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

最親愛的朋友,我們已經好久好久不再聯繫了,我不知道你是否如我時常想念你那樣,也想念我。我們自幼相識,情逾骨肉,無所不談。無論是歡喜快樂的時光,還是悲傷挫折的日月,最推誠相見的朋友啊,我都會迫不及待地找你傾訴。聽到你歡喜快樂的祝賀以及同情理解的安慰,我是多麼的滿足和釋放。

我時常想,如果生活中沒有你會是什麼光景。或許,工作依然,家庭不變。噢!不,我將會感到多麼乏味、多麼心慌、多麼落寞。人說,一生中有一知己,足也。我曾認為自己是多麼幸運,可以擁有你這樣的知己。

然而,何曾想到,親密如我們,竟然會在歲月中走著走著,走出了彼此的視野。我在憂傷裡時常思想,我們的關係究竟出了什麼問題。一切的發生,都是在我毫不知情,毫無察覺的境況下。

那是一個深秋的季節,我想像應該是這樣一幅情景:秋風蕭瑟,隨著落葉飄零,你對我揮手告別,我們雙眼盈滿了傷感的眼淚,因為你決意遠行。

可實際上,現實更令人傷感,你不曾揮手,你甚至沒有出現,更沒有向我道別!你只是在那個季節裡,突然無聲無息地,從我的生活中,不只是我,還有你所有的朋友中消失了。留給我的是悵然失落,留給他們的是許多的猜測。

以我對你的了解,固然可以猜到幾個可能的原因。但是,沒有你我之間的懇談,聽不到你像以往一樣親口對我述說,我怎能判斷?

你與所有的朋友都斷絕了聯繫,我因此略略心安,你並不針對我。但是,我也因此傷感,在你眼裡,我不過是他們中的任何一個。

我幼年就開始的友誼啊,我今生最珍貴的朋友,你居然沒有把我們的友誼看得與眾不同,你居然不給我一個詢問的機會,你居然放棄我們的關係如同放棄一枚枯葉。或許我在不自覺中傷害了你,或許我們的友誼只是這些年日裡的虛幻,我的一廂情願?我困惑了,是我背負了你,還是你辜負了我?

我們內心如此空洞,渴望友誼做依靠來填滿。現實卻與願望相違,或許我們對彼此抱有太多的希望,但就我們的本質來說,根本沒有能力承擔對方的需要。是這樣的嗎?

但是,幼年的知己啊,不要讓我們的關係就這樣終結。請你給我一個機會,不要匆忙拒絕,因為這不是人與人的破鏡重圓,更不是彼此情感之間的委曲求全,卻是死而復活的重生,勝過世人夢想而未見過的鳳凰浴火之涅槃!

哦!我的朋友,不要嘲笑我的不自量力,愚昧如我,哪裡來的這本事。能夠死而復活,始於我這些年遇到的一位新朋友,祂頃刻之間揭開了多年來蒙在我心靈上的帕子,使我生平第一次看清楚自己的本相。那一刻,我深深地自責,因為我從未知道,我本相裡隱藏著如此多的黑暗和無知,每個只要稍微釋放出來一絲,就足以戳傷敏感的你。

聰慧如你,從無休止的繁雜勞碌中安靜一會兒,聽我傾心談一次,可好?

我如此急切地想要介紹這位朋友給你,只要你願意,祂就可以使我們的友誼死而復生,且勝過天涯海角、海枯石爛,一直持續到永恆。

祂高尚、聖潔、公義,祂具備世上一切的知識和智慧,祂有完全的愛和能力,祂甚至會為朋友而死。祂的完美無瑕,遠遠超出你我在一起時共同刻畫過的所有理想。

你不告而別之後,在惶惑自責的日子裡,我遇見了祂,漸漸被祂的獨特及美善所吸引。起初,我欣喜地以為祂填補了你的缺席,但認識祂越多,我越明白,事實恰恰相反,我曾想以你代替祂。

朋友,這不是說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不如從前了,而是祂賦予了 “朋友” 新的詮釋。也只有祂,堪稱真正意義上的 “朋友”,也只有祂,才是你我心中渴慕已久的真朋友。

按祂的心願來說,我也應該把祂介紹給你,就如有人將祂傳講給我那樣。我知道自己所知甚少,懷著忐忑之心,試著向你道出關於祂的滄海一粟。好在,雖然你不認識祂,可祂卻認識你。因為在祂擁有的宇宙萬物裡,早已包含了你和我。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