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第九天
2016 10 12
除了認罪,暫停一切
出門已是早上七點多了。
昨天下午還熙熙攘攘的鬧市今天靜悄悄的,如同剛剛經歷了大撤離,空城一座。偶遇幾個身穿黑色禮服,或是身披拉比披肩,匆匆在路上走過的猶太人,他們似乎比往常更嚴肅、持重,甚至讓人感到說聲 “早上好” 都是冒犯。


多麼難得的機會,完全沒有了平日的喧嘩、吵鬧、擁擠,獨自靜靜地穿過這古老的新城,體會那份絕無僅有的空寂,一覽曾被熱鬧遮掩的細枝末節。宛如,過去突然消失,未來尚且不必考慮;身在其中,溶於其中,卻又毫無關聯。還如,舞臺上演員們無故全部撒去,留你獨佔全場,興奮又茫然,不必對觀眾做任何努力,因為他們也隨之消失。這種奇怪的感受,唯耶路撒冷!


他們都去認罪憂傷了,我卻不必,在救主的鮮血裡,我已經洗的白如雪了。恨不得在這空寂的街上載歌載舞,高聲歡笑。當然,我不能,不僅是擔心會冒犯他們,也思忖天上的眼睛或許正在為他們流淚。


突然想起來,在這特殊的日子去主離開世界升天的地方,橄欖山頂,靜靜地紀念主豈不更好,那裡或許不像平日擠滿遊客。


按規定,今天一切交通都應停止,不抱希望又心存僥倖。


果然,一輛計程車無聲無息地開過來,停在了前面小巷轉角口,急忙尾追過去。又見幾個阿拉伯人在街邊聊天,司機也在其中。他追問我去哪裡,不等我回答,已滿口答應送我。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就被心裡面的責備阻止了。以色列法定贖罪日,本應停止一切商業活動。我雖是外來人,難道可以不尊重這個國家的規定,並且連累他人嗎?連連道歉,在司機的笑臉變冷之前,趕忙掉頭逃走了。

今天不去了,有幾分遺憾,安慰自己,還有時間和機會。


誰為你贖罪
決定推遲去特拉維夫,在耶路撒冷多停留一天。在前臺辦理延期時得知亞伯拉罕旅館在特拉維夫和伯利恒都有連鎖旅館,而且提供免費交通。意料之外的方便,我立即訂下了車位和旅館,十四號到特拉維夫住一晚,十五號離開以色列去倫敦。


中午在餐廳裡遇見昨天參加同一團契的一對夫婦,他們來自新加坡,第三次來耶路撒冷了。信主幾十年都沒有來耶路撒冷看看的想法,但如今,他們深深地愛上了這裡。他們講,並沒有以為自己可以為以色列做什麼貢獻,雖然也很想做,只是被這裡的真實所吸引,所感動。是的,我也有同感。這裡的一切,都是如此難以言表的真實生動,扣人心弦。


來以色列之前的那徬徨,那困惑,禱告時會不知所云,“讓我看,讓我看。”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看什麼,那莫名的渴望激動著我的心。這些天,我看了許多。天父,祢在這裡留下的印記,如同在摩西法版上刻下的字一樣清晰。我看了,經歷了,更加被吸引。迷一樣的耶路撒冷,見證了神的啟示和作為,她的結局似乎正漸漸明瞭,走向高峰。我急不可待,那將會是什麼樣的情景呢?這個城市將繼續承載什麼樣的變遷和使命呢?

快到六點了,猶太人的贖罪日就要結束,街上又將恢復以往的熱鬧。珍惜這份難得的寧靜,我又一人出門在街上信步。無意中來到一座猶太會堂門前,聽見有人在裡面大聲念經。從略開著的門縫裡,看到裡面敬虔的一角。男人和男孩們,聚精會神,旁若無人,前後搖擺著身體,或聽或讀或禱告。


我愛你們,主的以色列民。可是,除了耶穌基督,誰能為你們贖罪?祂已經為全人類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兩千多年了,你們依然渴望用牲畜當祭物贖罪。因不得已而為之,就以認罪禱告做為贖罪,卻視而不見那永遠的祭已經獻上並被天父悅納了。我不由地歎息並為他們禱告。

突然想起剛才那對夫婦告訴我的故事:一位有名望的猶太教領袖寫了一封信,吩咐等他去世後才可以打開。兩三年前他去世了,人們打開他寫的信,那裡說:耶穌,就是我們等候盼望幾千年的救贖主 – 彌賽亞。此事在猶太人中掀起了波瀾。雖然大部分猶太人現在依然拒絕接受耶穌基督,不認主,但是,當天父的時間到時,奇妙的事就發生了,誰可以阻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