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第七天  2016 10 10

貓咪衛士

早上不到四點就醒了。突然想起亞伯拉罕旅館,為什麼不去試試呢?我住了六天的這個地方,如同一個美麗的孤島,教堂、客房、餐廳都在一個封閉的大院子裡。客人大都是歐洲來的旅遊團,他們彬彬有禮,與不相識的遊客保持一定距離。旅館服務工作人員客氣、禮貌、謹慎小心,絕不打攪客人。這本是我極其喜歡的環境,但六天過去後,突然感到希望有人可以講話、交流。

離開這裡去住座落在老城外猶太新區的亞伯拉罕旅館的心意漸漸明確,立即上網查了一下。那裡的單房價格比這裡還高,難以負擔。不過,有六人間。我不知道自己能否適應六人合住,又顧慮會遇見什麼樣的同室,但一種說不出的壓力催促我搬出去。

我決定去餐廳吃最後一頓告別早餐。今天室外靜悄悄,在院子裡吃飯的只有我一個人。不對,還有一隻貓先於我坐在我通常喜歡坐的桌子邊的椅子上。嗨,是那只昨天吃早餐時與我同坐過的貓。我們相互問候了以後我就吃起來,它在旁邊舔著嘴,安靜地看著,習以為常,沒有絲毫其它意圖。

過了一小會兒,另一隻小一點的貓跑來,坐在我左邊的椅子上。它顯然不是單純來與我做伴的。剛坐穩,便把兩隻爪子慢慢地移向我的盤子。我溫和的告訴它,“不,這不是給你的,” 它馬上縮回爪子。但不多時,忍不住又伸向我的盤子。我低聲但堅決的喝到:“No!” 它又若無其事地縮回。反復幾次後,它有點老實了。它倆一左一右陪我進餐。

我頗有幾分洋洋得意,一廂情願地認定它們是為我送行的。我今天要離開在以色列的第一個落腳點了,這是在我茫然無所適從時,主特意為我預備的地方,真是戀戀不捨。

有人從客房樓裡出來,看到這稀奇的一幕,不由地嬉笑:“哦,安全衛士啊!” 我左邊那年輕“衛士”一見有人來,立即跳下椅子另有所好去了。右邊這個依然穩穩當當,忠誠守候。

最後的“朝聖”

今天要離開老城去亞伯拉罕旅館,我打算用白天的時間把老城該去的地方都去了,天黑之前搬走。

我住的地方對面就是大衛塔博物館,因為近在眼前,一直也沒有進去。要走了,今天必須進去看看。

買門票時,遇到一國內旅遊團隊,大都是女士。博物館接待人員問她們住在哪裡,她們說,“亞伯拉罕旅館。” 我眼睛一亮,“好巧。”不由地跟隨她們,試圖瞭解一些亞伯拉罕旅館的信息。無奈她們對我的詢問百般警惕,沒有交流的願望,我只好放棄。亞伯拉罕旅館的分數在我心裡打了些折扣。

大衛塔博物館概括了耶路撒冷四千年的歷史。參觀這個博物館,令我讚歎猶太人的創造性以及他們的審美觀。古老的遺址與現代的陳列藝術在這裡相得益彰。博物館內整潔、有序;不張揚,不虛華;自自然然,但又絕不乏味。蒙福的選民,樣樣出手不凡。

接下來又看了馬利亞去世的地方,一座華麗的教堂,大堂中心躺著馬利亞的木雕像。晶瑩剔透的寶石藍燈光覆蓋著天花,一群像是用紙折疊成的鴿子懸掛在藍光中,讓人聯想到馬利亞的純潔與順服。天主教徒們正圍著馬利亞的雕像,虔誠的俯伏敬拜、唱詩。

坐在教堂的長條椅上,仰望滿天藍鳥,我心裡默默地說:親愛的馬利亞,蒙了大福的女子!如你在自己的詩歌裡所說,因你的順服,你在人間經歷了羞辱、痛苦,最後,你親眼看著愛子死在十字架上,你的心被刺透,但你也得了後世代代相傳的美名。馬利亞,我敬重你,神忠實的女僕,耶穌肉身的母親,我信心的楷模。你真是最美最美的女人。

參觀完博物館,又去大衛墓塚遺址。猶太人非常敬重大衛,這裡安靜異常。他們在墓塚廳裡禱告,男女分別,如同在哭牆的禱告一樣。

最後,我來到了主上十字架前與門徒共進晚餐的地方(地點也有爭議)。

在一組高低錯落的建築群中,有一個大堂據說就是當年那“大樓” 所在之處。激動忐忑,踏進那熟知卻又陌生的房間。很快的環視一遍,當然,主,袮不會奇跡般的出現在廳裡。

不知道這裡還有沒有袮腳踏過的石頭,袮手摸過的牆壁?幾經戰爭的摧毀和多次的修復,古老的遺址與年代不分的牆柱混雜在一起。但是這裡依然有非同尋常的印記: 袮在這裡與門徒一起用最後的晚餐;袮為他們洗腳;袮講到袮對他們的愛,也吩咐他們要彼此相愛;袮設立了紀念袮自己的餅和杯,袮給了他們最後的吩咐。兩千年後袮的門徒坐在這裡緬懷袮,撫摸那地面,或許這真是那塊袮腳踏過的石板呢。

有教導說,主是全地的主,祂所啟示的真理不被地域拘禁,不被物質層面的東西影響,耶路撒冷與世界其他地方沒有兩樣。基督徒不需“朝聖”,更不應拜遺物。我明白,也接受。

但是,這依然無法淡化我對這塊土地的眷戀。來過以後,更知道那無法言表的內在關聯,信心及情感的體驗。如果我誇耀名勝古跡,瞻仰名人故居,那激發我渴慕和熱情的緣由,豈不更能激發我對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渴慕和熱情嗎?更何況,什麼名人可以與主耶穌基督相提並論呢?

耶路撒冷餃子 

回到住的地方,本來應該拎上行李去亞伯拉罕旅館,但還是捨不得離開初到耶路撒冷的安全島。最後決定不帶行李,先去查看一下。

亞伯拉罕旅館地處新城商業區某個十字街口,本地人與遊客人來人往,環境喧鬧。旅館本身雖然整潔,但裝修設施都很簡單基本。旅館裡雲集著各種各樣的人種,似乎全世界各國都派了人來,頗顯擁擠、嘈雜。比較我住的那教會客房,從各個方面來看,都不佔優勢。我真正的遲疑起來,慶幸自己沒有把行李帶來。

打算放棄亞伯拉罕旅館,回我的安全島去。時間尚早,路上慢慢散步,突然發現一間中國餐廳。耶路撒冷的中國餐廳屈指可數,頓感親切,心想能吃一碗湯麵該多好啊。

餐廳很大,擺了十多張大桌子,但分外冷清。除了櫃檯前的餐桌有三個人以外,沒有其他客人。我朝櫃檯走去,那三人中的一位突然站起來跟我打招呼。先是一愣,隨後認出來是幾天前在住處門口遇見過的臺灣遊客,基督徒弟兄。經介紹知道飯店老闆是他的朋友,他們正一起吃餃子,我注意到還是手工做的呢。立即忘了湯麵,指著他們的盤子,毫不含糊地對櫃檯服務員說:“就要這個。” 餃子,我一生最愛的食物,從來不會錯過。

製作餃子的廚師親自把餃子端了上來,他來自大陸東北。我不經意地問他餃子生意好嗎?本地人喜愛餃子嗎?他嘿嘿笑了,“我們不賣餃子,這餃子是專為老闆的朋友特做的。” “啊?這樣的!” 我也不由地笑了起來,並不覺得尷尬,只是驚訝我這個冒然插進來的不速之客,怎麼糊裡糊塗地就享受了別人的款待,吃上了久違的蝦仁韭菜餃子。

更進一步,那“一面之熟” 的臺灣弟兄突然走向我的餐桌,在我進食之前開口為我做了謝飯及祝福的禱告。我欣喜地問,你信主很久了吧? 他說,我在教會做牧師。嗨,雙倍意外的收穫,我心想,這也是“福杯滿溢”所表達的意思吧。

出了餐廳大門,仰望深藍的天空: 天父,謝謝袮!奇妙、無微不至的父。

繼續往我的安全島走,心裡卻突然開始動搖。主啊,留下?還是搬出?到了客房前廳,站在那裡掙扎。最後,放棄了思考,幾乎不自覺地拿起行李,不情不願地離開了。一路上,心裡還在擔憂,會不會在陌生的環境裡遇見未知的麻煩。

來到亞伯拉罕旅館,住進了女生六人間。上鋪,這是旅館僅有的床位。對我來說,不方便極了。最讓我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我將要與什麼人為伍。

睡下前,同室的人都沒有回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