到我的時候,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輕輕擁著我。然後帶我再去找我們熟悉的醫生作第二診症,最後還是要接受不想接受的事實。

我選擇服葯把你排出,因我以為是讓我好好的有經歷生產的過程,可以能感受一下你的存在。只是,原來我根本沒有預備好面對那「不完整」的你。

那時候,身邊沒有人告訴我和你爸爸可以怎樣做,也不懂得如何與你好好告別。那種草率地把你送走的過程,令我內疚了好一段日子。

遺憾是沒有和你好好的道別,遺憾沒有好好的看你一眼。

孩子,你知道嗎?那段日子,天父給予媽媽身邊有許多好好的朋友,在那段日子成為我失去你的最大支持。他們沒有叫我不要傷心,不要難過,只是在我身邊,陪著我傷心、難過、哀哭。我感到被接納,也讓我能夠好好的哀悼你。天父也一次又一次透過經文,透過詩歌,安慰我們的心,也知道你必定在天父爸爸裡得到最好的照顧。在將來的某一天,我會與你重遇。

坦白說,媽媽的情緒也慢慢由起初的激動,變為平靜,慢慢也接受了你的離去。只是,你知道嗎?那種接受和平靜,令我有一種不安,很怕自己會忘記了你。

原來,不安的情緒或眼淚,是讓我切實體會到你活在我心中的一份印記,我害怕連這一點也失去。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為你做,也沒有什麼可以紀念你的物件。如果連一點眼淚和激動都失去,我還剩下什麼呢?

然而,當我今天寫信給你的時候,我知道,你永遠住在我的心裡。

將來天家再見!

掛念你的媽媽上
202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