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賢傳道

一位姊妹 A 傳來一個訊息:「王傳道,為什麼耶穌不醫治我?」望著這個訊息良久,筆者還是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隔著電話,仿佛看見她那沮喪和絕望的眼神。正當思想怎樣回應她時,心中出現一種想法:「不要想現在怎樣幫助她,只管把你的真實感受也告知 A 吧!」

我:「傳道也好想知道為什麼?我也在問這個問題,我只想你能被醫好,快快樂樂生活,我心痛你。」

A 很快就回應:「你這樣說,我很開心,但我覺得不值得有人心痛我。」

我:「無論你覺得是否值得,那份心痛的感覺是很真實的。」

我的心痛,除了因為見她被思覺失調及各樣身體痛症纏繞外,還有就是她一直未能原諒自己過去所犯的錯,以致她常感到自己不值得被愛、被重視。

‭******‬

A 大約三十歲,廿多歲開始患有思覺失調,常常以為有人在背後罵她「犯賤」、「無得救」令她只想躲在自己的房間,一處暫時她認為是最安全的地方。父親是一位賭徒,也有婚外情,回家總是對家人打打罵罵。母親同樣是精神病患者,因為沒有能力照顧 A,在她還是幼稚園時,就把她送到國內親友家中寄居,直到 A 中學時代才讓她回家。

回家後,生活仍舊是不開心。在校園,被同學欺凌,成績跟不上;在家中,常有債主臨門,母親也常喊著要死。A 開始在外面尋求愛情,別人看她好像很「隨便」,但她對每段感情卻是相當認真,希望與對方天長地久。

可惜的是,她的「男朋友」卻出賣了她,把她的裸照、床照全放上色情網站。她做夢也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成了色情影片的女主角,這是她一生的污點。

「別人知道我的過去,那些片已經傳開了。他們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我就知道他們看過,也認得我。」A 常常都感到周圍有人在談論她的過去,令到她無法輕鬆自在地與朋友外出吃飯,因為只要在公眾地方,好像就逃不過別人的眼光。慢慢地,她也變得不喜歡外出,與男友拍拖,也只是想快快回家。

後來她信了耶穌,感到又可以重新開展她的人生,心中充滿盼望。她努力向家人傳福音,希望他們可以與她一樣,有新的開始。一切似乎都很美好,直至男友某天帶她去酒店企圖與她發生關係。雖然她最後拒絕,但她對人的信任,再一次受到重撃。過去被出賣的片段再次湧入她的腦海,恐懼充滿了她。

經過這一次,她變得更加退縮,更加不想再接觸人。

‭******‬

「為什麼耶穌不醫治我?⋯⋯我做任何事,為什麼都是錯的?」A 再次問。

我知道無論我怎麼說:「請你不要怪自己」;「這不是你的錯」;「你已很努力」等等積極的話也沒有用。我只能把我的感受告訴她,也與她一起禱告。

「主耶穌,我沒辦法讓 A 能夠振作起來,我求祢讓 A 能夠觸摸祢」話未說完,我的眼淚已經流下來,而她也哭了起來。

過了三天,她再次傳來訊息:「最近在心中多了許多積極的說話,我相信是耶穌給我鼓勵的話,我不會放棄自己。」

我仿佛體會到,耶穌的醫治並不一定是立時把問題完全解決。但祂的同在,便是讓人體會自己不是孤單,不是被放棄。

我所能做的,就是與她同哭同哀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