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愛程博士(選編)

序:前不久有國內的親人轉來這篇在“保羅的小站”
(https://wemp.app/accounts/532d0f39-acad-4770-9c25-277203c4c6d9)上刊登的文章,我感到非常驚喜,因為這正是發生在我的家鄉及週邊地區的事情,多年來我一直想了解基督教在我家鄉傳播的起始及發展,也想了解我母親生前信而得救,並且多年參與事奉的那間教會的建立和演變的過程。這篇文章正提供很多相關資訊。文章內容來自克省悟牧師的傳記:《藏族人的使徒——克省悟》(William Christie, Apostle to Tibet)一書,但由於篇幅太大,不適合本欄目全部刊出,所以我作了節選和編輯,好讓各位讀者能夠了解梗概。

甘南藏區卓尼教會的建立(下) | 迭部的突襲
譯文:小保羅


迭部、卓尼的錄巴在甘南地區的地理區位圖


白朗之亂後,錄巴寺的重逢
岷州宣教站是第一個目睹白狼匪幫暴行的宣道會宣教站。白狼來襲的消息也及時傳到甘藏邊區的其他宣教站,那些地方的宣教士得以帶著子女及時逃到藏區。


宣道會的宣教士子弟學校和為中國人開辦的女子寄宿學校都設在洮州。洮州與岷州毗鄰,也是匪幫攻取岷州後的下一個目標,但那裡的宣教士和孩子們還是有足夠的時間撤退到錄巴寺。
又過了幾日,克省悟也帶領岷州的宣教士與先前到達錄巴寺的弟兄姊妹會合。其時,距白狼匪幫第一次襲擊岷州已經過了15天。在這段時間裡,逃難的一行人除了擔驚受怕之外,還要忍飢挨餓,一路艱苦跋涉。他們總計走過110英里的路程,其中大多數時候都是步行。


預備槍支,未雨綢繆
團聚帶來了歇息和修整,但宣教士們也需要新的補給。甘藏邊區的同工們多年之後依然記得克省悟那句簡短而精要的話: “我從未感到如此輕鬆”。


盡管尚未收到預警,時任甘藏邊區主席的克省悟弟兄考慮到時局的動蕩,深感配備一些槍枝的必要。這一舉措很不尋常——克省悟之前在宣教工場從來未佩帶過任何槍枝。他前往洮州,請求駐扎在城內的官軍統領提供槍枝彈藥。頭一次和第二次的請求都被拒絕了。但克省悟沒有放棄,根據中國人 “事不過三” 的習俗,第三次請求得到了允准。統領給了他四支步槍和幾百發子彈。


迭部人來了!
克省悟和德文華牧師將槍枝和子彈帶回錄巴寺時,已經是晚上10點鐘了。大家都已睡下了,只有廚師還在等他們吃飯。正在用餐時,院牆大門處傳來巨大的敲門聲:原來是一些藏族朋友前來報信。


克省悟弟兄把他們迎進來,聽到迭部人即將進攻的消息後,不由得驚出一身冷汗。報信的人來自幾英里外那個平素與宣教士友善的村莊。從大山那邊的迭部,來了一伙凶蠻而又充滿敵意的藏人,正準備進攻錄巴寺。這伙人此刻正在那個村子吃飯、休息呢。他們有170人,個個都帶著槍枝、長矛或刀。至於何時會發起進攻,仍然不得而知。

戰爆發,靠主得勝
克省悟和德文華立刻鎖上寺院的大門,插上門閂。他們決定暫不驚動的其他人,由克省悟一個人站崗放哨。午夜後約一個小時,克省悟聽到從南面傳來的狗吠聲。藉著朦朧的月光,他小心翼翼地穿過草坪,發現院子裡闖進幾名藏人。這些迭部人也看到了克省悟,但他們並沒有立刻衝向他,而是跑去打開大門。趁此間隙,克省悟得以組織全體宣教士和中國同工進行防禦。


驍勇的迭部藏民


克省悟弟兄像一位戰地上的的將軍迅速下達指令:婦女們要先給孩子們穿好衣服,然後帶他們去寺廟二樓禱告﹔年輕的男性宣教士和中國傳道人要部署在各個關鍵的位置。他把槍枝、子彈發給他們,又吩咐:只有在藏人開火後才可以還擊。他本人則親自把守寺廟的主入口。

沒過多久,第一批侵入寺廟的人擰開挂鎖,打開院牆的大門,大聲吼叫著衝了進來,同時開始射擊。寺院的三面圍牆外也傳來更多的槍聲。於是,宣教士們開始自衛還擊。按照克省悟弟兄的吩咐,他們只是朝天開槍。寺廟建於山坡之上,居高臨下,子彈便嗖嗖地從入侵者頭頂飛過。


居高臨下的錄巴寺


戰斗非常激烈,但令宣教士們意想不到的是:交火不到20分鐘,迭部人便轉身逃跑了。很明顯,他們發現宣教士們已經有所防備後便陷入混亂。敵人的進攻就這樣被挫敗了。

這樣龐大的一支藏族武裝竟然如此落荒而逃,不僅表明這次防禦行動出其不意,也說明敵人誤以為宣教士人數眾多、裝備精良。其中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一位喜歡在這一帶狩獵大型獵物的年輕宣教士饒約翰牧師有一把連發式來復槍。很明顯,他的連續射擊使敵人錯誤地估計了錄巴寺的防禦力量。


但是,宣教士們相信,最重要的原因是上帝在敵人心中放下的恐懼。這一點也得到了那些非信徒的確認。幾天之後,漢族和藏族的朋友們一起祝賀宣教士成功脫險。一個有地位的藏族朋友告訴克省悟弟兄說:“你們的耶穌賜給你們這場勝利”。


那一帶的人都承認,這是一場正義得勝的戰斗。迭部人生活在大山另一側的高原上,四圍都是未開化的的遊牧部落,經常挑起事端。他們倚仗險要的地勢,不時向甘藏邊界老實本分的農民發起襲擊,打劫這些相對富裕的鄰舍。這次襲擊宣教士的主要動因是為了劫掠財物。當時有傳言說,外國人躲避白狼匪軍的時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帶到這間小寺廟。
除了對財物的貪婪之外,襲擊者還受到喇嘛和密咒師挑唆,狂熱地仇恨基督徒。他們遵照密咒師的黑暗占卜制定突襲計劃,也在出發之前接受了喇嘛們的祝福。當地的宗教領袖希望通過這次襲擊一舉消滅宣道會甘藏邊區。如果不是克省悟弟兄在上帝的引導下進行防備,這一詭計很可能早已輕易得逞。


“人的忿怒要成全您的榮美”(詩篇76:10)
襲擊發生的當晚,聚集在寺廟內的男人、女人和孩童無一受傷。天亮的時候,克省悟弟兄和中國助手們認真起草了一份書面報告,提交給當地政府。縣長派人來調查後,將這份報告轉呈甘肅都督,再由其向北洋政府總統匯報。
根據總統的命令,甘肅都督派軍隊懲處不法的迭部人。迭部的肇事者們見勢不妙,立刻帶著家眷躲進深山中。這支前來興師問罪的遠征軍沒有找到罪犯,就在放火燒了三個村子後返回了。不知出於什麼樣的考慮,都督得知迭部人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後,又派了一支軍隊進入藏區。


於是,沒有參與這次襲擊的其他部落便以東方人特有的機智,出面 “斡旋”。克省悟弟兄帶著基督徒真誠的寬恕,沒有去追討、報復,而是請一個漢族外交官居間協調。


這些務實的追討措施取得一項實際的成果:政府與藏區的部落之間達成一項和平協議。自此之後,在洮河下游地區的旅行變得更安全了。上帝誠然用迭部人的忿憤怒成全了祂自己的榮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