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林鳳儀傳道 Pastor Carol

記得大概在十年前,聽過一個真人故事,若要為文章定一個標題,我會定為「城市的悲歌 — 我們一起造成」。

故事的主人翁是一個從非洲而來,因著政治、宗教迫害輾轉到了香港,希望獲得發達國家收容,可以開展新的生活。他領著綜援金,住在狹小的房間,因津助不多,生活捉襟見肘,加上文化差異、語言不通, 社交圈可以說是零,只有在到政府部門辦事處或到非牟利機構取食物時,他會簡單地說話,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孤獨地一個人面對牆壁 — 心中思念遠方的親人、腦海中湧現被虐逃亡的回憶、肚子發出飢餓的呐喊⋯⋯日復日,年復年,從不自由的國家來到繁華的香港,期盼過更好的生活,卻最終在兩三年後離世。醫生解釋他的死因,不是甚麼疾病或意外,而是因著對世界的失望,身心都在放棄。

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口都身處在城市中,城市與鄉村的最大分別是人際關係的改變、人種的多元化、城市疾病的出現、觀點角度差異帶來的張力等等,同時,城市能拉近彼此地域距離,帶來便捷。神一直叫信徒在城市中將真正的福音與平安帶到鄰舍中。「城市中宣教」在基督教歷史中,並不是甚麼新事,耶穌自己與門徒就是走到各城各鄉,與不同需要的人在一起生活、傳福音,當中有身體軟弱的、有被囚的、有邊緣人士、有商人、有知識的⋯⋯耶穌憐憫人,看到他們如羊走迷,看到人們身心靈的需要,進而服侍、醫治、釋放他們。耶穌看見了,繼而有所行動,亦成為一次一次宣教的機遇。

溫哥華短宣中心的 Rise and Shine Movement 中的訓練,就是針對不同的群體,他們都有其獨特性,而需要有一些基本的知識,以致在全人關懷上能更適切,舉例來說,陪讀媽媽與一般的媽媽,她們同樣需要面對教養兒女、子女成長或學業問題,但陪讀媽媽更需兼顧與丈夫兩地相隔所帶來的挑戰,又或是自己要適應異鄉生活等。城市宣教其中之一個挑戰,就是要信徒願意逆地而處,願意明白、體恤對方,達到真正的同理,真實的相交。

而推動信徒在城市中宣教是因為神的愛,我們領受了赦罪之恩、得著豐盛的生命,於是我們願意與人分享這份寶貴禮物。愛能夠打破語言、文化、年齡的限制,能夠與人聯結,能夠建立及影響生命,帶來盼望。德蘭修女曾經講過:「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冷漠。」還記得文章起初的故事嗎?那個非洲人死亡的原因是因著人的冷漠,因著沒有希望而啟動了身心放棄的機制。你願意改寫社會的氛圍嗎?從前信徒會花幾天、幾個月,甚至幾年到其他國家去宣教,因著疫情,我們的出入彷彿被限制,但其實在我們的周圍卻充滿了宣教的機會,試試問問神:有哪些群體是神安放在你心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