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第十天 之二
2016 10 13

又錯過去「那裡」
下午一點回到旅館,第三次計畫去主升天的地方,也是祂二次回來的地方看看,並且與耶路撒冷道別。明天就要離開了,還沒有去過那讓我深深惦記的地方。

沒有力氣爬上橄欖山,時間也不多了,決定乘計程車去。好不容易等到一輛空著的計程車,當司機聽說我要去的地方,立即告訴我很抱歉,他不能送我,因為那是穆斯林的地盤。他解釋說,穆斯林會砸猶太人的車。顯然,他是猶太人。

耶路撒冷治安很好,但平靜下掩蓋著尖銳的宗教及民族矛盾,衝突隨時可能一觸即發。街上荷槍實彈的猶太士兵不僅是提防外來武力,也是抑制本地猶太人和穆斯林隨時的衝突。

市區車流極快,我又疲倦不堪,加上不知如何辨認穆斯林開的車,結果第三次計畫又沒有實現。遺遺憾憾地往回走,知道再也沒有機會去了。

路過雅法門,老城最富盛名的城門,也是我在耶路撒冷經過最多的地方,留戀之情又一次湧上。我坐在城門斜對面小廣場的休息椅上,望著老城,望著橄欖山方向,陷入離愁。

三個亞裔人,拿著樂器及譜架過來,他們在我旁邊的空地上坦坦然然地拉開架勢,又念,又拉,又唱。他們念的語言我不懂,但我知道,他們在朗誦聖經。他們演奏的音樂,唱的歌我懂,那是我熟悉的聖樂和讚美詩。我不由地與他們同唱起來,我們彼此對望,會心地微笑。他們來自韓國,他們在宣教。

我心中湧出喜樂。似乎聽見主說:不比你去「那裡」更好嗎?

丟失眼鏡帶來的福氣
晚上九點,終於拿到了配好的眼鏡,不知何故,他們耽延了。當那長著大鬍子、身穿黑長禮服、頭戴黑寬簷禮帽的猶太老闆親自將眼鏡送到旅館前臺時,我正好踏進旅館門廳,時間一分不差。

老闆顯然是個虔誠的傳統猶太教信徒,他的那身著裝及外貌,對比于周圍的環境,簡直像是兩個時代的相撞,亦或像是王子下訪貧民。由於氣溫高,「各國代表們」都著夏裝,短褲背心,拖鞋跑鞋,黑的白的花的皮膚,應有盡有。而這位眼鏡店老闆,不但全套正裝、嚴嚴實實,且氣宇軒昂。我試戴了眼鏡,他誇我做了恰如其分的選擇,顯然也很欣賞自己的手工;我感謝他服務周到,做工精緻,買賣雙方都很滿意。

他走後,前臺接待女孩立即告訴我,她的眼鏡也是在這家眼鏡店配的,“他們做的很好,很有名。” 那女孩不禁跟我誇獎,笑盈盈的,似乎我們倆都中了同一個大獎。耶路撒冷是大都市,有許多家眼鏡店,大都設施現代,裝修精緻,但這個陳舊、狹窄,只有一間小臥室大小門面的眼鏡店卻是非常知名。我一錘定音選了這家眼鏡店,並因此看到了亞伯拉罕旅館,不僅配了最好的眼鏡,更是掀開了以色列之行的另一頁。

每一步,都是在不知情中邁出的。而祢,天父,我相信,鋪好了我腳下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