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秀嫻傳道 . 陳潤生傳道

葉秀嫻傳道
「一人蒙召,全家奉獻。」這是在快要神學畢業時,出自一個一家四口的同學的心聲,也在我心中留下難忘的回響。記得入讀神學時,得到另外一半的全力支持,完全沒有後顧之憂,擔心經濟、成績、前途的問題,於是便很瀟灑地在學院歡喜快樂地學習。畢業後,隨即回到自己成長的教會服事,既可以在熟識的環境中工作,又可以繼續與另一半同心服事,實在是無比感恩。


在牧會三年後,我的另一半也把握機會充實自己,修讀神學院晚間的文憑課程。還記得在他兩年的學習裡,常常很雀躍地分享他的學習和得益,實在帶來很多鼓勵。許多時從他的領受中,我也得著亮光,激發自己對聖經真理有更熱切的追求。而且,在我最感吃力的講道和教導的服事,他也樂意給予寶貴誠懇的意見,也為我提供不同的參考資料,讓我可以預備得更好,更有進步。無可否認,在知識的領域上,他常是我的老師,擴濶我的視野,挑戰我的思維,時常提醒我務必要按聖經真理教導。


踏上服事的第七年(安息進修年),我們難得有機會一起到溫哥華維真學院(Regent College)進修,這是我們平生首次一齊讀書。那時,我發現他有個很特別的學習方法,他一邊強記原文的生字,一邊就輕鬆觀看球賽,兩樣都要同步進行,據他解釋這是有助減壓與增強記憶,而且結果令他相當滿意。對他這個學習方法,我只有無比的羨慕,卻絕不敢倣效。因著這個發現,讓我更明白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學習方式和習慣,不可以一概而論,這倒也令我學會要客觀了解別人的境況,然後才作出辨別,以合宜的話語關心。


光蔭匆匆,轉眼在北美華人教會已有十多年的事奉的經驗。當中我倆有經歷在不同的教會服事,也有機會在同一教會一齊事奉,無論是分開或一起,我們仍是儘量去認識彼此的服事的對象,並且一起為他們禱告。而在禱告的服事中,我們並沒有受到任何地域或堂會的限制,仍能同心將我們的事奉緊繫在主的手中。


過去一年因為疫情的緣故,我們天天都在家中不同的角落預備教會事工,過著「朝見口,晚見面,相依為命,出雙入對」的生活。這些日子也增加了我們彼此相處和溝通的時間,讓我們有更多機會一齊互相禱告祈求,深深體會二人同心同行的力量是何等美好。現在愈來愈體會到一人蒙召,真是整個家庭的奉獻,我們都經歷到能夠一起服事實在是難能可貴的事。願神繼續塑造、更新我們,讓我們的服事更能榮神益人。

陳潤生傳道
我大學畢業後在一所基督教中學任教英文與電腦,早在另一半讀神學時,我們已經有默契,日後大家要把握機會輪流進修,一起教學相長。就在另一半開始在教會服事時,我亦把握機會修讀中神的晚間基督教研究文憑課程。兩年的學習豐富了我對聖經各方面的認識,尤其對原文的學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心想如果有朝一日有機會修讀原文,我必定全力以赴,付上代價。與此同時也想到,在學校裡的教學工作,雖然是可以自由地與學生分享信仰,然而總是有著時間、場合的限制,不能很直接地教導他們聖經的真理和知識,心中盼望有一天能接受裝備,以後當個聖經老師教導學生。


就在另一半安排安息年進修的時候,我便決定辭去十多年的教學工作,與她一齊到溫哥華維真學院學習夢寐以求的聖經原文。當時的心志就是盼望日後能夠學以致用,教導更多主日學學生明白聖經真理,讓他們也能成為教導別人的主日學老師,作神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


在完成了基督教研究碩士後,我接著繼續進修神學碩士課程。當時要身兼兩職,一邊牧會一邊上課,對於剛作傳道人的我,真是無比的挑戰。適逢那時另一半要返港述職,我倆要暫時分隔兩地,於是我只好單人匹馬去服事,經歷到孤軍作戰的艱鉅時刻。直至我們決定留在溫哥華服事時,我們都一齊成為傳道人,不過就分別回應不同教會的聘任。當時,我是教會全職的傳道,主要帶領教會的聖經教導,查經、主日學、講道等等,也與教會領袖一同探訪、傳福音等等。而我的另一半在別的教會是部份時間的傳道,於是在平日,我們仍然一齊參與教會祈禱會,探訪關懷,查經聚會,直到周末才各自到所屬教會敬拜服事。


後來我們搬到安省,就有機會在同一教會一齊服事,彼此之間的配搭、默契、恩賜亦能更加純熟地發揮,互補不足,各展所長。我仍是重視主日學和查經的教導,實行以聖經真理提醒弟兄姊妹要專心一意來跟從主。並且,我們也極力推動弟兄姊妹一同在禱告上有學習和操練,要更認識神的旨意,彼此支持鼓勵。我的另一半,她更加負責安排和帶領主日崇拜,並關心年青人的成長。這些日子,我們都深深體會到我倆要更彼此同心禱告的逼切,因為這都是我們能同心同行同服事的動力來源。


我們對未來的展望,期盼能一起帶領和栽培更多年青的弟兄姊妹成為主的門徒,與他們一同服事,活出主的榜樣。但願我們都能實踐神在我們身上的計劃,忠心回應祂的召命,擴展神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