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瑤傳道
Carey 克里威廉神學院 MACM 基督教事工碩士

改寫自筆者2021基督教研究論文:《聖經中婦女事奉觀的實踐對教會的重要性 The Application of Biblical View on Women in Ministry and Its Importance for the Church》

環顧北美和亞洲地區的教會,大部分的教會姐妹人數都超過弟兄人數,據估計姐妹人數佔全教會會友 60% 以上;1 更令人玩味的是,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教會中的姐妹無論在教會出席率、禱告頻率、讀經領受、信心堅定和信仰生活實踐⋯⋯等議題上都領先教會中的弟兄,我們可以得知,教會中的普遍現象是姐妹們較弟兄們努力追求屬靈生命的成長,也較為樂意在教會中服事。然而,現實情況是還有許多教會,至今不允許婦女在教會中講道和擔任長老,對於婦女在教會中擔任領導的角色,也是有所限制。

當筆者在2020年受邀去服事一間大溫地區教會時,筆者自己也有些遲疑,小兒也提醒筆者,婦女是否可以在教會講道呢?感恩的是,總會的西人牧師用女使徒猶尼亞(羅16:7)和1530年代曾經出現八位女性基督徒,她們在聖靈中自由的分享異象和神的話語,在當時帶領新一波復興運動 (Melchiorite Movement),來勉勵筆者在講台上,要放膽傳遞異象和真理。

筆者在溫哥華克里威廉神學院的指導教授謝瑞龍博士,也提出教會必須正視這股龐大的婦女人力資源,及其對教會成長帶來的幫助和重要性。他鼓勵筆者更深入的探討婦女事工,使筆者開始思考下面幾項議題:
婦女在教會事奉時遇到的困難?
神透過聖經對婦女事奉的心意?
有關限制婦女事奉的經文如何詮釋?
從教會歷史中婦女事奉地位如何轉變?
如何建構符合聖經倫理原則的婦女事奉觀?
如何鼓勵和栽培婦女按呼召使用恩賜?
如何實踐婦女事奉觀來幫助教會的成長和發展?
是真理,還是傳統?

故唐佑之牧師早在1996年就提出關於婦女在教會的地位與職事問題,2 故楊牧谷牧師更在聯合性聚會中倡言要開放門戶,讓姐妹有同等機會事奉,以解決人手不夠的問題,卻遭到大會主席公開的反駁,悵然而返。多年來他們呼籲教會撇除偏見,重視姐妹人才的運用。

「然而直到21世紀的今天,受到教會傳統的影響,婦女在教會中的地位甚至比教會外還要低,許多與聖經和神學無關的限制,仍然加在婦女身上。」台灣神學院前院長陳尚仁博士在2021年的新著作《21世紀教牧倫理學》中如是說。3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授周學信博士提到,不少華人教會是以基要派「男性當家」的形態主導了教會的方向,4 在婦女的事奉空間上,多有束縛。現代教會中仍然有不少宗派和教會,反對按立婦女為牧師,例如美國的美南浸信會。「說穿了就是把傳統當真理!」北美宣道會第一位按立的華人女牧師梁碧瑤一語道破。5

故陳終道牧師說,無可否認的事實是在許多開荒佈道的工場上,已有不少女傳道做得比弟兄更成功,不但講道,也帶領群羊行在真理中,看見聖靈的同工。6 女傳道可以在宣教工場拓植教會,教導眾人,但她們在母會卻不能站上講臺。她們可以在宣教工場做的事,回到本土卻為何要禁止呢?7

今日教會男女的角色,究竟是「男尊女卑」,還是平等,抑或是互補?教會是否對婦女事奉存有性別歧視?不同宗派持何種不同看法?聖經究竟是怎麼說的?初代教會的婦女又是如何服事的呢?且聽下期分解。

————————————

  1. 【參考文獻】蔡慈倫,《女性與講道-訪問台灣神學研究學院女院長》,2019。
  2. 唐佑之,<唐序>,《還我伊甸的豐榮—從聖經、歷史和社會問題探討婦女的身份與角色》,(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1997)。
  3. 陳尚仁,《21世紀教牧倫理學》,(北市:校園,2021)。
  4. 周學信,《華人教會為女傳道按牧問題之探討》。
  5. 《基督豐榮團契》,2014,北美華人宣道會首度按立女牧師——梁碧瑤牧師訪問記 (ficfellowship.org) 。
  6. 陳終道,《教會婦女地位》,(金燈臺,1988)。
  7. 孔祥炯,《基督教倫理學簡介》,(Scarborough: 加拿大恩福,2012),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