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維溢牧師

過往一百多年,大量華人離開中國移居到外國尋找美好生活,他們離開原本所住的本土本鄉,雖然已是不短的歷史,不過,怎樣在所移居的國家建立身份和認同感却絕少成為華人公開討論的重要議題。鑒於在加拿大的華裔居民有超過130萬人(在美國更多),是不可忽視的少數民族,這命題十分值得我們華人基督徒去認真思考。

華人移民到西方國家尋求理想的生活,是不少華裔基督徒離鄉背井的一個原因,固然,也有不少是因為追求西方國家所提供的自由和權利而移民到那些國家。對於基督徒而言,公民權利和責任與民族感情若產生張力的時候,究竟是哪一方作決定性的取捨呢?這是今天在這裡和你一同思量的關鍵議題。《聖經》有沒有一些恰當的啟示?

根據舊約聖經,神的祝福原是透過亞伯拉罕的子孫及至萬族萬民,雖然他移居之前和之後是不太清楚怎樣去祝福萬族。這一點可從祂呼召亞伯拉罕離開他的家鄉,到迦南過其一生那時所曉諭的話:
(創12:2-3)“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固然,亞伯拉罕因着順從神的帶領,使他的後裔成為神所愛的選民,但由於後來他們離棄上帝(耶和華)而受到懲罰,這些猶太人選民因此亡國,要淪落在全球上的異邦才可傳宗接代。從公元前6世紀,猶太人散布在歐洲、亞洲和後來的美洲,至今已經有二千五百年的歷史。重要的是,他們散布全球二千多年的借鑒可給予華人基督徒一些很重要的啟發。

猶太人無論到哪一國家,都懂得要融入當地社會,在那裡作貢獻。藉著這樣的態度,他們在社會上普遍受到其他族裔的國民尊重。也因為他們努力發揮上帝所賜予的才幹,能夠在各行各業出人頭地,甚至成為有影響力的族裔,無論在工商業、財經、學術、傳媒和政治範疇都很有表現,難怪他們以只有不到世界人口百分之一(1%)的人數,卻拿到超過15%的諾貝爾獎項。固然,因此他們被一些人認為太有影響力而受到妒嫉,好像在1930年代的希特勒和有些德國人所憎恨!

不過,猶太人雖然願意融入當地社會並且努力付諸行動,却清楚知道自己的族裔身份是不滅的,因為膚色和容貌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因此,他們在社會上的參與也相當謹慎,常常留意如何兼顧「愛自己所住的國家、盡當地的公民責任」和「神的選民在當地的角色」。可以說,猶太人既有從上帝而來的民族意識,却不忘要在當地盡公民責任。他們這樣的心態,就是反映出猶太民族怎樣了解上帝對亞伯拉罕呼召的心意、旨意。

猶太人的榜樣幫助我們華人跳出狹隘的民族主義的意識,突破只高興看到祖國強大而歌頌政權之偉大,不再忽略人民的共同努力和奮鬥。基督徒應該看到神的國度是高於地上政權所建立的國度,愛人民不等於要愛政權,正如使徒保羅在希臘的大都會雅典傳道時指出,人需要知道上帝所創造的人類,乃從一本到萬族 (徒17:26),人類應該跳出狹隘的民族意識,對其他族裔也需要一種善意的「博愛」,基督徒反對種族主義也是出於這樣的神學理念。

從先知耶利米寫給被俘虜到巴比倫的猶太人怎樣過活之一段教導(耶 29:1 -7),提醒我們要常常為當地社會禱告求平安:
(耶 29:7)“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