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慶球牧師 – 加拿大宣道會退休牧師

2020年10月1日聯邦自由黨政府推出C-6法案,稱為”Ban Conversion Therapy”,中文可以翻譯為「禁止迴轉治療」。法案的定義是:令一個人由非異性戀轉為異性戀、非原生性別身份轉為接受原生性別身份(例如改變一個終日打扮為女性的男孩,回復真正男兒身),都是刑事罪行,違者入獄最高五年。家長若帶18歲以下有性別混亂或性向掙扎的子女在本地或外地接受治療或輔導,亦屬觸犯刑事法,最高可入獄五年。宣傳這類治療或輔導者最高入獄兩年,因這類治療或輔導收費或收取任何物質酬勞者均最高入獄兩年。

此法案已於2020年10月18日通過二讀,現交司法人權委員會審核研究,並於12月1日開始聽證會,讓各方證人對此法案發表支持、反對或修改的陳詞。

這法案對基督徒特別是華人家庭影響很大,父母對子女有關成長面對性別的困惑將不能給予太多指導,父母對子女這方面的教育權將受到限制。我們試從三方面探討︰

1. C-6法案不信任父母對兒女有關性別的指導,絕大部分的父母都是愛兒女的,根據他們的人生經驗,按養育過程明白兒女的掙扎,不能動輒用法案把父母與兒女的關係割斷。加拿大是多元社會,尊重中國文化及家庭價值,華人父母按優良的文化傳統教導兒女理應受到尊重。

2. 性別是上帝的創造秩序,自從人犯罪後,世界陷在一個困局,自私、兇殺、貪婪讓原來創造的美好失落。性別困擾有很多成因,我們留待專家討論。作為基督徒,我們堅信上帝創造的秩序是好的,後天的性別困惑應該得到關懷和引導,才能有合宜的生活。不能先入為主把父母的勸勉、教導看成霸權,隨便剝奪家庭的血緣關係。

3. 基督徒如何看性別困惑

作為基督徒,知道子女有性別困惑,也不必惶恐不安。首先,我們必須肯定子女縱然有性別混亂,也不會影響他們的得救問題。上帝的救贖包括同性戀甚至變性人。我們試從聖經看這方面的問題。

創1:27「於是, 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人;就是照著他的形象創造了人;他所創造 的有男有女。」(新譯本)上帝創造人(Person=hypostasis),可以是人的位格或人性,是在性別之先。人與上帝交往是整全的人(person),一個沒有結婚的人也是整全的人(person),將來在天上我們與上帝交往(communion)是我們整全的人與上帝交往。性別是因創造需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是第二義的。我們禱告上帝很多時忘記我們的性別,就是這原因。因此為了創造的秩序,我們相信上帝給我們原生的性別是最好,不應該任意改變,但縱然有變,只要仍在信靠主,救贖是不會變的。

我們對性別困惑的人士或兒女,應有足夠的耐性、愛心和知識,與他們同行,幫助他們。最主要是讓信主的這些人士不要懷疑上帝,上帝仍愛他們,因為上帝拯救的是他們的人(person),性別是其次的。變性對中國人來說令父母沒有面子,又不能滿足傳宗接代。今日我們處身加拿大, 要明白美加是一個仇恨保守信仰的地方,自由主義成為主流,保守基督教的聲音越來越被壓下去,我們要有這心理準備。

其次,我們放眼四望,今日整個社會的主流是俗世倫理(相對於基督教倫理)、自由主義。媒體大部分是自由主義,基督教在西方社會包括加拿大及美國,保守基督徒是社會邊緣分子,動輒被人冠上極端原教旨主義者。美國心理學協會,加拿大醫學會等的報告,都認為「迴轉治療」是有害的,只要有人心裡想變性,應該順他們的意向,無論這意向是否成熟。教育局、民選議員都以這些報告為最科學,最客觀的,「禁止迴轉治療」成了自由社會的主流。

我們追溯歷史,2012年順著人權法中「性傾向」平等的精神,NDP國會議員聲稱要保障跨性別人士(transgender)免受歧視,提出要將「心理性別身分」(Gender Identify)與「心理性別表達」(Gender Expression)放入加拿大人權法及刑事法之中的C-279號法案。「心理性別身分」是指個別人士心理上覺得自己是男人或女人;「心理性別表達」是指一個人透過行為、說話、衣著或舉止習慣去令其他人知道其心理性別。例如一個男人穿了一條迷你裙,這個造型就是告訴別人他其實心理上認為自己是女人。「心理性別」可以是一種完全主觀的決定,有心理性別轉變傾向之人士在某一段時間內,可以主觀地聲稱自己是男人,下一段時間又可以改稱自己是女人。一個男人只要聲稱這一刻覺得自己是女人,理論上就可以受人權法保護,自由出入女廁和女性更衣室。表面上是保障有心理性別轉變之人的人權,實際上就大開女性受性騷擾之門。這樣的法案看似荒謬,而順著「性傾向」平等的精神,這俗稱廁所法案幾經波折在2017年自由党修訂為C–16獲得通過。今次「禁止迴轉治療」是這法案的延續,其實是同性戀運動的一個進程。我們的困難是太少支持保守派的「專家」意見,專業基督徒縱然發聲也被打壓,能發聲的更少。我盼望保守的基督徒發聲,可參閱親子情網站︰http://www.parentsheart.ca  我更盼望有更多的與「保守」基督徒意見一致的專業研究報告出爐,醫學及輔導的專業指引出來,抗衡自由主義的聲音。可惜最近加拿大保守党政府為了選票,對過去堅持傳統的婚姻觀也開始放鬆,相反,對「同運」的立場卻開始軟化。無他,當一個民選政治社會,票數決定一切,任何政党不能背乎他們的選民。記得1980年代意大利一名色情影星當選國會議員,一點不用詫異,民主與道德無關,甚麼人就有甚麼選票。我不以為加拿大會回轉到上世紀60年代的敬虔,只會越來越開放。我們這些小群,在主再來之前,定會面對更大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