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

單傳航

編者按:從《新疆基督教史——兼地區簡史》中﹐細心的讀者可以看到基督教由西向東﹐最終傳播到東亞的“足跡”﹐是對“中國基督教史”非常寶貴的補充。作者以嚴謹的史學論述方式附有大量詳細腳註﹐由於篇幅所限在此不得不予省略﹐需要作深度研究的讀者可去原文網址查核: 中國基督教理學協會(http://www.ccaa2009.com)。

(接續上期3、巴富羲醫生的故事)

4、茫茫戈壁灘,你何時才能涌出江河!

1933-1938這五年期間,是內地會(和瑞典聖宣會)在新疆宣教史劇終的階段。

[164] 1933年春天,維吾爾族和回族的穆斯林暴動聯軍圍城,長達六周的烏魯木齊保衛戰造成數千人死亡,以及大量的傷員,僅重傷員就數以百計。這座城市連一所正規的醫院都沒有。巴富羲很快就投入了傷員和被遺棄傷兵的救助任務。他是唯一能夠挑大樑的醫生,另外只有一位中國醫生和年邁的俄羅斯醫生作為助手。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裡,有三座臨時戰地醫院建立起來,收納傷員400多人。其中一所醫院是巴富羲組建的,接受傷勢最重的125人。巴富羲夜以繼日,拼命工作,無休止地動手術治療槍傷和刀傷。沒有一位政府官員來過醫院,政府也不支付中國醫護人員的工資,導致他們罷工離開,迫使剩下的外國工作人員更加超負荷地工作。政府對戰地醫院幾乎沒有什麼援助。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