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斌牧師
加拿大遠東廣播加東區主任

保羅說:“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林前15:10)這也是我生命的寫照——我實在是一個蒙恩的罪人!


我從小就是一個驕傲的孩子,自命不凡,好強好勝,總想出人頭地。但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現實常常使我無可奈何。當自己的能力不足以解決問題的時候,我開始寄希望於超自然的能力。我很自然地選擇了燒香拜佛,後來,自學陰陽五行、算命風水。風水的確很靈驗,甚至出現了我曾在神話小說中看到的 “法術” 的效果;我也會給人算命,有時也蠻準的。在朋友中我小有名氣,號稱 “半仙”,不少人找我 “指點迷津”,我也洋洋自得,樂此不疲。為了知道更多未來的事情,我甚至通靈交鬼。我自幼練武,後來修煉氣功,再後來又熱衷於開天眼、靈魂出竅之類的特異功能。我也做過不少的行業,追名逐利;我的私生活也很糟糕,還一度賭博成性。不知不覺,我在罪惡的泥潭中越陷越深,難以自拔。但神的恩典突然之間臨到了我!


父親是家中第一個信主的人,隨後,母親也信了;而我和妹妹初一、十五都去廟裡燒香,對於父母的信仰非常反感。他們向我們傳福音,但卻說不過我,只能為我們禱告。而我卻蠻橫地逼迫他們,不許他們禱告的聲音傳到我耳中;所以他們只能躲在衛生間、陽臺上偷偷地禱告。神垂聽了他們的禱告,開始動工了,我們開始不斷地經歷神。我那時不僅悖逆,還說了很多褻瀆的話。可我一說完就會口鼻生瘡,一連幾次。妹妹有偏頭痛的毛病,母親為她禱告,她立刻就不痛了。我們也親眼看見母親一位患有頸椎病的同事,在父母為她禱告之後,疼痛立刻就消失了。沒過多久,妹妹就信主了。對於她的 “叛變” 我非常憤怒,但也無可奈何。


我那時患有家族遺傳性的高血壓,藥物的副作用很大。父母禱告之後對我說:他們心裡有一個感動,神要醫治我的病,要我停藥。我雖然不信,但也沒有其它辦法。停藥後我的血壓出現了異常情況:左臂血壓比右臂高30左右,清晨的血壓大約是80/30,低到幾乎測不到。雖然如此,我卻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我的高血壓居然痊癒了,直到如今再未出過問題。我不相信是神跡,想從醫學上找到答案。一個同學的父親是醫生,他說這種情況有兩個可能:一是量錯了;二是血壓表壞了。這番話讓我陷入沉思,我確定沒有量錯,血壓表也沒壞,難道……我開始認真思考到底有沒有上帝。


于斌牧師及家人


就在這時,我遇到了麻煩,家裡開始鬧鬼 —— 以前交的鬼來恐嚇我,半夜常聽到怪叫聲、說話聲,家裡的東西發出詭異的聲音……。我害怕極了,晚上不敢睡覺,念佛號無濟於事,只能告訴家人。他們說這是魔鬼在攔阻我認識神,便在我房間裡禱告趕鬼,三天後就沒事了。


2003年我在一家大商場裡開了一家服裝專賣店。我大擺風水,生意一度很不錯。但自從父母為我禱告之後,風水就失靈了,生意急轉直下,瀕臨倒閉。後來,父母去河北向大舅一家傳福音,我也隨後趕到河北與父母會合。一進大舅的家門,我就禁不住對他家的風水 “指點” 了一番。剛說完,就上吐下瀉,高燒不止,感覺冰冷刺骨。病癒以後,在離開河北之前,二表姐要我幫她看手相,我看了,但沒敢說。臨上火車的時候,拗不住她的央求,我說了幾句。火車開出去沒有多久,感覺臉上似乎不太舒服。一照鏡子,我驚呆了—— 嘴上長滿水皰,嘴唇腫得厲害,厚厚地翻起,又痛又麻。這下子我真的相信有神了,因為神的管教是那麼的真實!母親說:“主所愛的,祂必管教。” (來12:6)


回家以後,我逐漸放下成見,仔細研究各種屬靈書籍和光碟。最讓我折服的是馮秉誠牧師《科學與信仰》講道集,他淵博的學識、精闢的觀點深深折服了我,他說的話我信了,特別是他的見證讓我感同身受——神是如此的真實,這位神不僅活在聖經裡,也活在我們生命一點一滴的經歷中!正聽道的時候,心底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感動,我猛地站起來大喊一聲:“我要信主!” 2004年4月17日的那個夜晚,我號啕大哭,流淚悔改,這個浪蕩的兒子終於回家了!


“ ‘耶穌基督降世,為要拯救罪人。’ 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祂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樣!”(提前1: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