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賢傳道

有苦自己知
每個人心裡,都有些難以表逹的往事和感受。小時候,我聽過爸爸說:「有苦自己知,其他人那明白得那麼多!」

我爸爸,生於潮州,活在文革年代。因著祖父是財主,有點家底。當年視為被批鬧的對象。爸爸9歲時,祖父安排爸爸及叔叔偷渡來香港,希望能有更好的生活。可惜當年少不更事,也被損友騙去錢財,最終得靠勞力來打工,幸好還能糊口,養妻活兒。

在我眼中的爸爸,是一位膽小怕事,又喜歡在家中逞強的大男人,所以我也不太懂得與他溝通。但心裡還是知道他是一個顧家的人,對他仍然有份敬重。媽媽常對我們說:「你爸想與你們談話,但又不懂得表逹!」

不懂表逹的,又何止是爸爸,作為子女的我們,也不懂得如何與他溝通。一直都是禱告求主幫助打破這份隔膜。而我們知道要真正改變關係,不是單單溝通技巧。神說:「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一切都會加給你。」

的確,唯有神才能改變,才能使我們一家的關係更親密。

全家歸主帶來的改變
全家歸主是我自信耶穌之後的夢想,說這是夢想,是因為我們所認識的爸爸,返教會也只是應酬式的「活動」, 要他信耶穌,對我們一家來說,真的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情。

這夢想在2020年10月11日成真,爸爸正式決志信耶穌,也是全家歸主的日子 。

記得2003年考慮入讀神學時,我向神提出條件: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神先叫我家人,特別是爸媽信耶穌,讓我可以放心也得到支持。那時神對我說:「你先走上這條路,之後你會見到家人相信我。」

神是好信實的,結果,在香港浸信會神學院的第三學年,因為應實用神學科教授要求,我們要分組向福音對象傳福音,那次我媽媽決志了,而弟妹也在不同的時候決志受洗加入教會。我們一家人也多了分享自己的心底話,也學會了主動多與爸爸溝通。隨後幾年,爸爸願意放棄拜祖先、偶像,甚至乎有一次回鄉,在阿爺阿嫲祖先墳前,說自己會跟仔女信耶穌,以後不能再拜他們。我們三姊弟心裡總相信他是信的,只是一個不返教會不祈禱的長者。

2020年,爸爸身體真的不如以往,明顯蒼老了,畢竟已是位八十多歲的長者。他多了向我們提及身後事安排,也分別向我們三姊弟提起一些他的想望,我們也很開放地談談死亡,他們在喪禮想著什麼衣服,穿什麼鞋等等,都有談談。

我爸是傳統的潮州人,雖然沒有什麼財產可留下,但在他心裡,最重要的物品仍然想留給男孫,但又怕我們兩姊妹介懷,故特別約我們二人商量,分享他的心事。

我和妹妹真心不會介意,我們三姊弟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們向爸保証,我們會守護我們的家,請他放心。我們直接和爸爸說:「我們最掛心是你是否信耶穌,這個決定以後我們可否在天堂再見。」我問爸爸:「不如返媽媽的教會,請傳道人幫你做一個決志祈禱,好嗎?」之前我們有邀請他跟我們祈禱,但他總是說心裡信,這次,他說好。就這樣,2020年10月11日,在傳道人高姑娘帶領下,我們一家捉住爸爸的手,見證爸爸終於開聲認信,接受耶穌是他生命的主。我們的信心還是很小,以為爸爸信了耶穌,也不能強迫他返教會聚會,因不能要求太多。但神在我爸生命的工作,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他不單沒有缺席每一次的崇拜,而且他的生命越來越喜樂,少了擔心和恐懼。

因為曾被批鬥,爸爸說常活在恐懼之中,深怕聽到門外的聲音,也對權貴及有權勢的人特別害怕,但自卑令他對著家人則要逞強。小時候我們不知道爸爸這些經歷,總認為他對別人好但欺負自己人,是欺善怕惡。這些年間,爸爸從少言,不懂表逹自己,到他願意去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讓我們明白他的心事,體諒到他的恐懼,聽到他心裡的微聲。我們一家的關係,又再更加親密。

以下是我父親接受灑水禮當天的見証,願榮耀歸於神:
我出生潮洲,自小按家庭傳統拜祖先和民間宗教。廿多年前,因著姨仔 (太太的妹妹),開始認識一班基督徒,也因教會的弟兄姊妹的愛和熱誠,曾出席過教會的聚會。當時雖不認識耶穌,但感受到教會的愛。隨後,看見子女,太太也相繼信主,自己也曾想到有一天也會隨著家人信主。近年,開始思想人死後的事,太太常告訴我,基督徒死後會永遠與耶穌在一起,去到天堂,一處美好的地方,更重要是一家人能夠永遠在一起。我聽後,也很想得到這個福氣。在家人的邀請下,來到五旬節教會(九龍堂),在高姑娘帶領下,我明白耶穌為我的罪而死,我知道並相信祂是唯一的真神,成為基督徒,永遠跟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