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學富牧師
溫哥華宣道會福群堂義務顧問牧師

神在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的計劃,問題在於我們是否願意順服把自己全然獻上!

記得我蒙召作全時間工人時,我禱告求神給我清楚的啟示,我不想自己去胡亂猜測神的旨意。當我在政府部門工作22年後,還有八年可以領取長俸安享晚年,但神卻沒忘記我曾應允祂,提早退休全時間事奉祂。當中學畢業後牧者勸我入神學院進修,奉獻給主,但因那時初信,未十分明白而婉拒。1975年移居溫哥華,但神聲音仍繼續,故向神說我會提早退休。信主後一直沒有離開教會與事奉,只是提早退休就「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所以提醒大家不要在神面前隨便起願,因聖經說許願要還願!

2001年神見等得太久,終於出手把我帶到老遠的加拿大紐芬蘭省,因太太要出席公司活動,更可免費招待其配偶。完了公幹,我倆租了一部汽車想到附近地方遊覽及休息。起程前,清楚記得與太太把車泊去停車場,然後一齊祈禱,我卻是身不由己向神說若祢真的要我提早退休事奉祢,請祢清楚指示,不要我去猜度,禱告了半小時有多,便開始三天的自由行。最後一天在住的民宿房間聽到鋼琴聲彈奏奇異恩典,有種親切感,便下去見到一對西人夫婦,女的在彈,男的在唱,我們加入,唱完坐下來傾談,男士劈頭第一句說:「你應辭去工作,入神學院進修,在教會作全時間傳道人。」我當時不知所措,為何一個陌生人會這樣對我講這番說話。他繼續講他以前是加拿大騎警,太太是小學老師,正當他事業如日中天,神要他放下職業進入神學院,然後在教會作傳道。經過七年時間最後順服。聽完後,我無回應,但回程中反覆思量,醒覺這豈不是神回應我們在停車場的祈禱嗎?回到溫哥華,我嘗試繼續我放下多年的建道神學院延伸課程,讀到第五科遇見認識已久的鄺炳釗博士來教舊約概論,與他分享了我的蒙召,於是,他很凝重地說:「若你的腳不踏入紅海,你看不見紅海分開!」經過與家人、深交的主內肢體、牧者,尋求印證,終於2004年決定返回闊別29年的香港,進入長洲建道神學院接受神學裝備,整個蒙召到入學院受造就,實在看見神的手不斷工作,叫自己感到驚訝!入學時我是一個超級「超齡的神學生」,能夠與一班做得自己兒女的同學一起學習,共同生活,同住宿舍真不簡單,神就這樣奇妙讓我完成四年學習生涯。

2008年畢業回自己的母會作全職服侍,也是一個新的學習。因為以前做執事、作長老,所以心態上有很多的調教。最初兩年牧會,又因自己完美主義的性格,放了工,晚上仍在書房為講道及查經去作準備,其實並不是做得很好、很完善,往往仍有很多不足之處,很多的「甩漏」。經過四年神學生涯,再加上兩年的牧會並完成按牧需求,終於神要讓我徹底知道不是靠自己拼命去苦幹,祂要我知道:「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 46:10)就在完成按牧後不久便病倒了。感恩透過這次的病讓我能認識到自己的有限,以致能繼續去完成接近十年的牧會,全是恩典!

最後,三句深刻的座右銘作互勉:

  1. 上山原是為了下山(神學院在山上);
  2. 關關難過關關過(考試交論文);
  3. 事奉生命要終結得好(切記不要衰收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