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瑞龍牧師

我出生及長大於東南亞回教小國汶萊。 其實, 我接觸基督教也很早, 那是我小學的時候, 雖然我們並不是信主的家庭, 但因為我大姐有接觸基督徒, 她常常把一些刊物帶回家, 我自小又喜歡閱讀, 所以讀了不少這些刊物, 心中隱隱約約對耶穌產生了好感。有一天早上, 雨下得很大, 父親載著我們幾個上學, 因為道路都淹水了, 已經看不見路與大溝渠的區分, 我當時很擔心, 一來怕掉到溝渠裏被淹死, 二來怕車子拋錨被困, 就在最恐懼的時候, 我默默向耶穌作了個禱告, 大意就是如果能讓我們平安無事, 我就相信你.。結果是平安的度過了, 但之後就把耶穌給忘了。

後來, 我再接觸基督教, 已是十多年後,。1986年初, 當時我在溫哥華唸大學, 同學邀請我去教會, 我本來並不想去的, 但是, 在盛情難卻之下, 我就去了。 記得那是一個星期五的晚上, 節目是放映幻燈片, 內容是分析古今中外不同哲學家的觀點和理論。其他具體的內容, 我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 但是, 那一天晚上的聚會結束之後, 卻發生了一件令我難忘的事。

幻燈片結束之後, 主持宣佈所有的來賓都可到地庫裏去用茶點。因為當晚人很多, 大約有一百多位年青人, 所以, 等我到了地庫的時候, 我只能站在門口的樓梯,居高臨下看著黑壓壓的人頭。這個時候, 我聽到有一個人大喊說,  “讓我們先低頭作個禱告!” 

這一百多人, 就在我的眼前都低下頭來, 有一個人就開始禱告了。當時, 我嚇了一跳, 不知所措, 因為那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參加教會的聚會, 什麼都不懂, 而且, 那個人禱告得好像神就在他的身邊似的。就在那個時候, 有兩個念頭很快的來到我的腦海中。

第一個念頭是, “這些人都是瘋子!”但是, 我轉念一想, “不對啊, 這些都是大學生, 而我的同學也在其中, 他們的智商, 都不差的啊。如果他們不是瘋子, 那麼, 怎麼解釋這一件事呢?” 第二個念頭就來了, “難道真的有神嗎? 如果真的有神, 為什麼我不認識他? 為什麼他們可以向他說話, 而我卻不能呢?” 回想起來, 我知道當時我是很羡慕他們能夠和神那麼親密的交談, 而我卻不能。所以, 從那一天開始, 我就很希望能夠和他們一樣, 能夠認識神。

那一天晚上回到住處, 我就開始尋找神。我開始每天都讀聖經, 在接下來的六個月中, 沒有人來向我傳福音, 也沒有人叫我要讀聖經, 但是, 我每天都讀經禱告, 讀一些基督教的刊物。那一次遭遇的四個月後, 在一個受難節的下午, 我打開我那台黑白的小電視, 無意中轉到法語台的時候, 剛好是在播放《耶穌傳》。 我不懂法語, 但知道這是有關聖經裏的故事, 所以, 我就把聖經翻到路加福音, 隨著電影的情節, 一邊看聖經的描述, 一邊看電影。當我看到耶穌被釘十字架的那一幕時, 不知怎地, 我不自禁的哭了起來, 那是我一生人中第一次, 感覺耶穌是那麼的特別。兩個月後, 在一個年青人的福音營中, 我接受了耶穌成為我的救主。

成了基督徒後不久, 我就開始泠淡下來, 雖然有去教會聚會, 但是, 我卻不願意讓耶穌來掌管我的生命。一直到了1992年的夏天, 當時我在卑斯省北部的一個小鎮工作, 在一個心情苦悶的夜晚, 我熄了燈火, 在黑暗中禱告的時候, 突然對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所受的苦, 有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體會, 我只感覺, 耶穌是多麼的愛我, 這個感覺令我感動得流下淚來。從前, 我也曉得耶穌愛我, 但那是在頭腦上的, 如今, 我明白耶穌愛我, 是在心裏感受到的。

那一個晚上的經歷, 令我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有一個很大的轉變. 我開始喜歡向別人分享福音, 從前我是不敢這樣作的。還有, 物質好像對我失去了吸引力。我又發現, 拯救靈魂的負擔, 在我心裏是越來越強烈. 我就開始思想, 為什麼會這樣的呢? 我就開始禱告祈求神的指引。

1993年夏天, 我到巴拿馬去探望我病重垂危的外祖父。在當地, 我有機會碰見一些中國同胞, 我發現, 我只要和他們說起耶穌, 他們都很有興趣, 更有很多是那麼的渴慕, 一聽就要接受主的。那陣子, 我禱告時腦海總是會出現一幅景象, 就是看到有兩群羊, 一群瘦骨嶙峋, 沒有草吃, 也沒有人去餵他們, 另一群長得肥肥胖胖, 在很豐富的草場上, 卻不願吃一口, 因為已經厭倦了這些草。不知怎地, 我心中對這一群瘦骨嶙峋的羊充滿了憐憫和愛。我對主說, 我願意服事這一群瘦骨嶙峋、沒有草吃的羊。 

回來溫哥華之後, 我心中就好像有一股的火, 我多麼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機會, 把福音傳給那些沒有機會聽福音的人。我問自己說,  “如果有那麼多人等著要聽福音, 為什麼卻沒有人向他們去傳呢?” 當然我心中也有個衝動, 不如就去踏上全時間事奉的道路吧。但是, 我又很害怕, 因為我沒有口才, 沒有才幹, 這條路如果不是主要我走的, 我是萬萬不敢走的。所以, 我只有為這件事禱告又禱告。

最後, 在1994年, 我得到了神的印證, 就決定回應神的呼召, 我明白了, 真正的信心, 不是跨很多步的, 而是一步一步的走, 先走一步, 才能走下一步, 所以, 我下定了決心, 不論前途方向是如何不明朗, 我就憑信心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吧。

記得我向公司辭職的那一天, 我的一位同事問我,  “你為什麼要這樣作呢?” 我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話, 就隨口說了出來, 我說, “For seven and a half years, I have been saving computers, but now, I rather save souls!” (過去七年半來, 我一直在拯救電腦, 但如今, 我寧可拯救靈魂!)

就這樣, 我到了美國德州西南浸信會神學院進修神學, 1998年畢業後回溫哥華開始了國語頌恩堂, 一路事奉至今。我服事了幾年之後, 有一次到愛明頓探親碰見一位也是來自我老家的楊思威牧師, 一談之下, 才發現他以前與我家是鄰居, 後來更發現, 在我們那個不起眼的小村, 在我們那兩排十多棟的房子中, 原來共出了三位牧師, 一位是他, 一位是曾向我大姐傳福音的另一位楊牧師, 還有一位就是我。我們到今天都還不明白, 為什麼神從天上看下來時, 一眼看中了這個小村, 揀選了我們三個人, 成為他的僕人, 雖不明白, 但每逢想起, 卻是心中充滿了驚嘆與感恩。 

回想起我小學生時曾對耶穌的承諾, 是的, 我曾忘了他, 但他卻沒有忘了我, 這麼多年後, 還是讓我有機會與他相遇, 並且能夠真正的委身於他。如今靠著神的恩典, 我已經服事他廿多年了。回顧過去, 我只能說, 我今天能夠成了何等的人, 全都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如果不是神的揀選和恩典, 我還只是一個無用的瓦器。我如今能夠作我所作的, 全是因為復活主的大能在我身上所作的工. 願一切榮耀歸給他。 

(作者現為本拿比國語頌恩堂及楓樹嶺國語頌恩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