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礽福
榮光敬拜事工發起人

很多人都期望疫情過後,世界重啟。問題是:疫情是否改變了世界結構?我們能夠好像剪接菲林般,把2020年(或2020-2021年)剪走丟掉,再跟疫前的世界無縫交接嗎?

《復仇者聯盟4》的「救世」其實帶給世界新災難,故事說魁隆使用無限寶石使宇宙生命消失一半;五年後復仇者聯盟終於變回那消失一半的生命。問題是:當大家在哀鴻遍野後生活了五年,年長了五歲,突然間那消失的一半生命重現,青春如昔,且沒有這五年的遭遇。你想想,彼此間認知的衝突、人際的張力有多可怕?可惜續作《蜘蛛俠:決戰千里》把這一切難題都矇混過去。

穩定的生活使人失去想像力,甚至失去對別人的同悲共感。每當動盪出現,只期望動盪快點過去,然後「回復正常」。小動盪當然不太影響社會結構,一旦動盪過於巨大,世界結構從此重組,「回復正常」的心態反倒帶來另一種災難,而這種心態較可能出現在沒有受疫情太大衝擊的人身上。他們有足夠的條件把自己「冰封」起來,只要疫情不致天長地久,待疫苗接種普及後,他們隨時預備好東山再起。然而,對另一群曾經滄海的人,世界還一樣嗎?人生不是Marvel式的漫畫世界,不可能矇混過去。

當然各地的情況不一樣,有些地方可以很快恢復舊觀,但有些地方你只能嘗試打開新局面。我身處的香港,算是全球疫情控制得最好的地方之一,但天災遠不及人禍。在2019至2020年遇上四九以來最觸目驚心的政治動盪,愈百萬人即將移居海外,流徙的港人將改變海外華人的生態嗎?1949-2019年這七十年所形塑的香港社會已告一段落,之後是另一段香港歷史(有人稱之為「二次回歸」)。那會重演四九之後的上海故事嗎?(你知道當年上海發生過甚麼事嗎?你知道有些人整天說上海將超越香港,而事實上上海至今還未回復四九前的水平嗎?上海要超越香港,只能等香港淪為第二個四九後的上海,政治、經濟、法律、文化都給打到稀巴爛,而這指日可待。)

可怕的是,對2019-2020年香港到底發生何事,竟出現了兩種相反的「史實」及「史觀」,人心的分崩離析已在所難免。有些人把自己「冰封」在2019之前的香港,只覺得是其他人「搞事」、「不順服」、「人心不足」,希望他們迷途知返,卻漠視政權所展露的不公不義以至邪惡,最終這些人更可能助紂為虐,為各種彎曲悖謬的事背書。這種人所謂的和平,其實是維穩——維持既得利益者可以繼續獲利的社會結構,卻忽略弱勢者的不安與不平。

生命自己會找出路,根本不用擔心疫後世界如何「重啟」。但如果你以為「重啟」就等於一切回復舊觀,回復過去的獲利模式,「明天會更好」,那麼你就顯然漠視所謂「停擺」時期並非真箇停擺,世界仍在運作,只是許多人在受苦。這些苦難一旦傷筋入肉,是不會因「重啟」就能復元。過去我們以為世界是「一條直路向前奔」,其實世界有許多可能的軌跡,如今它已走了另一條無法回頭的路,未來已經跟我們過去想像的不一樣。我們只能在這個基礎上,放棄過去的想像,思考如何打開新局面。真正扯我們後腿的,往往是那些「冰封者」一直想用那「過期的想像」,要求大家走一條不復存在的前路。可以預計很多衝突與矛盾將由此而來。但我們也要明瞭,新局面不一定更好,但一定更新、更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