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健威牧師
張影嬌師母

夫婦在服事中的四種舞步

甄健威牧師
我們夫婦來自中國,移民加拿大後信主。2011年也就是信主十年後,我從加拿大華人神學院(加神)畢業,開始牧養教會。一位師母形容我們,十年內完成了移民、信主、蒙召、全職服事、生三個孩子這些生命中至為重要的事情。我們從為自己奮鬥,逐漸轉變成為主、為神國擺上,回想過去,可以用四種舞步來描述我們在服事上的配搭。

一:各自精彩的舞步
就是各自在神的手下受教,生命被錘煉。這是服事中必不可少的舞步,是為將來的配搭打下穩健根基。剛信主時,雖然有一顆熱切追求神的心,生命的度量卻無法承載過多的服事。神在這段時期,分別拆毀和建造我們的生命。我靠著主戒掉被捆綁七年的網路遊戲,價值觀被翻轉,太太也在人際關係的處理上接受神的模造。

二:琴瑟和鳴的舞步
就是夫妻彼此配合,一起服事主。2004年我們參加家庭更新協會(家新)舉辦的恩愛夫婦營,夫妻關係及屬靈生命都有極大提升,2005年接受訓練開始參與帶領營會。我們約每年帶領一次,也參與跟進小組。我們經常一起分享家新事工,關心營友並擺上禱告,深深感受到夫妻同心服事是何等蒙福!

三:夫唱婦隨的舞步
就是以其中一位的服事為主,配偶全力配搭。我在2008年進入神學院裝備,太太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家庭,讓我能全心投入讀書及後來的教會服事。這個過程是緊張和忙碌的,舞步也不總是協調,我在初期太過專注於服事,忽略了太太的需要。她形容我就好像開著跑車在狂奔,她則是踩著自行車氣喘吁吁的跟著我。後來我調整步伐,撥出更多時間給她和孩子們,舞步就越來越順暢。

四:彼此成全的舞步
就是大家願意付代價,去成全神在對方身上的旨意,讓神更大的使用整個家庭。移民後太太一直工作和照顧家庭,她有個心願,希望能繼續進修,我常掛念著她的夢想。終於在2017年,她到社區學院去讀幼兒教育(ECE),畢業以後繼續到加神攻讀宗教教育學士學位,神若許可,她今年末就能畢業。我在2018年也從牧會轉到家新全職服事。我甘心樂意支持她讀書,雖然這代表著我要更多的進入廚房、承擔家務。太太在裝備的過程中,生命更加成熟,甚至能就我的教導給很好的改進建議,我真是滿心歡喜!她也主動的配合我在家新的服事,經常與我同台到各教會分享講座。我期待著更多如此服事主的日子,甚願從神得來的恩典,能成為更多人的祝福。

這四種舞步在每對基督徒夫婦的服事中交錯出現,只要願意擺上,神必會帶領,讓你們舞出讓世人驚歎的一台表演,因祂是那位最偉大的舞蹈教練!回頭看過去二十年所走的路,真是驚歎神的奇妙作為,在人是不能,在神卻凡事都能!

夫唱婦隨的召命

張影嬌師母
在我們22年的婚姻裡,我一直扮演著 “跟隨者” 的角色,故以 “夫唱婦隨” 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結婚一年,我就跟隨先生移民到加拿大。初來乍到,先生很快就辦理好入學手續,繼續讀書。我就選擇工作,以微薄的收入來支持他。蒙神恩典,我們走進教會,不久先後信主。信主幾年後,先生回應神的呼召,放下工作進入神學院裝備,我仍然是努力工作,供他完成學業。三年後先生到教會牧會,因著對神的順服和對他的愛,我再次跟隨他的腳步,離開母會,到新的教會,學習做師母的角色。想不到在2018年,神再次呼召,清楚的帶領先生轉到我們多年義務服事的福音機構服侍。此時的我,縱然捨不得已經建立極深關係的會眾,仍然帶著 “夫唱婦隨” 的召命,繼續配合他,一起服侍神。

我深信神的心意是讓先生作為家中的頭,帶領整個家庭行在神的道路中,因此我以這個跟隨者的角色為榮,因我清楚知道,這是神對我的召命,我是一位榮耀的幫助者!

————————————-

甄健威牧師在中國廣東省出生成長,移民加拿大後於2001年信主,2011年在多倫多牧會至2018年,隨後擔任家庭更新協會加拿大分會的總幹事至今。甄師母師範畢業,曾為中學老師,獲加拿大幼稚教育資格(ECE),現加拿大華人神學院讀宗教教育本科。甄牧師夫婦結婚22年,育有兩兒一女,從2006年至今,一直於家新恩愛夫婦營同心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