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然牧師
香港宣道會北角堂傳播事工牧者

當我們走進歐洲中世紀時期興建的大教堂,不其然被那雄偉的建築及華麗的宗教裝飾所吸引。神聖的敬拜空間讓人肅然起敬。傳統羅馬天主教對於教堂的建築設計非常考究,他們認為,信徒在這裡聚集是有上帝的臨在,換句話說,教堂是上帝「居住」的殿堂。因此,宏偉的巴洛克式建築外形、美輪美奐的塑像雕刻、及富藝術性的壁畫,這都不是出於炫耀,而是對上帝的尊崇,是信徒對那至高者的美學呈獻。

十六世紀宗教改革運動後,不少「新教」或「改革宗」信徒仍沿用天主教教堂作崇拜用途,只是按他們對敬拜神學新的理解,將教堂內外作不同程度的改建,其中有把原來的擺設棄掉,也有加置新的宗教裝飾,以配合他們的信仰論述。後來隨著教會的發展,教堂建築開始出現不同的設計風格。然而,有一裝置不論甚麼神學派別的教會建築者都會非常重視,這就是講壇(pulpit)。

講壇在現今的崇拜中,大概不會受到信徒很大的關注。那只是方便講員擺放講稿,或控制電腦投影片的地方。更甚之,「講壇」在日常的用法已不是實物,而是「宣講聖經」的代名詞。但其實在宗教改革時期,講壇在敬拜中有其重要的角色,而其設計更是非常的講究。首先,因著教義的更新,崇拜的焦點由祭壇(altar)轉而至講壇,因此,講壇會被安置在教堂較中心、較高的位置,一來讓教堂裡的信徒都聽到聖言的宣講,二來更是象徵了以聖言為中心的敬拜(留意,當時並沒有擴音設備);此外,講壇的設計及建造更是一絲不苟,華麗的外表是細緻手工的結果,看上去直像一件藝術精品。一般平民百姓在聽道時,看著這宮廷般裝飾的講壇,尊崇之意由此而生。

對於習慣了現代敬拜的信徒,可能會認為這些「藝術觀感」不設實際,甚至是喧賓奪主。這是可理解的,因為今天不少崇拜講員講道時,可能連一個簡單的講壇也沒有。信徒關心的,是這篇道是否有助他們靈命成長;也有人會說,教會地方有很多限制,好好利用空間才是首要的考慮。不論是聽道者、或是實用原則的角度,我想這些觀點都是合情合理的。但若我們嘗試以宣講者的身分「走上講壇」,那又會是怎樣的經驗呢?

當宣講者步近講壇時,眼前特別的裝飾提醒你宣講聖言的職事,是高尚的,當要分別為聖;走上梯級時抬頭一望,講壇的頂部寫上了 יהוה(上帝的名字),一方面代表了神的看顧,另一方面也有警示的作用,再一次提醒宣講者宣講的是神寶貴的話語,不能掉以輕心。站在講壇裡,宣講者眼目的焦點不是信徒聽眾,而是面前主耶穌十架的救恩。沒錯,沒有基督寶血的潔淨,誰能有資格宣講聖言!沒有基督在人心裡作主,誰能領受神的訓誨!盼望今天不論是宣講者或聽道者,即使面前沒有實在的講壇,神的話語始終放在我們敬拜中心的位置。


(左)德國威瑪市聖彼得和保羅大教堂內的講壇,圓圖是講壇頂部寫上了 יהוה 的放大圖;
(右)德國萊比錫市聖多馬大教堂內的講壇,留意視線對著的正是基督的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