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然牧師

耶穌從那裏往前走,看見一個人名叫馬太,坐在稅關上,就對他說:「你跟從我來。」他就起來跟從了耶穌。(太九9)

門徒馬太在福音書中記載了自己被主耶穌呼召的情景:一句直接的邀請,一個迅速的行動回應,一切來得多麼的自然,卻又非常突然。意大利巴洛克藝術大師卡拉瓦喬 (Caravaggio) 把這一剎那凝結,創造了一個信徒跟從主的想像空間。

畫中描繪的稅關,環境是幽暗、簡陋的,與左面穿著起(卡拉瓦喬時代)華麗服飾的人物形成強烈對比。右面主耶穌出現的位置,頭上是光線的源頭。光來到世界,但黑暗會接受光嗎?世人會接受光嗎?(約一9)祂提起手指著馬太,像在說:「你!」旁邊的彼得疑惑了,稅吏跟我們猶太百姓從來都是水火不容的,怎能加入我們的一夥!他同樣提起手,卻在問:「他?」那馬太呢?他知道自已被主耶穌選上了,當下未見興奮之情,卻指著自己的胸口,心想:「我?」要知道這個「我」,是充滿了軟弱、小信、甚至幽暗面,那還可以給主使用嗎?在跟從主的路上,我們看重的,是自我的評價?是別人的眼光?還是主耶穌的呼召?

跟從主,代表著生命航道的轉向,迫使你對自己仍在執著的過去、及那未可知的將來作一檢視,當中的取與捨,從來不易。畫中馬太身旁兩位人物,一位垂下頭的少年人,專注地看著面前的錢幣;另一位年紀老邁的,視力也退化了,卻仍目不離開枱上的錢幣,因那大概是他一生唯一的追求。馬太在這刻像是看見從前的自己,為了追求財富而不惜一切,包括站在同胞的對立面;他也想像到將來的自己,孑然一身,窮得只剩下錢。取與捨,從來不易,但卻有正確的選擇。主耶穌這刻就在面前,惟一的正確的選擇,就是「起來跟從」。

從認識主耶穌是世界的光,有恩典有真理,到反省自己的人生際遇,檢討得與失,離開不設實際的期望,拒絕追逐世界的價值觀,並以行動作出回應,是「跟從主」更豐富的內容。由此看來,信徒跟從主就不只是身分的改變、或參與事奉的原因,而是一次被拯救的過程。我們從中更了解自己的限制,也同時更明白主耶穌的慈愛和恩典。古今中外,千萬信徒的見證可告訴我們,即使有困難、疑惑、恐懼、甚至生命受到威脅,他們仍選擇了跟從主。他們知道跟從的是誰,就是那位萬物藉祂創造、管治全地的主耶穌基督。


Caravaggio‭. ‬The Calling of Saint Matthew‭. ‬1599-1600‭. ‬Oil on canvas‭. ‬127‭ ‬in‭. ‬‮!‬ر‭ ‬130‭ ‬in‭. ‬San Luigi dei Francesi‭, ‬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