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賢傳道

新加坡的紅燈區

新加坡的芽籠,是亞洲一個聞名的紅燈區。政府為了方便管理,為芽籠的性工作者發出牌照,要求所有「合法的性工作者」要定期身體檢查,並且需要合法交稅。當走進這區,會見到有許多不同別墅式房子,每幢別墅就仿佛代表一個國家,不同國藉的性工作者在不同的別墅裡等候她們的客人。而在門外必有看守的人,外展探訪的義工不得與在內的女士有任何的接觸。

外展探訪,但不能與性工作者交談

約三年前,我與兩位同是服侍性工作者的姊妹,一起到新加坡交流探訪。跟著當地的機構外展時,單單只能派禮物,是沒有機會與我們想探訪的女孩交談。花了差不多兩多個小時時間,還未走遍整個紅燈區。當時我在想,只是這樣在門口放下禮物,與看門的閒談,真的能夠服侍到這班性工作者嗎?她們又怎能離開這地方呢?當地的同工告訴我們,以前她和義工隊是可以直接與女孩子交談的,但因著曾有女孩因此而想離開性工作,自此那些妓院老闆就不再讓她們直接探訪,生怕那些女孩會一個一個地離開吧。

我當然仍在默默禱告,求主用祂超自然的方法,把這班性工作者帶離那個地方,能夠重新展開新生活。雖然當時的禱告是真誠,但回到香港之後,我不久就把這個禱告也忘記了。然而,愛她們的主卻沒有忘記。

奇妙的邀請

一年後的某一天,我接到一個電話,是一間福音機構的負責人致電我,邀請我與她一起回到國內與一家庭和一位女孩子見面。原來這女孩子曾被性販賣到芽籠,卻竟然能成功被帶回到中國,並轉接被安排寄住在一個主內的家庭裡。而因為機構的負責人,知道我很想服侍這些被性販賣的女孩,也因著我的教牧背景及有輔導的訓練,希望我能有至少一年的時間,定期約見這女孩,幫助她建立自我,重新生活。

我是住在香港,每次要去探訪她,來回要花上六小時的時間。但我清楚知道這是主給我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與這女孩同行,我很快就答應,只是心裡怕自己處理得不好,未能幫助這女孩子。我唯有禱告,願主藉著我去服侍,求主幫助我的不足。

如何重建破碎的形象

這名女孩子,不到三十歲,很善良,很單純。望著她的素顏,根本想像不到她曾是一名性工作者,像是一名普通的鄰家女孩子。她是一名留守兒童,後來與很多被騙的故事一樣,交了男朋友,不單被騙感情,被騙錢,最後還被男友賣到國外妓院。她很感激幫助她的人,讓她有機會重新生活。在與她相處的首一兩個月,我看見她很努力地表現自己,很想得到別人的肯定,很想告訴別人,她可以把每一件事都做得好。在每次見面的過程,她都表現出積極樂觀。直至有一天,她在面談時,忽然哭起來。

她哭著對我說:「無論我做得多麼好,無論我多努力,我都是一個破碎了的人……。我的身體已不乾淨………我還可以有愛我的人嗎?我還可以有家庭嗎?我還可以有孩子嗎?我總覺得自己做什麼都做不好……我就是不好…… 為什麼耶穌要讓我經歷這些痛苦?怎樣重新開始?….. 」她越說越激動,越哭越大聲,是在歇斯底里的嚎啕大哭。

望著她,我的心仿佛也被割了一刀,碎了。縱然理性上知道她在耶穌基督裏,已經成為新造的人,但要抹掉過去的創傷,並不是容易的事。那一刻,我一句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我只知道,她想要一個家,一個普通女孩子渴望的戀愛生活,渴望能夠得到真愛。

我可以做的,就是與她一起哭,心裡默默求主親自向她說話,親自解答她心裡的疑問,醫治她的創傷。

平等帶來新關係

其後再見她時,聖靈提醒我,她周圍太多人想要做她的老師、牧者和輔導員,但她缺少了同齡的朋友。聖靈提醒我要做她的朋友,做她主內的姊妹。那一天,我不單聽她分享,我更主動分享我的需要,不單我為她禱告,我也請她為我禱告。自此,我發現我們的關係有了一點變化, 開始變得平等,她不再要表現自己,我們像朋友的交談,分享,彼此鼓勵。或許,在一個平等、普通的關係裡,她才能忘記過去,成為新造的人。

這次經驗給我新的體會,服侍邊緣群體,不要永遠視他們為受助者,在同行過程中如何幫他們重新建立破損的形像,被平等的看待對他們是極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