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彼得牧師 (西北溫基督教頌恩堂主任牧師)
鄭鄒穎雩師母 (温哥華中信中心關顧事工主任)

今年是我倆結婚25周年紀念,是時候一五一十地回顧我們的婚姻關係:

一C兩命:有說:平凡人只有一命,即生命;不平凡的人則有兩命,即生命和使命,而每一位 Christian 都應該是帶着使命而生存的人。我倆的相遇亦是由事奉開始,Peter(簡稱為P)是於讀神學時在實習教會遇見 Terries(簡稱為T),當時她是教會的執事,二人亦因彼此熱心服侍神的心志而被吸引。我們超過30年的感情亦是與事奉互相重疊,P曾在大馬、香港、溫哥華三地共四間的教會牧會,T則在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威爾斯醫院院牧部、尖沙咀浸信會、維真神學院中文部、恩雨之聲及加拿大中信中心服侍。我倆更曾經一起在歐洲的基督教華僑佈道差會從事宣教的事工,簡而言之,說上帝是我們的媒人亦不為過。

三頭六臂:我倆之結合的確帶來協合(synergy)的作用,意即 1 + 1 > 2 。P喜歡講道與教導,T則有關顧和勸慰的強項;T不介意修理及拆勘,P都算享受做家務;P負責文字校對,T就擔任數字記錄;T喜歡做甜點,P當然會全部吃清;最好的就是,當有一方不願清早起床去做運動時,不知何故另一方必然會堅持到底。我們亦擁有一個最好的歐洲短宣隊,就是我倆再加上岳母合共三人;P負責講道、教導、領會,T就做家訪、祈禱、輔導,岳母則全權煮食、育嬰、手工。我們只能為三一神的撮合而高聲讚美!五湖四海:P在馬來西亞出世及成長,T就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之後我倆更曾在亞洲、美洲、歐洲的不同城市定居。因為事奉及宣教的緣故,再加上都喜歡旅行,我們已到過超過40多個不同的國家。雖然我們沒有自己的兒女,但感謝神,到處都有不少屬靈的子孫。在不同地方的生活、工作、體驗,亦叫我們的眼界稍為開闊、態度更加謙卑、行事為人亦更有彈性。最寶貴的是有各式各樣不同背景、語言、國籍、文化的朋友,真的可以預嚐將來新天新地中各國、各族、各方、各民的群體生活。

七拼八湊:神把我倆放在一起的確是個奇妙的安排,因我們在許多方面都截然不同。一個依戀規律另一個喜歡即興、一個是手作痴另一個有大腦袋、一個是過動兒另一個就坐定定、一個強調穩陣另一個冒險精神、一個以人為本另一個做事為先、一個看大圖畫另一個見到細節、一個創意無限另一個謹守框框⋯⋯至於誰是這一個、誰是另一個,大家可以去猜想。就好像歐洲大教堂的彩色玻璃窗,由不同顏色的眾多碎片拼合而成的故事;神的確是個偉大的藝術家,在衪手中絕沒有偶然巧合的事,我們只能讚嘆神美好的作為。

十拿九穩:P的父母在他出生那年決志信主,T亦在母腹中由她已信主的媽媽帶到教會去聚會,所以我們二人都是在基督教信仰中成長的。亦因此,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觀作我們的基礎。當然在這超過30年的相處中,我們亦曾遇過掙扎和爭吵的時候,但因有此穩固的地基,每次的難關都能靠主安然渡過。不知神容許我們前面還有多少年的日子可以在一齊,我們的祈禱是:無論是面對面(face-to-face)的二人世界、肩並肩(side-by-side)的生活責任、背靠背(back-to-back)的私下範疇,都能見証榮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