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你可曾想到,有這麼一位朋友,祂的聖潔和權柄可以定世人皆為罪人,祂宣稱所有的罪傷害的是人,且得罪了祂,沒有比祂更恨惡罪的。然而,祂卻毫無保留地接受罪人的認罪悔改,俯就以朋友相待。而我們,你的朋友們,全然不在意聖潔公義之事,只在乎人對自己的好歹。我們自己背負他人不以為意,如果被人得罪,就不依不饒。我追求完美的朋友,你或許因此對朋友們大失所望?

你可曾想到,有這麼一位朋友,祂有無窮的智慧,深知人心一切詭詐盤算,卻循循善誘,言傳身教,將正義之路、相愛之道鋪在朋友的腳下。而我們做朋友,津津樂道與人周旋之技巧,少有化干戈為玉帛的善意,更不知就裡崇高的寬恕和愛。我們的 “好心” 常常在求助之人的腳下布了荊棘,使他們更加舉步維艱。我焦慮困惑的朋友,你或許因此對朋友們大失所望?

你可曾想到,有這麼一位朋友,無論在任何時空內,只要你情詞迫切地直求,祂就必看顧你的孤苦困頓,祂有無窮的能力和溫柔的愛心。我們朋友之間,對於夜半三更的來電,躲避惟恐不及;面對朋友的急需,依然再三掂量自己所剩幾許。我孤獨無助的朋友,你或許因此對朋友們大失所望?

你可曾想到,有這麼一位朋友,勸誡我們在各種關係中不摻雜任何交易,即使請客,也要邀請沒有能力回報的人。恰如在祂天國的宴席上,只對我們這些乏善可陳、酬報無力的罪人敞開大門。我們交際,多為自己的歡愉和利益所需,抑或權衡朋友關係裡的彼此報答。我憤世嫉俗的朋友,你或許因此對朋友們大失所望?

你可曾想到,有這麼一位朋友,不管我們多麼卑賤落魄,冥頑不化,祂抬舉我們,稱我們為朋友,不遺餘力地細細解釋天國的奧秘,為施愛憐和拯救於我們。我們擇友,若不義氣相投,就應有頭有臉。否則,難免遭受我們的輕視冷落,虛情假意,甚至拒之千里。我被受傷害的朋友,你或許因此對朋友們大失所望?

你可曾想到,有這麼一位朋友,因為 “愛”為朋友捨命。深知罪必使我們走向地獄,祂甘願做贖罪羔羊,受極刑而死,好使祂的血洗淨我們的罪,祂的身體成為我們通往永生的橋樑。朋友,且不說我們同為罪人,無法替彼此贖罪,即便在蠅頭小利的衝突面前,我們都有化友為敵的可能。我悲觀絕望的朋友,你或許因此對朋友們大失所望?

你可能會斷然地說,不,這樣的人世上不存在!的確,不存在。但 “祂” 卻遠非我們這樣的世人。祂,是創造我們和宇宙萬物的上帝之獨生子。祂曾以肉身降世,成為最卑微的人,為的是來做人類的拯救者和朋友,祂的名字叫耶穌。

震驚嗎?從認識祂到如今,許多年過去了,我依然為這樣的 “朋友” 而震驚。

誰指望與創造宇宙萬物的神成為朋友呢?誰想到與賜生命、賜拯救的神以朋友相稱呢?如果不是祂自己裂天降下,主動的啟示祂自己,誰可以認識祂呢?

我親愛的朋友,你有充分的理由對我及朋友們失望。如果不是耶穌基督之光照亮,我恐怕永遠看不到自己的不堪和對你的虧欠。現在求你原諒未免輕率,盼望見你的那一日,望著你的眼睛,拉起你的雙手,一一道來。

無論你今天在哪裡,無論你是新友簇擁,還是形單影隻,我不期待你僅僅因懷念故交的緣故,與我或朋友們重歸於好。世間的友誼本是短暫的,自私的,有限的,無需為此勉強自己。你的默然離去或許是因早已明白這點。

但是,如果你不會因著故人之意的緣故,盼望你因著故人之悔改,故人之情詞迫切,來尋求這位十字架上的救主,認識道路、真理、生命的本體 – 耶穌基督。我相信耶穌基督能替朋友償還對你所有的虧負,彌補你對朋友所有的失望。唯有祂可以修復我們的關係,不但修復,更是昇華。我們將從世上的朋友關係,上升為天國裡弟兄姊妹的關係,我們將同為天父上帝的兒女。我期待著。

親愛的朋友,巴不得現在就見到你,好和你一起更深地學習耶穌基督的道,更廣地認識神以及祂作為君王、導師、父親、兄長、朋友、至愛與我們的個人關係。當然,單就
“朋友” 一題,我們的話題仍會很長很長。

此時,又到了世人容易感懷悲傷的季節。我的朋友,此刻你的心安放在哪裡?一生當中,我沒有任何時候比此時更惦記你。但我並無悲傷憂鬱,因為一直都比你脆弱的我,這些年總可以把心穩穩交付上帝,祂使我知道,每個凋零失落的秋冬,必迎來陽光燦爛的春夏;每個破碎的關係,都隱含著重新開始的契機。直到季節消失,直到天地過去。

我幼年的朋友啊,明年開春時,你願意回來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