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的一套日本電視劇講及日本老師教導外來移民日文的故事。其中一名學生來自中國,向老師和其他同學分享中文「福」字揮春要倒貼這個做法。雖然「福 」在日語中是很常見的漢字,但眾人對華人這個奇怪習俗仍然大感驚奇。「福」字要倒貼,為取「福到」這個諧音,祈求福澤臨到的意思,在新春期間尤為重要。古人以「富貴壽考等為福」(《辭源》),說出來就是想升官發財和得享長壽;但這個字也有上蒼「保佑」的意思,例如《左傳》中的「小信未孚,神弗福也」(缺乏信用的人不可靠,神靈是不會祝福的)。因此古時有所謂「福酒」、「福食」,就是指祭祀時用到的酒品和食物。一個常見的字形分析理論把「福」拆解為示部(礻)+「畐」組成的字 – 示部基本上就是一個祭壇(⺬),表示與神祇和祭祀有關的事;「畐」有人解釋為「口」字(一個人)上面加一個屋頂(),下面加一塊田。換言之「福氣」就是受到祝福,有房子、有田產(財富),不愁住不愁吃的狀態。我認識的一些基督徒也喜歡這個解釋,因為說明了人的福樂必須是來自神的供應和保守。

然而以這個方法去解釋「福」字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把它看為會意文字,換言之它的整體意思是由字不同部分的意思組合而成。但查考古文我們會發現「福」字早在甲骨文中已經大量出現,因此要理解這字的原初字義的方法應該是以象形文字入手 – 即是考慮到字的形狀,而不是它不同部份的意思。雖然學者有多種意見,但多數認為以下是「福」字由象形文字演變成今日寫法的過程:

從最早期的中國象形文字(甲骨文和金文)可以看到,「福 」字左邊是一個祭壇,右邊的其實是個酒瓶。有部份甲骨文字形在酒瓶之下還有兩個叉,描繪著兩隻手把酒瓶高舉的情境。因此「畐」字其實不是指一個有屋有地的人,原本卻是個圖案(象形),表示獻祭所用的酒。「福」字的原來意思是要表達人到祭壇高舉獻酒,是一個祭祀的動作。這個字的字形重點不在於人從神得到甚麼,而是人對神的獻上 – 是一種著眼關係的建立和推持,不著眼物質的表達。當我們比較另一個熟悉的字的字形變化,「福」字這個著眼點就更加清晰無誤: 

「富」字的象形文字很明顯就是在家中藏有酒的意思,表示物質上的充盈豐足,正好是富裕的意思。因此當後來的人把「福」定義為功名俸祿,事實上已經偏離最古時的智慧。聖經《詩篇》第三十四篇8節寫道:「投靠(神)的人有福了」,「投靠」一字(חָסָה ḥāsāh)可指倚靠和仰望,描繪著人可以藏身於神的護蔭下是何等蒙福的一件事。猶太人跟中國古人一樣,明白福氣是來自與神建立關係。物質的豐裕可以帶來「富」,但除非我們與神重新建立關係,否則不能享受真正的「福氣」。

順帶一提,把「福」字倒貼這個做法從象形文字的角度來看其在並不恰當,因為好像把酒都倒翻了一樣!真正要達到「福到」這個目的,必須要仰望福氣的來源 – 一切從神的關係開始。

唐子明博士

西三一大學神學研究院 (ACTS) 國際中文課程統籌,卑詩大學及昆蘭科技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溫哥華神學院希伯來文及希臘文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