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盧美馨

加拿大聯邦政府於2016年6月通過醫療助殺法案C-14,英文為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簡稱為MAID。接受醫療助殺的資格是必須滿18歲、有政府醫療保健計劃、能自作決定、其病情或傷殘狀況不會轉好或復原、並可合理預測病者是瀕臨自然死亡。此外,法案通過時留下條款,乃司法部長及衛生部長要展開獨立檢討覆核以下三項,以作出研究,報告要於法案獲皇家蓋印正式生效後第五年之始(即今年六月)交與國會兩院委員會覆核,由委員會再推薦國會。這三項是:(1)容許病人預先簽署助殺同意書、(2)為精神病患者施行醫療助殺、(3) 為成熟兒童施行醫療助殺。

另一方面,魁省一名傷殘人士認為助殺法例過嚴,以違反人權的理由向法庭作出挑戰,去年九月魁省高等法院為此案作出裁決,以法例規定病人必須在「可合理預測正瀕臨自然死亡」(natural death has become reasonably foreseeable)才能接受醫療助殺屬於違憲,法庭給與政府六個月時間決定是否上訴。但總理杜魯多於1月13日宣佈決定接受法庭裁決,不會上訴,司法部長David Lametti亦表示會在六月前對醫療助殺法案作出更大的修改。聯邦政府對此進行網上民意諮詢,諮詢已於 1月27日截止。

據CTV News報導,由2016年法案通過至2018年底,已有7,949人因醫療助殺死亡,現在政府又要考慮把成熟兒童和精神病患者加入有資格接受死亡的行列,到時加拿大會因此失去多少無辜枉死的生命將是難以估計。即使現在法例還未修改,已有質疑在醫療助殺下的枉死者,一名卑詩省智利域精神病患者Alan Nichols被兩名醫生注毒死亡就是一個令人心碎的例子。

Alan Nichols 十二歲那年因為割除腦部良性腫瘤而失去聽覺,後來患上了憂鬱症,可幸在藥物治療下他可以完成學業,並維持工作。Alan一向與父親同住,他的生活起居亦由父親照顧,但自從2004年他的父親離世後,Alan的生活也開始出現問題,Alan停止服藥,情緒有時不受控制,因為他喜歡獨居,他的兄弟就每星期來探望他,給他買食物等日用所需。

去年6月16日,鄰舍見他閉上窗簾,久不出外,於是通知警方,警察入屋發現他十分瘦弱、缺水和神智混亂,於是把Alan送進智利域醫院,並通知他的兄弟。Alan初期要求出院,但他的家人認為Alan留院治療比較適合,然而想不到在7月22日,他們接到醫院的電話,通知他們四天後醫院醫護人員會為Alan安排醫療助殺,消息突然而來,猶如晴天霹靂,令他們無法接受。據Alan家人指出,院方並沒有告訴他們作此決定的原因,縱使他們苦苦哀求,卻制止不了,因為已有兩名醫生為Alan作了評估,一名是心理醫生、一名是精神科醫生,他們認為Alan理智清醒,可以自己作此決定,Alan的家人多次追問,醫院卻以私隱為理由拒絕讓他們知道Alan的醫療記錄。

根據現有法例,接受醫療助殺的人必須患上嚴重病患,情況變壞不能逆轉,身體和精神痛苦無法用其他方法減輕,並瀕臨可預知的死亡,而且病者必須思維清晰可做決定,家人不得干預。但Alan的家人表示Alan並不合符這些標準,他非瀕臨死亡,也非頭腦清晰可自作決定。但無論他們怎樣為Alan爭取存活的機會,院方都不理會,結果,在7月26日早上十時,Alan的家人看著醫療人員為Alan注射了三針毒物,就把Alan的命取掉了!認識Alan的家人和鄰舍都知道Alan是思覺失調不能自作決定,但兩個不認識Alan的醫生卻由Alan作出這個死亡的決定。再回看今日,小杜的自由黨政府正是要向社會中一些最須要受保護的人:就是兒童、精神病患者可自己作出死亡的決定,想起來怎能不令人心寒?

根據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加拿大每年在五個人中就有一個經歷精神問題或病患,精神病一般發病期是在13 – 30 歲的青少年階段,而精神病者中很多都有自殺輕生的念頭,這病癥在患抑鬱症的人中最為普遍,自殺佔死亡個案的比例是:15 – 24歲佔24%、25 – 44歲佔16%,少年至中年期的死亡個案中,自殺是首要的死因。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精神病是可以治療和有機會康復的,只要家人、朋友或病患者能及早發現,令病者盡快求診。越早開始治療,病者對藥物的療效會有較好的反應,也康復得更好更快,青少年可以漸漸恢復學習能力、或投入社會工作,有些甚至可以組織家庭。(請參考Early Psychosis Intervention網頁)

青少年成長要面對很多的挑戰,對於身體精神有病患的青少年更不容易。我深切盼望從政者能仔細研究這些數據,以致在這方面有更深入的認識,能把資源投放在精神治療與預防,例如:增加心理精神健康的醫療設施,培訓更多精神科醫生、醫護人員和各類治療師,加強學校輔導員及教師在精神健康上的知識,也在這方面教導學童對心理衛生有正確的觀念。政府應該做的是全面防止自殺,而不是為思想未成熟的青少年或兒童、情緒不穩定的精神病患者及有自殺傾向的人提供醫療協助自殺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