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輝

【編者按】這是一位在以色列打工的主內弟兄的見證,一個孤獨的靈魂,在冷酷的世界中不斷地尋找出路,卻不斷被壓傷。王輝,來自東北的一個小山溝,自小家境貧寒,卻生性聰明,希望靠求學改變命運,卻因身爲弱勢群體而被殘忍剝奪了保送大學的機會,生命從此如墜入深淵。雖然信了主,無數次痛苦地呐喊:“主啊,救我!”但卻一直在抑鬱症的煎熬和酗酒的捆綁中苦苦掙紮。王輝弟兄願意再次撕裂自己的傷口,把不堪回首的經歷以敏銳的反省,深沉的情感,坦誠真實地寫出來,以見證壓傷的蘆葦,主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主不熄滅。本文為連載。

2010年的冬天是我在死亡邊緣徘徊的冬天,在酒精掙扎中等待上帝救恩的到來。聖誕節立志戒酒,但這事不依靠上帝的恩典是根本戒不掉的。

一個好消息,瓦房店教會我的牧師姐夫告訴我,教會研究決定了,準備讓我去教會戒酒,時間定在2011年2月17日。二月,冬天即將結束,都能聽得見春天的腳步了,這個戒酒的日期是上帝所定的。

那一天我媳婦騎著摩托車把我送到教會。牧師很正式和我簽訂了一個書面合同,約定如果在戒酒過程中我有什麼生命危險,這個教會不負擔任何責任,戒酒時間是三個月。

第二天,瓦房店開展了建教會以來最大的一次 “登山之旅” 特會。鄭牧師大大被聖靈感動,大有能力,他用聖經的三大人物,摩西,約書亞,基甸,他們在被上帝使用前如何被上帝所塑造後去成就神的使命,這個信息解開了我心裡大部分的結。

三天的特會我崩潰式的流盡了所有委屈的眼淚。在戒酒最難的頭三天,上帝藉著這次特會,用祂的溫柔、寬容、赦免,手拉手領著我開始了一個艱難的起步。

我被安排住在養老院裡,院長和部長白天陪護,晚上有弟兄陪護。

教會還成立了禱告組,有專門為我戒酒事工來禱告的。

慢慢地我的心靈得到了醫治,以前不喝酒就鬱悶的毛病不見了。我比以前胖了,氣色也紅潤了。

三個月快結束的時候,當大家以為這次我真的悔改了,對我的監管不再嚴格,一次偶然的事件,導致我又找了一個藉口跑出去喝了酒。第一次戒酒失敗。

後面又發生了幾次復飲。

當事情敗露後,我流淚的再三請求牧師再給我一次機會,牧師無奈答應了,但,明確告訴我,2012年1月1號,無論酒戒的怎麼樣,都必須離開教會。

2011年的冬天,離開教會的時間快到了。一個深夜12點整,我突然在 QQ 上看見鄭牧師發了一個圖片:白雪皚皚的清晨,明亮的日光穿透陰雲傾撒大地,身披厚厚白雪的樹木朝氣蓬勃,一串腳印伸向遠方。

好一個清晨白雪圖,我當時就題詩四句:
『曙光』
蹉跎坎坷四十載
雨打浮萍半世哀
陰雲黑夜成過去
曙光一束東方來

是的,我的過去就像這圖片上黑夜和烏雲一樣,漫漫長夜,坎坷心酸的四十載人生。但黎明已經到來,黑夜過去了,上的烏雲也被驅散。

經上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阿們!神的話是信實的,安定在天,直到永遠。

就這樣,2011年在養老院的一年,在瓦房店教牧和弟兄姊妹的愛的幫助下,我在戒酒的路上成功邁出了第一步。在我按著規定日子離開教會的時候,我身體對酒精的依賴和心靈對酒精的依賴都完全消失了,我的身體已經完全得了醫治,轉氨酶回復到正常值。

是上帝用祂的大能把我從死亡裡拯救出來。後來鄭牧師說,你就叫拉撒路吧,死而復活啦!

到如今十年過去。十年的歲月,包含著各種同樣的心酸和艱難,同樣的環境和考驗,有多少個的夜晚,多少個力不能勝的日子!當我的力量和毅力用完了支撐不住的時候,按著以往,一杯酒就可以煙消雲散。但我做不到,因為我從上帝那裡領受了的,不單單是我一個人的生命,一個家庭的命運,我從上帝那裡領受的是一個沉甸甸的託付——在餘生,我要在這個黑暗區域為上帝做見證,並且一生服侍上帝!這是一個可以指著天指著地都能說話的見證,我的成功,是那些和我一樣痛苦絕望孤苦伶仃靈魂的盼望,是他們黑夜裡的曙光。

所以直到如今,我沒有再喝一口,不管是清酒還是濃酒。

是神保守我。回想起這十年一路走來,上帝幫助我,學會了攻克己身,讓身服我。但更多的時候,上帝讓我忘記了喝酒這件事。

上帝真是太奇妙了
我深知,這個世界,有太多壓傷的蘆葦,有太多將殘的燈火,但聖經說: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熄滅;」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 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這話是可信的,因為我不是風聞有耶穌,而是親自看見耶穌的作為。詩人大衛說,我望著祢手所造的天並祢所陳設的日月星宿,我就感嘆:

「人算的什麼,祢竟然這樣愛他,
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直到永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