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維溢牧師

過去兩三個月,加拿大的華人社群中因為評論到加國與中國的關係時,在好幾個華人聚居的城市裡激起大大小小的坊間討論。在爭論的背後,其實是人們的價值觀的差異。

加國的社會價值觀是重視人的生命和尊嚴,尊重每個人的宗教信仰的權利,依據既定的法律來作事、生活、與人相交,視每個人的法律權利為平等,不可以因為人的出身背景而用勢力去肆意、惡意對待。這些價值觀其實從聖經中也可以找到一些端倪,所以,上述各項也應該是基督徒所接納的價值,所有擁有加國護照的人,更應該有這些價值觀。

首先,談到重視公平法律權利,加拿大人因此看重法庭審判的過程要公開。這樣的要求從聖經中保羅維護本身的公民權利可以看到(參閱徒23-25章),並且他要求在腓立比的一位羅馬官員解釋為何隨便拘禁他(參閱徒16:20-39)。與此相關的,是法官不受政治的干预来作判决,這一點可以從申命記第16章,摩西定下法官的角色與跟著的申17:14-20所提到的君王職權有所不同,因此,法庭不受政治干涉而作公正的判決是合理的期望。

其次,華人社群爭論的一點在於傳媒報導關於兩國的事情是否正確。居住在加國的人都相信本國的報社一般都不偏不倚地忠實報導新聞,不會隨便受到政府的干預而刻意扭曲事實,而且,公民有傳達消息和評論社會事情的自由。這些都是加拿大人所珍惜的,所以,華人若入籍加國之後仍然不懂得這種價值的話,就需要認真反省和檢討你的問題所在了!固然,公民重視新聞傳遞的自由之際,也需要懂得克制,不肆意傳遞來源不可靠的信息,留心不隨便傳遞那些只為了破壞他人名譽的批判,這也是一般加拿大人的價值操守。

導致坊間熱烈爭論的一個主要因素是民族認同這個意念,尤其是最近一年的種族主義帶出的憂慮,使美加兩國的華裔公民處於一種情感的掙扎。有民族主義並非完全是壞事,它也有其優點。它促使人們重視國家有提供福利的能力,去應付例如天災和戰亂。再者,有時能夠提供精神感召,願意不怕犧牲自己的生命保護國家的安全,能產生深度的個人身分和對社會大眾的歸屬感,超越個人主義而關懷社會的需要。

然而,它的壞處也不少。它把國家、民族偶像化,取缔對上帝的尊重或敬畏,並且許多時壓抑、甚至剥削個人的公民權利,有時甚至把其他種族視為要懷疑、排斥和敵對分子,容易推動戰爭,這些後果在最近一百年的德國、日本和中國都有不少的悲慘例子,值得華人警惕。

其實,比較重要的一點要基督徒反省的是在於與外國信徒的正常聯絡。從過往的歷史事實來看,強烈的推崇自己的國家民族優越感往往攔阻了與外國的信徒建立符合聖經的天國子民的關係。這一點在希特勒的納粹德國時代和中國過往50、60年中一覽無遺!

筆者鄭重地提醒所有讀者: 無論在任何地方,若你真正明白言論和生活的自由之可貴,在平常生活中你需要表達對它的珍惜,並且以行動去協助有需要的人維護這些自由;否則,你所珍貴的自由就會逐漸消失。在最近十年的加拿大和美國,這種趨勢是越來越明顯地發生在你生活的環境中,你不妨小心留意吧。

盼望藉著使徒保羅對提摩太的勉勵也成為今天我們各人的激勵:我們勇於表達價值觀的立場,乃是 “因為神賜給我們、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不要以給我們的主作見證為恥。”(提後 1:7-8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