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懿信牧師 – 溫哥華短宣中心總幹事

歷世歷代人類種種矛盾及問題的核心,我們往往會歸咎於不同價值觀、道德觀,不一的法理根據、真理立場,又或是差異的文化背景、信仰堅持;筆者對這些原因不予否定,亦不會懷疑;但作為一位傳道人、一個神學人、更重要是作為一個人,以上的解釋總不能叫我被說服,認為任何一項為人類問題的核心。

誠如短宣同工郭穎昌傳道(Pastor Wayne Kwok)在上文有關對Dr. Ann Gillies訪問後所言,「自我」確是人類林林種種問題的核心原由,大至國與國戰爭、環境氣候問題、小至家庭糾紛、學校欺凌,甚至違例駕駛、仇恨欺詐。作為一個人,我們若真的撫心自問,其實問題是出在哪裏?不難發現,問題確實是出於「我」。

單看見「我」為 – 自我,見「我」為大為 – 自大。然而,人就是被這個「我」弄得頭昏腦脹、一塌糊塗,但我們總以其他原因推捨責任,叫「我」更大。史上第一人正因「我」之趨之若大而遺禍萬年。很多人認為亞當犯罪乃是因為不聽話、又或是犯天條吃了伊甸園中的禁果;不錯,這是他外展的行為,然而他的所為卻是源自他心之所思。

歸根到底,亞當及我們的核心問題,不全只是不聽話或犯天條,查實皆因是「自我」EGO。我很讚同一個對「自我」英文翻譯的解釋 – E-dging G-od O-ut 把上帝趕出去;Bill C-6 法案的問題,以致長久以來在加拿大這個以基督信仰立國的國家的詬病,是我們把上帝從我們的法治、教育、市政、職場、家庭中趕了出去。然而更大的問題,是擁有上主臨在的教會,竟單顧自家圍爐取暖,冷看庭外雪上加霜。

在此風雨飄搖之時,正如郭傳道末文命題 – 你會如何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