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懿信牧師
溫哥華短宣中心總幹事

前言
筆者在不同場合講道、或為不同機構撰文,往往喜歡用一種演說或修辭法。不同人對此法之目的或功能詮釋各異;有指此法為聲東擊西、另有所指,亦有指其實為一石二鳥、雙重含意。本文命題及提文正用此法,至於是聲東擊西,抑或是一石二鳥,我留待讀者閲畢此文時自行判斷。

本文名題為 – 從「本環」至「網實」,作為一探討基督教新興宣敎策略「網絡宣教」的提文。從題目來看,讀者或許立時會想到此文大概內容,應該是談到如何從「本環」- 傳統宣教模式,演進至劃時代的網絡宣教 -「網實」(廣東話「網到實一實」)。但其實我是否在聲東擊西,又或者會是一石二鳥?

全涵蓋的權柄 – 全方位的差遣
談宣教佈道,我們又豈能不提主耶穌留給我們的大使命(The Great Commission) :

「…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 28:18-19)

然而我們都是行動派的人,往往在聽到主差遣後,便急不及待的「去」,卻未留意使命的具體內容,以至我們用錯權柄、又或是沒有權柄、甚或只用了部份權柄。在主的差遣中,祂清楚地指出,我們能夠「去」,是因祂的權柄、更是全面涵蓋的權柄。「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我們可以去,是因為祂及祂的權柄。面對今天網絡世界宣教的多變及困難,我們須回到這個認信。

這權柄的確實,亦包括網絡世界 – 雲端上、光纖下的權柄。Heaven 這字在聖經中單獨出現泛指境地「天空」(另一用法均與 Kingdom 連結而指「天國」),大使命中所指有關耶穌的權柄是全面涵蓋的,涉指網絡世界的雲端光纖,祂的權柄絕非拒於這些門外。不單如此,在全涵蓋的權柄差遣下,主的使命乃是要我們「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萬民」原文為 ethnos,所指不單是種族膚色、地域國界,更準確乃是「不同類別、階級、文化」。如此理解,主又豈會忽視二十世紀出現的「網民」?

遍本地的佈道 – 環全球的宣教
「本環」所指,可解為本身一環,在此文論及宣教之範疇下,理解為「傳統宣教模式」也不為過。在此我希望能基於此解說,更深探討時至今天,傳統宣教模式的發展,及如何回應主權能的差遣。主耶穌復活後、升天時吩咐: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着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 1:8)

近代宣教運動於十八世紀末萌芽發展,透過如近代宣教之父 – 克理威廉 (William Carey) 及眾多宣教先鋒及主的忠僕,掀起一場氣勢磅礴、波濤洶湧的環球宣教運動。各國差會紛紛成立,差遣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各族各民中宣講救恩、見證福音。筆者身為第五代華人基督徒,每當想到此歷史,總是為中國向主獻上無限感恩,亦為不少前仆後繼愛主愛中國的西方弟兄姊妹,獻上無盡謝意。

正當普世宣教運動在過去兩個世紀不斷在發展的同時,主的呼聲彷彿再次言猶於耳 -「得能力、作見證」。上文已從大使命中確定差遣權柄的落實,而主升天時亦清楚頒佈作見證能力的應許,在跨世紀的環球宣教運動正進展得如火如荼之時,主的藍圖再次全面地展現,祂的關注不單是「撒瑪利亞、直到地極」,「耶路撒冷、猶太全地」亦是祂對門徒差往之地,本土佈道再次被重視,而三十多年前從香港開始的「短宣運動」亦應運而生。

然而,「環球宣教」及「本地佈道」絕不是互相排斥、抗衡的。隨著科技及資訊的發展,「地球村」及「地球一體化」已非理念而是實際、不再是生活而是生命所繫。筆者所指「本環」之意便在於此 – Glocal Missions,「環球宣教」(Global Missions) 及「本地佈道」(Local Missions) 的整合、互動、及互補。

藉線上的傳揚 – 配地上的智慧
Glocal Missions「本環宣教」這英語詞彚在過去約二十年間,成為宣教學的「復修」理念,亦成為今天教會履行主耶穌大使命的指標。然而在「本環」之外,另一「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的疆土,卻一直被教會忽略。正當網絡世界已從虛擬成為實在、從悠閑娛樂進佔生活每一範疇,福音見證卻在此顯得無能,甚至失守。

過去一年多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疫情一發不可收拾,除了打擊了多國的政治、經濟、醫療系統,亦把「教會」這千年老店的營運系統來個徹底的檢視與更新,從新思考其本質 (nature)、使命 (missions)、異象 (visions)、及存在意義 (purpose)。「教會」按著前人的智慧、及聖經的準則,一直持守其運作模式,並持之有效。然而當新的世代已來臨,我們卻彷彿回到舊約士師時代的光景,當日對那時代的注腳此時此刻像是若隱若現的在宣告 –
「後來有別的世代興起,不知道耶和華,也不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士師記 2:10) 當日以色列人的新生代不知道耶和華,因再無人給他們作見證;今天我們的新生代慢慢不知道耶和華,若非沒有人給他們作見證,便是我們只在他們不在之地作見證。

「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地引到上帝面前。」歌羅西書 1:28

兩代教會文化及宣教模式的不同令今天中外教會皆陷於膠著狀態、裹足不前、甚至乎分道揚鑣、更甚者導致分裂不和,老死不再相往來的情況。環看今天社會,教會這一個本應分別為聖、作光作鹽的基督身體,細看下竟與世界沒有兩樣。那麼,究竟是「耶路撒冷至地極」在教會內作見證,還是教會在「耶路撒冷至地極」為主作見證?若然我們所作的見證不實,我們豈不是在傳主福音時,同時犯了十誡中第九誡 -「作假見證陷害人」(出埃及記20:16、申命記5:20)

借用香港過去兩年社會運動人仕的宣告 (請不要在此為我扣帽子),如「本環」強調,「網實」(網上宣教及實體宣教的整合互補) 的實現須持守 -「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既不否定前人在地上宣教的智慧及經驗,亦不排斥當今網上宣教的多元及方法,達至「網上」online,「實地」on-land 宣教 – 合而為一。

拆中間隔斷牆 – 成近遠處和睦
保羅在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他沒有特別提到要用那種方法作宣教、亦無限制在那個特定地點傳福音。然而他卻極其重視基督福音的本質、及傳福音的內容:基督是「我們的和睦」、我們傳的是「和平的福音」。

「因他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並且來傳和平的福音給你們遠處的人,也給那近處的人。」(以弗所書 2:14,17)

面向一個富挑戰的世代、面對一個極分裂的世界,我們要在近處、遠處有效地傳福音,所傳的必須是和平的福音。和平的福音若要能拆毀中間隔斷的牆,教會必須經歷基督是我們的和睦,以致能把「兩下合而為一」- 環球宣教及本地佈道、網上宣教及網下差傳!

後記
閲畢此拙文,不知你對筆者的寫作方法會有何高見,認為是那一種修辭演說技巧 – 是聲東擊西、還是一石二鳥?無論你意見如何,我想強調的是…撰文動機,絕非指桑罵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