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穎昌傳道 – 溫哥華短宣中心英語事工傳道

在星期三的一個早上,鬧鐘慣常地七時正響起。小明從他的熟夢中醒來,用手擦擦他朦朧的雙眼,很不願意地才爬了起床。梳洗,更衣,收拾好書本後,便離開房間。姊姊已在飯桌急忙地吃媽媽預備了的早餐,看見小明出來嚇了一跳!差點兒把口中的食物噴了出來!

姊:「你真的這樣上學去?」

明:「好看嗎?」

姊:「有點兒奇怪⋯⋯」

媽媽轉過頭看看兩姊弟在討論什麼,卻被嚇得魂飛魄散目瞪口呆。

媽:「你穿的什麼?」

明:「媽,好看嗎?我看姊昨天穿這條裙子非常漂亮,我也要穿!」

媽:「你男孩子怎麼穿裙子?快去換掉。不可以這樣上學!」

明:「但是媽⋯⋯

媽:「沒有但是,快去,要遲到了!」

小明垂頭喪氣只好把裙子換掉。

回到學校,小明把早上的經歷一五一十告訴他的好友小强。

强:「不是吧?你媽要你立刻把裙子換掉?你已經十六歲,連車也可以開,但不可以自己選擇穿什麼衣服?這是不是太過份?!跟我來,去告訴校長你媽的不是。」

事情告知校方後,很快就牽連到兒童及家庭服務署。媽媽被警告及罰款,嚴厲表明不能妨礙兒子的性表態及性取向。

作為家長的你,會如何反應?

這故事聽來很荒謬,有點兒滑稽。但這故事與真實世界距離不大。當C-6議案在下議院經三讀通過後,這便會是我們生活的真實世界。

這故事是在我和 Dr. Ann Gillies 對談時她所舉例出來的。雖然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但很能夠說明我們的社會道德倫理正朝著一個怎麼樣的方向。Dr. Gillies 是一個已退休的輔導員。她有20多年輔導經驗,曾接受過心理學和神學兩方面的專業訓練,主要的治療重點是複雜創傷倖存者。另外,她對保護兒童及針對兒童性別取向的侵略性議程非常關注。 

與 Dr. Gillies 的交談中,她講述到在小孩子成長過程中必須要有的是不同的榜樣(role model)。他們會在不同情況下觀察不同角色的人是怎麼樣面對及處理身邊所發生的大小事情。比如:當不幸發生交通意外,誰能即時作出鎮定反應,誰是心驚膽跳手足無措,這一一都會深刻的劃印在小孩的腦海中,下意識地改變他對不同性別應有的特質和行為。現在我們眼見社會中不同層面的破裂,根源本不是性取向的問題,而是來自對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的混淆和誤解。當男孩子失去了男性作為保護者和供應者的特質,女孩子失去了女性作為培育者的特質,女性應有的魅力和氣質,延伸出來的性別混淆導致到失掉了傳統家庭應有的本質,及至傳統家庭的破裂。

人對自己的生命能夠有多少主導權?人能斷定自己的出生背景、年代、地域、家庭、性別嗎?這一切都是人沒有辦法控制的。當人嘗試用醫學科技改變自我不能接受的性別,失去的不單是原生的性器官,就是連神對人的原始目的、設計、和呼召也一同失落了。聖經中創世紀講述到神對人原初的設計:

神說:「我們要照着我們的形像、按着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創世紀1:26-28

我們這一代的挑戰,撒但魔鬼向這一代人的迷惑,並不是叫我們不相信神,而是叫我們單單着眼於自己:自我膨脹,自我主導,自我享樂。這正違背了耶穌基督對我們的教導。耶穌叫我們學習如何作鄰舍的好鄰舍。耶穌叫我們活著不是為自己而活。人的罪性叫我們只看眼前的享樂,卻忽視身邊的人的需要。但是你試想,倘若你留給下一代的世界比你現在所享受的更破裂、更醜陋,這是誰的責任?豈不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嗎!我們的責任豈不是用盡我們的知識、科技、智慧來改變及存留一個比現在更美好、更昌盛、更發達的社會嗎?

後語

文章當中講述的性別混淆和誤解,並非是提倡古舊「男主外,女主內」的思維模式,但要明白神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是分別造男造女。不是要兩個性別互相比較,但是因著有性別之分,而藉著愛把兩者合二為一其中的奧秘,來帶出神的奧妙和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