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崇基牧師

復活節表明,基督教信仰核心不是自身感受,或一套人生哲學,卻是建立在真實時空發生的歷史事件之上,就是耶穌的死而復活。新約聖經說:”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裏…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哥林多前書15:14-19)簡言之,只要基督復活這件歷史事件能被否定,整個基督教信仰便會全盤被瓦解。過去二千年,不斷有人嘗試這樣作。有人會說,耶穌只是在十字架上昏迷,醒過來被當成復活。也有人說,基督復活是門徒的幻覺,甚至陰謀。但這些說法都不能通過歷史的考證。


首先,基督教的核心是耶穌曾被羅馬總督彼拉多判處死刑,死後復活,改變了一小群本來貪生怕死的門徒,在羅馬政權嚴峻的逼害下,仍勇於在各地建立教會,遍地開花。第一世紀的希羅世界,榮與辱尤為重要,人若要在傳教事業上成功,自然會傳一套具榮譽的信仰。在這樣的背景,你立即發現基督教實在令人費解,因為十字架是極其羞辱的死,是顛覆帝國的死刑,沒有羅馬公民會受十架刑法。以十架為中心的福音,實在不可思議。


在羅馬發現一幅公元後200年的亞歷山文諾塗畫 (Alexamenos Graffito),畫上是一個被釘十架上的驢仔頭人像。十架下有一人,舉著手敬拜。塗畫下有粗略的文字,希臘文翻出來是:『亞歷山文諾敬拜神』(Alexamenos sebete theon)。羅馬人一向歧視猶太人,說猶太教是敬拜驢仔的,第一代基督徒是猶太人,所以把基督徒所敬拜的耶穌當作成一頭驢仔。這種嘲諷表明在羅馬人眼中,十架極度羞辱,不能服眾,除非十架是鐵一般的事實。聖經也說:十架的基督是猶太人的絆腳石,在羅馬人看來也是愚笨的(哥林多前書 1:23)。


第二,新約四本福音書均記載耶穌死裡復活的事跡。星期五黃昏,耶穌死在十架上,男門徒雞飛狗走,安葬主的事草率了事,墳墓用石封上。復活節主日清早,跟隨耶穌的婦女想回到墳墓辦好葬事。誰知發現墳墓是空的,復活主向婦女顯現,她們便急忙將復活的消息傳開。當時社會以男為上,福音書中的男人通通是懦夫,完全缺乏任何說服力。聖經本身也如實報道,當男門徒聽見婦女講死裡復活,先以為是無稽之談(路加福音 24:11)。當時,女人更沒有法庭證供地位,猶太人歷史家約瑟夫說:「…不可接受女人的證供,因為女人是率性和魯莽的…」(《猶太古史》4:219)。四本福音書指向,耶穌從死裡復活確是歷史事件。

第三,四本福音書對耶穌復活的報道,均未被後人協調,除去之間的差異。然而不同的記述卻表明兩個相同的重點:第一,耶穌的墳墓是空的;第二,第一班見證人是婦女。這豈不是真實報道的特色?例如美國 9/11 災難的見證人,各個講述之間有所差異,但無可質疑的有兩點:第一,飛機撞擊了雙子大樓;第二,雙子大樓都倒塌了。另一例子,二次大戰大屠殺生還的猶太人之見證,幾十年後仍是異口同聲,道出大屠殺的事實。


第四,初代基督徒傳講耶穌復活的地方,居然是小城耶路撒冷。當時權貴噤聲打壓,卻不能提出證據否定耶穌的空墳墓。本身懦弱的門徒,卻不惜代價見證主復活,連本身逼害教會的保羅,也反過來成為至死忠心的傳道者。耶穌墳墓的地點亦可從考古找出佐證,指向今日耶路撒冷的聖墓堂。


本身不是基督徒的猶太人考古學家 Shimon Gibson , 在他詳細查證新約聖經和耶路撒冷的考古資料後,發現耶穌死而復活的記述的確合乎考古和歷史。他最後結論說:「有人曾提各種古怪理論來解釋空墳墓,但都是胡說八道…事實上,歷史不能解釋空墳墓,除非我們認受神學的解釋,即是復活的真相。我讓讀者自己決定。」(Final Days of Jesus: The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New York: HarperCollins, 2009, p. 165)


對耶穌的空墳墓的解釋,其實是超越了科學和歷史能處理的範疇,說到底這是個世界觀的問題。你可能相信:人死如燈滅,存在沒有永恆固有的價值。這不是科學實証出來的結果,而是一套用來解釋世事的預設,影響著你接受什麼,拒絕什麼。

耶穌的死而復活,正是震撼我們本有的世界觀,讓我們乍然意識到一個更高現實的存在。世界原非封閉的系統,神是萬有的創造者,祂愛你和我,祂的兒子耶穌從死裡復活,目的是救贖罪人。復活節,正是巔覆改變你我原有的人生觀,而人生的結案陳詞不是死亡、疫病、強權,或苦難。以前人生可能只為安樂茶飯,如今既認識到耶穌從死裡復活,人生追求的便是永恆不變天國的價值。復活的主耶穌今天也呼召你和我來跟隨祂,並用生命將這復活的福音,帶到世界每一角落!


–作者是陳崇基牧師,加拿大溫哥華維真神學院道學碩士,美國惠頓學院聖經考古學碩士。現居美國芝加哥,為城滙社區教會主領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