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維溢牧師

加拿大的原住民和美國的黑人問題都是不容忽視的重要社會問題,若能突破這兩個難題,則兩國都能向安定繁榮邁向前一大步,肯定是歷史的里程碑。


加、美兩國在以往四百年都是由移民形成的國家,而過往七十年更由於移民的比例越來越多是從亞洲和非洲來的人種和民族,所以,種族問題更形複雜,不只是白人與黑人和原住民的關係而已。美國的一方面,過往的大熔爐政策也要隨著白人的人口比率的降低而有所改變,也由於參政者和官僚人員越來越多不是基督徒,所以左翼的自由派分子大力推崇多元主義 (pluralism),不再支持基督教文化作為社會文化的主導了。


另一方面,加拿大由1970年代開始,總理杜魯多(Pierre Trudeau)推行多元文化政策 (multi-culturalism)使英語文化不能再獨佔鰲頭,間接使英法語系之外的其他種族文化受到鼓舞,能在公眾領域放膽推廣,使一些城市有特別的族裔色彩,促進該族裔的居民產生自豪感和安全感,間接幫助社會的穩定性。這本來是好事,但也產生某些白人的顧慮,他們恐怕太多非白人的居民將來會改變社會的結構和主流文化。所以不要奇怪,十多年前一次在多倫多市關於移民的調查,發現回應該調查的人居然有高比率是反對非白人作移民的。原因很簡單,它和溫哥華一樣,白人居民的比率不斷向百分之50這個心理關口下降,促使有些白人感到不安!


固然,白人的種族主義是不能接受的觀念和行為,尤其是因為基督徒相信人人本來都應該有神的形象(雖然得罪神之後喪失了),在上帝的眼中都是平等,沒有因為種族而起的階級分別。不過,若過分給予少數人種或族裔某些 “優待” 也是不對的,不但鼓勵和延長那些少數族裔或群體的不負責任的心態和不用進取的行為,而且是一種「反向歧視」,造成另外一種不公平的「反向種族主義」,導致白人(多數人士)的不滿,因而引起社會另外一種不穩局面,製造更多不必要的法律訴訟局面。


現今加美兩國政府要適當地為過往的歷史罪行作補救工夫是應該的,然而,不能隨便向一些組織用龐大金錢賠償以為了事。的確,兩國都同樣飽受到「受害者政治」(victim-politics)運動的困擾。這個運動是藉著挑起和放大一些不公義的事件或歷史,使某些組織或個人得到龐大的金錢和權位的利益,那些表面上為黑人和原住民爭取公平的組織當中一些人(筆者要強調:並非全部,只是部份人)就是其中的得益者,卻完全不能真正解決那些不公義問題。


基督徒應否支持多元文化主義這個理念呢?這是一個不簡單的問題,因為它影響到宗教信仰。在世俗人眼中,宗教也是社會文化的一部份,所以,他們若要求你作為基督徒去迎合他們的思想和信念,那就可能使你產生信仰的妥協,也可能觸及道德底線,這是值得基督徒多加思考,以審慎態度回應所面對的處境。

讓舊約先知但以理的生命榜樣給我們看到一些端倪,知道怎樣與其他文化背景或宗教信仰的社群相處,正如他當時生活於眾多外邦人的社會那樣,要面對大部份的人都是不敬畏耶和華的。祈求上帝保守祂的子民站穩在真道上,如詩篇119其中的3節提醒:
45 我要自由而行,因我素來考究祢的訓詞。
46 我也要在君王面前、論說祢的法度、並不至於羞愧。
47 我要在祢的命令中自樂.這命令素來是我所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