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輝

【編者按】這是一位在以色列打工的主內弟兄的見證,一個孤獨的靈魂,在冷酷的世界中不斷地尋找出路,卻不斷被壓傷。王輝,來自東北的一個小山溝,自小家境貧寒,卻生性聰明,希望靠求學改變命運,卻因身爲弱勢群體而被殘忍剝奪了保送大學的機會,生命從此如墜入深淵。雖然信了主,無數次痛苦地呐喊:“主啊,救我!”但卻一直在抑鬱症的煎熬和酗酒的捆綁中苦苦掙紮。王輝弟兄願意再次撕裂自己的傷口,把不堪回首的經歷以敏銳的反省,深沉的情感,坦誠真實地寫出來,以見證壓傷的蘆葦,主不折斷,將殘的燈火,主不熄滅。本文為連載。

聖誕節前,我媳婦同益鄉教會詩班排練節目。一個晌午,媳婦帶我去了教會。排練開始前,大家都聚在值班室的屋子裡。有個弟兄從我身邊走過去,又突然轉頭回來,探過鼻子來嗅我,接著就開始大叫起來:“王輝又喝酒啦!王輝今天又喝酒了!哈哈,你們看看!” 大家的眼睛齊刷刷的看過來,我的臉當時就覺得火燒火燎的,無地自容。

本來我是想來教會,求神來幫助我,沒想到當頭棒喝。想當初,我在教會裡,弟兄姊妹們都圍著我轉,因為那時候大家都認為我是未來教會的獨一無二的帶領者,被人尊敬著,圍繞著,親昵地叫著我的名字,願意聽我講的信息。如今,我卻變成了這個教會最可有可無最被人不齒的人,甚至我坐在那裡,很多人從我面前走過都根本無視我的存在。看見一個弟兄熱情地走過來,我站起身來伸出手打招呼,人家卻直接走向我身後的人,對我不理不睬。

都說家是最溫馨的港灣,在那裡有關心,有在意,有包容,有接納。雖然這麼多年,我沉迷於酒精不能自拔,但我自己肉身的家、我的父母、我的媳婦對我還沒有放棄,還一直在等待著我能從酒精深淵裡走出來。

教會是我屬靈的家。是的,我今天成了這樣的一個人,我怨不得社會對我的鄙視,怨不得朋友親人對我辱駡,我覺得他們都不懂我。我心裡認為,教會是應該接納我這樣的罪人,應該給我更多的愛和關懷。即使不能給我這些,但總不要像世界那樣在我傷痕累累的身體上再撒把鹽,在我本就心灰意冷的絕望裡雪上加霜吧。

事實和你期待的總是向背而去。那天下午,教會弟兄姐妹對我的那種態度深深撞擊著我的心靈。但同時,我也看到了,我在這個世界存在的日子真的不多了,也就是說上帝給我悔改的日子不多了。

聖誕節前幾天,我身體越發的虛弱,每天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嘔吐。我覺得我的精神最後的支撐點也快坍塌了。當我在這個世界所能依靠的身體的健康沒有了,當我在這個世界所依靠的堅強的意志力沒有了,那麼前面的路就必須選擇了!要麼繼續這樣的日子,我行我素,沉淪墮落,早點死去;要麼真正地悔改信主,靠著上帝的恩典,徹底戒斷酒的轄制。

路,何去何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