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國牧師 – 北約華人基督教會主任牧師

Bill C6法案已到了國會的最後立法程序,很快要進入三讀投票,預計自由黨政府(少數政府)加上新民主黨的支持,法案通過機會十分高。完成了國會程序後,法案移到上議院,也是要三讀通過。若法案有所修訂,要發回國會再通過,最後由總督簽署,才正式成為法律。所以,不少關注團體紛紛鼓勵華人信徒不要放棄,從下議院到上議院,繼續努力遊說,希望能有所修訂,拖延立法,最終在下屆選舉前讓法案胎死腹中。

在整個危機的出現、華人信徒的覺醒和抗爭的過程中,令我想起十多年前婚姻定義更改的抗爭。時為2003年,不少省市和地方法院都開始宣佈一男一女的婚姻定義違憲,引起華人信徒大為震驚,紛紛組織起來表達反對的聲音,後來政府推出Bill C38,到2005年成功立法。當時我們在全國不同地區城市的大小遊行不下十數次,簽名運動無數,惜最後立法成功,叫我們都很失望。

十多年後的2021年,疫情仍嚴峻之際,C6法案出台,對神造人為男為女的秩序,帶來嚴重的攻擊。我們這次的覺醒和行動,卻像從頭再來,無法承傳以往的經驗,沒有建立一個運動,彷彿像剛參戰的新兵,有點慌忙失措。原因不難理解,當年對婚姻定義改變之所以關注,因為他們的孩子正當求學之年,在成長的階段,擔心法案的改變會帶來他們心智和價值的負面影響。十多年後,孩子長大成家,而我們也逐漸步入退休年齡,注意力也轉向其他事情。這次關注C6的弟兄姊妹,大多沒有在婚姻定義修改的抗爭中有積極參與,難怪有點重頭再來的感覺。

華人信徒在關注社會議題的積極行動中,已經差不多二十年了,卻仍有點原地踏步的感覺。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每場抗爭都是重頭再來。以下是一些建議,希望拋磚引玉,讓我們更有效的在加拿大這步向後基督教文化的地方,為主發光。

一,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基督徒關心加拿大社會、政治的網路/機構,連接東西岸,專責並持久地在各級政府層面上進行關注,研究,宣傳,動員,行動等。這組織要像主流社會的Evangelical Fellowship的功能,服事的對象是華人教會和華人社區,以中英文為媒介,動員華人教會,在文化抗爭的戰線上努力。 這樣,在日後各法案的回應和行動中,就可以總結以往的經驗,在策略和知識上不斷成長更新。

二,除了關注法案和各樣的議題外,這組織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任務,就是通過教育的工作,協助華人信徒建立一個以基督教信仰價值為基礎的世界觀。在華人教會關注社會議題上,我們發現中文堂信徒多關注道德議題,而英文堂會眾多關注貧窮,環保等議題。這分歧主要是來自我們自身的文化影響。中文堂會眾是第一代移民,受傳統文化影響,對道德議題較關注。而第二代信徒在加拿大道德多元主義的土壤成長,自然會擁抱了本土的關注。兩者問題都相彷,就是未能在一個堅實的信仰基礎上建立一個整全的世界觀。華人信徒要在加拿大後現代主義,後基督教文化中作鹽作光,必須對自己的信仰價值有深刻的了解,對社會有深度的認識和批判。這世界觀教育事工,是刻不容緩的。疫情下教會生態加入了網絡的元素,對網絡的建立和教育的推廣大有幫助。

三,這網絡/組織要成為華人教會之關注社會的前鋒,帶領華人信徒一步一步的脫離少數族裔心態,積極投入社會,幫助華人教會放下唐人街的堂會思維,與其他族裔教會宗派積極合作,同心為主在這樣文化的戰線上擺上。初期教會有許多的殉道者,他們為傳福音付出自己的生命。不少殉道者也是文化的戰士,他們為福音作護教和辯道的工作,在敵對的異教文化戰線上勇往直前,經過了幾百年的努力,終於為福音在西方文化的土壤中開拓了千年基業。今天,我們彷彿回到昔日初期教會的處境,所不同者,我們面對的敵對勢力比初期教會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以上的建議,是需要每一位信徒的參與,在禱告、金錢奉獻、到付上時間和精力去投入參與。各位弟兄姊妹,我們是耶和華的軍隊,要起來穿上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為主在這末世戰事上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