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彪牧師
美國IIIM神學教育資源中心東亞區域主任

(原載於《生命季刊》第18期,經作者授權,編輯部整理)

耶穌對他說:“你跟從我吧!”(約翰福音21:19)

屬靈瞎子
我出生于一個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家庭。和大多數同代人一樣,我生在困難期,長在動亂時,上大學以前,好像從未聽說過聖經和基督教,壓根就沒有想到過西方人 “迷信” 的上帝。只記得小時候問大人,為什麼把星期天叫成禮拜天?大人們就反問我,看過蘇聯電影沒有?然後似懂非懂地告訴我,只有小資產階級和壞人才在禮拜天到陰森森的教堂去作禮拜。

我認識的第一個基督徒是不識字的外婆。那還是出國前,我住在大舅家。舅媽告訴我,自從外婆信主以後,每日清晨都為她的後代們代禱。在我上飛機的前一天,外婆專為我的安全和未來代求。我當時只把那虔誠的代禱視為迷信。

與假見證人學習聖經
來美後,求學成為我人生的重大轉捩點。到德州農工大學讀博士的第一週,為了提高英語水準,經朋友介紹,自投羅網地同一位 “耶和華見證人” 的年輕人一起學起了聖經,一學就是四年。妻子和女兒來到德州,這位耶和華見證人的 “聖經老師” 也成了她們的 “英文家教”。

系裡的一些美國基督徒聽說我們同耶和華見證人查經,就警告說他們不是真基督徒而是異端,提醒我們離開他們。我心裡想,我又不是真關心什麼神和基督信仰,而這對年輕夫婦人很不錯,為什麼要換人?實際上我開始有所戒備了,請他們只教聖經,不讀他們出版的叢書,還要求從創世記開始。

這近四年的每週一次的聖經學習並沒有對我產生什麼實質性的影響。好朋友們開玩笑說我是 “花教徒”(一面學聖經,一面繼續活在罪中)。但我和妻子的內心深處,都認識到承認有上帝要比否定有上帝更合理。雖然承認有神和不承認有神,只是一步之遙,我們畢竟邁出了艱難的第一步。

遇到真見證人
1993年我到俄亥俄州立大學做博士後研究。臨別前還特意將新地址告訴那位耶和華見證人,希望能和 “組織取得聯繫” 繼續學習聖經。剛到哥城時,我們真有點盼望他們出現。奇妙的是,那段時間沒有人敲我們的門。感謝神,透過環境的改變來預備我們的心。

一天,我們去中國店買東西時,一位和藹可親的華人婦女發現我們是初來乍到的,就主動邀請我們去附近的華人基督教會。聽説那兒有大陸來的基督徒,就答應下週去教會看一看。

當我們生平第一次走進神的教會時,神就像一個強力的磁石一樣,把我們緊緊地吸引在祂身邊。記得第一次崇拜結束後,好幾位年輕的來自大陸的基督徒主動地圍過來自我介紹,並邀請我們參加晚上他們在一個弟兄家的查經聚餐會。

參加幾個星期的查經後,我們接受了幾乎所有的基要真理,如人的罪,基督的救贖,永遠的生命等。然而,我們卻卡在三位一體的教義上。多年來的耶和華見證人的教導已經起了潛移默化的作用。因為他們的教導是從人來的,所以很容易為有限、墮落的人接受。比如他們說,耶穌是耶和華的第一個被造物(曲解希伯來書和約翰福音),是上帝的兒子,祂怎麼可能又是神呢?聖靈只是耶和華父神的能力(抹殺聖靈的位格),就像你有精神能力一樣等等。一時間,我們真的很難接受這個分辨真偽基督教的重大教義。錯誤的教導有時比不教還壞:“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 (太23:13)

進入光明的國度
二個月後的一個福音主日,我和妻子的心被神的話摸到,我們的思念被聖靈改變,當神透過牧師呼召時,我們從不同的地方被感動來到神的面前,悔改、接受基督為我們的主和救主。現在,連牧師那天所講的主要信息也不記得了,只有那晚上查經時,大家對我們的祝賀仍記憶猶新。

後來,我們進一步查經,通過牧師的講解,神開始讓我們明白約翰福音一章所講的真諦:“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祂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 是的,這位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就是那永恆中與神同在的道,這道成了真正的人,祂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彰顯了神的恩典和真理。

感謝上帝啟示聖經,親自來到人間向人類說話,聖靈又教導我們明白真理、進入真理。感謝神在創世之前的揀選和在耶穌基督裡的救贖恩典,我們夫妻于1994年復活節受洗,歸入聖父、聖子和聖靈的名下。

事實上在我們得救一兩週後,耶和華見證人就找到了我們。原來他們是將我們的街區號搞錯了。如今,每當我們回頭看去的時候,就從心底發出感謝和深深的敬畏。是上帝信實和全能的保護,使我們脫離異端的險惡,領我們走出黑暗的權勢,進入祂光明的國度,從上面重生了我們,在祂愛子基督裡建立那永遠的父子關係。

(陳彪牧師:2021溫哥華國語福音佈道大會講員,來自中國大陸,現任美國IIIM (Third Millennium Ministries) 神學教育中心東亞區域主任。請繼續閲讀本期『織織牧職跡』中陳彪牧師的蒙召見證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