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第八天
2016 10 11


耶路撒冷又一頁
今天,一一認識了同屋的人:


第一位女士: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當聽她講這是她第十三次來耶路撒冷時,我說,你一定非常喜歡這裡。她指指天上說,祂愛耶路撒冷,我愛祂。


第二位女士:我的下床,來自荷蘭。平和友好,主動教我如何使用房間的設施。今天吃早餐時,我看見她在餐廳裡獨自一人讀聖經。


第三位女士:一個來自德國的女孩,安靜、寡言,一早就離開了。


第四位女士:來自美國。早餐時我們在餐桌上交流,她激動地告訴我,神如何借著兩次夢帶領她到耶路撒冷,並奇妙地鋪好她來的路。此行,她為耶路撒冷的孤兒帶來了教會弟兄姐妹們捐獻的兩大包禮物。因為此行,她明確了神對她的託付。一邊說,一邊流淚。


第五位女士:南美人,來參加教會組織的聖地旅遊,熱情、愛講話,關心每位同室。


亞伯拉罕旅館這六人間,對我來說真是再好不過的地方了。我是小信的,主,祢為我預備了更寬闊的視野,讓我“看”,我卻多憂多慮,不肯邁步。

早餐室裡,還遇到了兩組華人教會組織的聖地考察團,其中之一就是昨天在大衛塔博物館遇見並話不投機的那群姐妹。今天我們交流的多了點,得知她們每到一處,都由牧師帶領靈修、分享。帶隊的姐妹告訴我,除了主所去過的地方,以及聖經記載的地方以外,她們哪裡都不去,因為他們不是來參觀旅遊的。現在明白了為什麼昨天她們對我愛搭不理,對於我這樣獨來獨往的 “旅遊觀光客”,挺世俗可疑,她們有距離感。


回到房間,看見美國來的姊妹和她在旅館新認識的基督徒們正在團契。他們在此相遇,成為朋友。分享見證各自在耶路撒冷的經歷,以及如何耳聞目睹神在這裡的工作。我聽著,聽著,又一次為自己的小信羞愧。


天父,謝謝祢,我幾乎是被拖出那舒適的保護塔,來到基督徒的群體中間,聽到他們各自的經歷和見證,豐富多彩,真實感人。祢開闊我的視野,讓我在這不起眼的地方,看到來自各國各民愛祢、愛耶路撒冷的弟兄姐妹們。這真是別有一番景象的 “看”。


亞伯拉罕旅館
亞伯拉罕旅館排不上星級,但地處新城最佳位置 – 旅遊、商業、交通中心。猶太人精明而又實際的經營方式在這裡充分體現。旅館整潔,服務細緻周到又多樣化,經營者極盡一切努力滿足各種不同需要的遊客。旅館對面,是耶路撒冷最大的農貿市場;旅館門外,是輕軌和公車站;從旅館到老城,僅需十五分鐘步行。


亞伯拉罕旅館是耶路撒冷最受歡迎的旅館之一。許多熱愛耶路撒冷的人,多次往返,把這裡當作他們的家,一住就是兩三個月,以至於旅館方不得不限制客人居住的時間。兩個星期後,必須結帳離開,如果有空房,方可再次登記入住。


更讓我欣慰的是,亞伯拉罕旅館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客人是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這裡每天都可以聽到讚美、禱告、分享,以及有關信仰的討論。

在旅館如雲的耶路撒冷,我懷疑自己要特意尋找的話,是否能夠找到比亞伯拉罕旅館更合適的地方。實際上,我並沒有 “找到” 這個旅館,而是被 “帶到” 了這裡。


贖罪日
下午四點到明天傍晚八點,所有的商業及企事業全部停止工作,以便專心祈禱,猶太人一年中最神聖的日子 – “贖罪日”到了。


傍晚,我又去了聖墓教堂,沒有進去,只想在外面坐坐。


在猶太人的贖罪日,我坐在主上十字架的地方,為了這個日子而例行祈求。主啊,饒恕遮掩我一切的罪。我禱告,禱告,禱告,思想信主前後所犯的罪,懊悔憂傷。主啊,饒恕我。

突然,心裡湧出:我為你死。許久,仍是:我為你死。然後,還是:我為你死。我不由淚流滿面了。有口無心,愚鈍頑梗的人啊,你怎麼可以輕忽祂十字架上流血受死的功效?軟弱多疑,人云亦云的人啊,還有什麼罪可以與 “我為你死” 抗衡呢?主曾說,來看我,來摸我的釘痕,來探入我的傷口,而我,竟然一再如此做了。


主啊,我要悲傷且歡喜,要內省且感激,祢以死為愛拯救了我,我不必過 “贖罪日” 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