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維溢牧師

美國、英國和加拿大過往三、四百年歷史清楚顯出,當基督徒和教會勇敢地在社會上活出聖經教導時,在社會上能成為有影響力的見證者。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過程就是一個例子,它不單是關於美國人的事,也是影響到加拿大人和全球的民主和自由的事情,所以連香港和台灣一般人都十分關注。

11月 3 日當天,很多美國基督徒代表共和黨在全國的投票站參與監察投票和紀錄選票的過程中,在賓夕法尼亞、密支根州、威斯康辛、阿里桑拿和喬治亞州的投票站內發現有舞弊的現象,例如: [1] 有些人拿著一批一批的選票多次重複放進電腦操控的讀票機內,雖然質問了原因卻得不到合理的答覆;[2]當晚午夜11月4日凌晨時候,讀票機無緣無故地關閉兩小時之後,投給白登 (Joe Biden) 的票數在讀票機重開之後立刻多了好幾萬票,而川普(Donald Trump) 的票數則基本上沒有明顯增加;[3] 賓夕法尼亞和密支根州有些選區的投票總數是註冊人數的雙倍有多,當中包括有不能驗證的人名和地址、重複的選票號、已經死亡的選民等等。

今次的總統大選最離譜的現象是從來沒有的: 過往投票總數從來不會有超過註冊人數的百分之80 (即8成) ,今次全國投票總數是 1億5千多萬,是註冊的1億4千多萬人之百分之110 ! 比註冊人數多了約10%,居然多了近1千萬票 !  若沒有造假票和舞弊行為就根本沒有可能發生的。

不過,最令人憤怒的是眾多主流傳媒一同刻意遮蔽這些造票、以電腦讀票作假等舞弊的事件。當那些要揭發目睹這些舞弊的人把這些事情放上Google, Twitter, YouTube, Facebook之後,就馬上被這些社交傳媒刪去其報導,未能讓一般人看到對這些事件的指證。而美國的主流電視台 ABC、 CBS、 CNN 、NBC 就連些微的舞弊事件都完全沒有報導,而且宣稱有些人想要揭發舞弊,但全都是沒有確據的 !  至於美國的鄰邦,加拿大的 CBC、CTV 和GLOBAL 電視台也同一陣線和腔調,乾脆地說沒有大規模舞弊的可能性 !

要解釋現今美國國情,不得不提及深層政府 (Deep State)的存在。它的意思是指民選從政人員之背後那些政府機關的官僚。川普這次質疑選舉結果不被州政府和法庭受理,背後的真正原因是他們覺得川普這個人不值得相信他所說的一切:他和其支持者的指控完全是謊言 !  况且,5年前他還沒有政治經驗,在政圈和官僚架構裡沒有一個好友。所以,來到他任內最後一兩年(2019-20年),司法部 (DOJ) 、聯邦調查局 (FBI)、中央情報局 (CIA) 等部門都採取拖延政策,不認真追查白登總統的兒子 (Hunter Biden) 過往十年,涉嫌借助父親當時副總統的職銜在烏克蘭和中國發大財的案件。當政府的司法部門不公開證實時,主流傳媒就大有理由不報導有利於川普的新聞,因為他没有給他們“面子”,不與他們友善。這種不合作舉動也直接影響到川普贏取這次選舉的機會 !

現今,聯邦調查局 (FBI) 會否繼續追查白登總統的兒子 Hunter Biden 呢 ? 這也是民主社會的法治執行的一次重大考驗 ?  若因為是涉及總統的兒子而不敢向涉嫌藉助權位而貪污去追查個水落石出,則有違民主制度的法治原則,民主就沒有發揮其應有的功用。

基督徒的宗教信念首要是真實、真誠,信奉耶穌基督的人都追求事情的真相,以真誠的態度去見證事情的發生。這是為何那些基督徒要揭露舞弊的人那麼勇敢,不怕被人誣告或反告捏造或譭謗,甚至不怕可能遇到身體和生命的損害 ! 在搖擺州的聽證會中指控的律師 Jenna Ellis, Sidney Powell, Rudy Juliani(前紐約市長)和Lincoln Wood,他們若不是天主教就是基督教徒。

基督徒為何要關注這次美國大選過程和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 因為揭露真相須要公眾言論自由,包括新聞自由。對基督徒而言,這次選舉也涉及到宗教信念的表達(見證) 和良好公民的權利和責任。

美國是現今世界上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人數最多,並且最多信徒積極參與公民責任的國家。假若美國以那麼多的信徒都不能見證選舉中的腐敗現象,其連鎖效應使世上其餘國家的腐敗行為更加明目張膽,民主制度就不能真正運作 !

現今歐美主流傳媒對保守派(包括基督徒的)言論制裁或封鎖是不能抹煞的事實,值得基督徒認真關注和討論對策。若我們不行使民主制度賦與公民的權利,社會就產生很多腐敗事情。公正的社會必須全民的積極參與才真正走在正確的路途。

盼望神的子民不只懂得享受民主制度帶來的好處,更樂於參與捍衛言論自由,遵行上帝透過聖經的的教導 :

所以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 [弗4:25], 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正直人必得見他的面。[詩篇11: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