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立己

結論(3) 接續上期

以下有六個『神名結合名』用『亞』和一個用『瓦』。顯然【和合本】譯者不知道這『亞』和『瓦』其實是同一個Yah『雅』名字,否則他也會用『雅』。既然是同一個字,那這些『亞』和『瓦』都應該更改回『雅』,以合乎翻譯原則,求和諧一致。

  • Ahiah亞西亞 – Brother of Yah兄弟 of 雅 改作 亞西雅
  • Elijah (Elias) 以利亞 – Whose God is Jah 他們的神是雅 改作 以利雅
  • Jeshaiah耶篩亞 – Salvation of Yah救贖of雅 改作 耶篩雅
  • Josiah 约西亞 -– Supported of Yah支持of雅 改作 约西雅
  • Obadiah 俄巴底亞 – Servant or worshiper of Yah敬拜雅的 改作 俄巴底雅
  • Uriah 乌利亞 – My light is Yah 我的光是雅 改作 乌利雅
  • Dodavah多大瓦 – Beloved of Yah 所愛的of雅 改作 多大雅

以下有十一個『神名結合名』用『約』和四個用『耶』。同一道理,要合乎翻譯原則,既然是同一個Yah『雅』字,便都應該更改回『雅』,以合乎翻譯原則,求和諧一致。

  • Joel約珥 –Yah is El/God雅是神 改作 雅珥
  • Joab約亞 –Yah is my father雅是我父 改作 雅亞
  • John 約翰 – Yah is gracious 雅是高尚的 改作 雅翰
  • Joshua 約書亞 – Yah is Savior, Yah is my Salvation 雅是救贖 改作 雅書亞
  • Jehoiachin 约雅斤- Yah is firmly established 雅之成立 改作 雅雅斤
  • Jonathan约拿单 – Yah’s gift 雅的禮物 改作 雅拿单
  • Joseph约瑟 – Yah has increased 雅已升 改作 雅瑟
  • Jochebed约基别 – Yah is glory雅之榮耀 改作 雅基别
  • Jehoshaphat 约沙法 — Yah is judge雅之公正 改作 雅沙法
  • Jehosheba 约示巴 — Yah is my oath 雅是我誓 改作 雅示巴
  • Jehozadak 约薩答 – Yah‘s Righteousness – 雅之正義 改作 雅薩答
  • Jabin 耶賓 – Yah‘s son雅之子 改作 雅賓
  • Jehoiada 耶和耶大 – Yah knows 雅知到 改作 雅和耶大
  • Jesse 耶西 — Yah exists 雅之擢升/褒揚 改作 雅西
  • Yehoshua (Joshua, Jesus) 耶穌 – Yah is Salvation 雅是救贖 改作 雅穌

以下有九個『神名結合名』都是用Yah作字尾,但譯者並未有把『雅』的語音放進去,因此都應該加回『雅』的名字,以求和諧一致。

  • Jeremiah 耶利米 – Yah exalts擢升/褒扬雅 加雅 耶利米雅
  • Nehemiah 尼希米– Yah comforts安慰-雅 加雅 尼希米雅
  • Ahaziah亞哈謝 – Vsion of Yah有遠見的雅 加雅 亞哈謝雅
  • Amaziah亞瑪謝 – Strength of Yah力量 of 雅 加雅 亞瑪謝雅
  • Pelatiah 毗拉提 -Yah has delivered 耶威之拯救 加雅 毗拉提雅
  • Pekahiah 比加轄 – Yah has observed耶威之觀 加雅 比加轄雅
  • Jedidiah 耶底大- Beloved by Yah 耶威之爱 加雅 耶底大雅
  • Shecaniah 示迦尼 – One intimate with Yah 與祂親熱-雅 加雅 示迦尼雅
  • Hezekiah 西希家 – Yahweh has strengthened 耶威之強壯 加雅 西希家雅

3.3) HalleluYah 也是 一個『神名結合名』(Theophoric phrase)
聖經另一個『神名結合詞』(Theophoric phrase),嵌入了Yah的短名,便是希伯來慣用語 (phrase) 『Hallelu-Yah哈利路亞』。字首『Hallelu哈利路』是讚美的意思,字尾Yah,便是Yah-weh的短名『雅』。

【詩篇】和【啟示錄】均有記載世人呼喚『哈利路亞』 ,也印證了【新約】裡也有Yah-weh名字的存在。【和合本】譯者也用心良苦,每逢『哈利路亞』出現,他們都特別譯本裡用括弧表明是讚美耶和華的意思,例如:

『哈利路亞(就是要讚美耶和華的意思)』(啟示錄19:1)。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原文是哈利路亞;下同〕」(詩篇104:35)

「願罪人從世上消滅!願惡人歸於無有!我的心哪,要稱頌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原文是哈利路亞;下同〕!你們要稱謝耶和華,求告他的名,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詩篇104:35-105:1)

不過,和合本譯者,似乎只知道哈利路亞是要讚美耶和華的意思,卻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知道『哈利路亞』字首和字尾的結構。倘若他知道Yah字尾是Yahweh的短名,他一定會語音翻譯成『『哈利路耶』。因為此『耶』便是耶和華和耶穌同一個『耶』。而他語音翻譯所有『與神結合名』時,也會用『耶』來處理。但68個『與神結合名』,他大多數他用『雅』音,只有四個名字用『耶』音。這四個『與神結合名』便是Jabin 耶賓 – Yah‘s son雅之子,Jehoiada 耶和耶大 – Yah knows 雅知到,Jesse 耶西 — Yah exists 雅之擢升/褒揚,Yehoshua (Joshua, Jesus) 耶穌 – Yah is Salvation 雅是救贖。

這也顯出【和合本】譯者也不知道所有『與神結合名』的結構。倘若他知道其中字首或字尾是Yah的名字,他也會貫徹統一的用『耶』音來處理所有的名字。

耶和華,耶穌,哈利路耶,三個詞彙要貫徹統一是有重要的意義。因為如今【和合本】的『哈利路亞』是『亞』,導致有些信徒聯想不到『亞』便是耶和華和耶穌的『耶』。也導致如今有些信徒誤以為『哈利路亞』是讚美『主』,或讚美『神』的意思。非也。在翻譯學的立場來說,這是錯誤的翻譯。希伯來文『讚美』是Hallelu,『主』是adonai,Hallelu-adonai才是讚美『主』。『神』是el,Hallelu-el才是讚美『神』。『Yah』是『雅』神的短名,HalleluYah,便是讚美『雅』。

倘若神想我們說『讚美神,讚美主』,他大可以在聖經裡說明『Hallelu-el 或Hallelu-adonai』。但神在聖經裡說明是HalleluYah 讚美『雅』,祂的短名。信徒們也好應份清楚知道『 哈利路亞』的正確意思,好待每次呼喚或歌唱『哈利路亞』的時候,能以真實的知識來敬拜,不會空喊口號。 呼喚神的短名『yah』,是多麼的親切溫馨,錯過了有多令人惋惜,多令神失望。

3.4)同一篇文章裡,人名要和諧
美國總統Trump雖然有兩個音譯,但在同一篇文章裡,應該只選用其一,『川普』或『特朗普』。倘若選用『特朗普』,那當提及以他命名的建築物Trump Tower時,也應該用同一個音譯,『特朗普大廈』,否則,譯成『川普大廈』,便可能誤導讀者,因為他們聯想不到『川普大廈』原來是以『特朗普』命名的,還以為是兩個不同的人。

同理,以上清楚說明了,父神Yah-weh,兒子Yeh-oshua,和Hallelu-Yah,三個Yeh都是同一個神的短名『Yeh』。因此,三個語音翻譯,理應是同一個字,同出一轍,互相印證,慕求合乎翻譯原則,貫徹,統一,和諧。

倘若譯者選用yah『耶』的語音,那便是『耶和華,耶穌,哈利路耶』。選用yah『雅』,便是『雅為,雅穌,哈利路雅』。如此類推,其他68個『神名結合名』(Theophoric names)也該配合全部用『耶或雅』,符合翻譯原則,貫徹統一,和諧一致。

因為父神Yehweh與兒子Yeh-oshua的字首同樣是『Yeh』,翻過來華語『雅為,雅穌』便剛好父子同姓,子隨父姓,是一個美麗的巧合,不但合乎翻譯原則,也合乎中國人的倫理文化。因此,倘若父神Yahweh語音用『雅』,那兒子Yeh-oshua便要改為『雅穌』,不應保留從前的語音『耶穌』。

4)今天改作『雅為,雅穌』是太遲了嗎?
其實,神的名字一直有變遷,精益求精。公元635年,唐太宗貞觀九年,大秦國(當時的羅馬帝國總稱)景教(聂斯脱里派Nestorian,又稱亞述東方教)的大阿羅本(Alopen Abraham)率傳道團到長安,是最早到中國的基督教派。

敦煌發现一卷景教手寫經文,《序聽迷詩所經》又稱《移鼠迷師訶經》(Book of Jesus Messiah)》。經文記載:『天尊噹使涼風曏一童女,名曰末艷。涼風即入末艷腹內,依天尊教。噹即末艷懷身。為以天尊使涼風伺童女邊,無男夫懷妊。令一切眾生見無男夫懷妊。使世間人等見即道,天尊有威力。即遣眾生信心清靜回曏善緣。末艷懷后產一男,名為移鼠。』經文裡的『天尊』便是上帝,『涼風』是聖靈,『末艷』是瑪利亞,『移鼠』便是當時『耶穌Yesus』的語音翻譯,『迷師訶』便是希伯來文『』(Messiah)的語音翻譯。古波斯語『移鼠迷師訶』(yiso msiha)便是耶穌彌賽亞,耶穌基督 (Ιησούς Χριστός / Iēsous Christos)。

其後,在敦煌莫高窟藏經洞又發現景教手寫本《一神論》,推算是該教入唐後不久寫成的(公元641-642),因此是景教最古老的經典。此書耶穌語音翻譯「翳數」,可見日後的『移鼠』,已是作了更改。

Yahweh本譯作「序娑或序婆)」[ix];「序」應從「予」得聲,中古音為「ĭo」,像今天英語中的 yo。「婆」讀「ba」(佛經讀音)。所以「序婆」當時讀作「yo-ba」,此係音譯自敘利亞語之Ievha(Yahweh)[x]。原文:『爾時,彌師訶說天尊序婆法云︰異見多少,誰能說?經義難息事,誰能說?天尊在後顯何在?停止在處其何?諸佛及非人,平章天阿羅漢,誰見天尊?在於眾生,無人得見天尊,何人有威得見天尊?為此天尊顏容似風,何人能得見風?〕』

說到這裡,有些信徒會覺得難以接受:『我們中國人呼喚『耶和華,耶穌』迄今已差不多有兩百年歷史,經已深入民間和人心,怎可能摒棄此名字的優良傳統,改叫『雅為,雅穌』?』回答此問題,可考慮以下四個因素:

4.1)傳統也不一定是好事
人類歷史當中,有些傳統是不合乎人道和情理。例如奴隸制度,販賣丫鬟,童養媳,冥婚等,都是不道德的傳統,這些傳統不應秉承,更應廢棄。面對著真理,傳統要讓步,在真理面前,傳統要屈服。

4.2)『耶穌』只用兩百年,『移鼠』卻用了七百年
『耶穌』語音,自晚1822年道光年間開始,迄今只是源用了拘拘兩百多年的光陰。反觀景教,公元635 來華,公元755年,景教徒伊斯協助郭子儀平安史之亂,被賜紫衣袈裟,景教發展興旺,宋元兩朝亦有中興,直到明朝1368年,朝廷驅逐所有洋教才終止,在中國共有七百年貢獻。1539年,馬丁·路德在他的《宗教會議及教會論》(Von den Konzilli und Kirchen)肯定了景教的地位,明確地否定景教為異端的流言。

耶穌的名字的語音翻譯,一直在演變,精益求精。最初譯為『移鼠』,隨後也曾譯作『翳數』,摩尼教(又稱牟尼教、明教)譯作『夷數』、東正教又譯作『伊伊穌斯』。這些名字在中國源用了七百年。

從歷史和傳統的角度來看,『移鼠』『翳數』『夷數』等,用了七百年還可以改,那『耶穌』只用兩百年,當然不成問題。況且,在神的國度和人類歷史當中,兩百年只是一個很短的時間,談不上甚麼傳統。

4.3)『耶和華』也只用一百八十年,『序娑』卻用了七百年
同理,Yahweh 名字的語音翻譯,同樣一直在演變:公元635年的序娑,1822年耶賀華,1823年爺火華,1854耶和華,1872年爺華,1946年雅瑋,1968年雅威,1979年雅魏,1992年亞衛,耶威,雅巍,雅偉,雅赫維,永為,雅為。相對起來,耶和華的日子也不算長,也談不上甚麼傳統。

4.4)十四個理由支持語音神名Yah 『雅』
筆者之前在真理報發表過十四個理由,支持父神名字由『耶和華』改稱為『Yahweh』,這裡不在贅述。

展望
【四字神名】(Tetragrammaton יהרה)的英文語音翻譯已塵埃落地,約定為Yehweh,西方學術界大體統一接受了,並廣泛應用。如今,華人教會對神Yehweh的名字也民智漸開,但還未有統一的語音翻譯。2019年,聖經考古學者Nehemia Gordon和團隊卻考證了神名發音是Yehovah。是耶非耶,神的名發音是Yahweh,或是Yehovah,當代華人神學家也應作慎重研究和判斷,以正視聽。

在此文脫稿之際,香港【漢語聖經協會】卻正在完成翻譯【新漢語譯本-舊約】的工作。據說,此譯本把神的名字『耶和華』全部刪掉,改以『上主』代替。【和合本-新約】保存了唯一有耶和華的名字的章節,見於啟示錄19:1的括弧裡:『此後,我聽見好像群眾在天上大聲說:哈利路亞(就是要讚美耶和華的意思)!』但經已出版的【新漢語譯本-新約】卻經已把【和合本】裡此括弧(就是要讚美耶和華的意思)刪除了。此新譯本的翻譯如下:『這些事以後,我聽見好像有一大群人在天上大聲說:哈里路亞!』看來,在此新譯本裡,神的名字會蕩然無存。

聖經翻譯應當怎樣處理神的名字呢,是保留,刪掉,篡改,更換,用Yehovah語音,還是用Yahweh語音,用『耶』或『雅』,如何取捨,何去何從呢?怎樣才做就信徒,取悅神心意呢?當代漢語譯者,正在處於這個聖經翻譯的轉折點,創造歷史的時刻。

綜合以上25個語音翻譯神名字的歷史,總括有如下15個嘗試或建議:計有公元635年的序娑,1822年的耶賀華,1823年的爺火華,1854年的耶和華,1872年的爺華,還有雅瑋,雅威,雅魏,亞衛,耶威,雅巍,雅偉,雅赫維,永為,雅為。Jehovah(耶和華)這個暫時合成字(hybrid word)的歷史任務經已完成,當功成身退。當代學者必會深思熟慮,約定俗成,在以上15個語音當中選其一個,又或者另覓新的語音,未為不可。目的是給神名Yahweh或 Yehovah一個統一的漢語音譯,以表尊重,並在『雅為,雅穌,哈利路雅』和68個『神名結合名』(Theophoric names)全部取得和諧,合乎翻譯原則,避免同一個基督宗教,同一個真神,卻出現多個華語名字,混淆視聽,既不榮神,也不益人。

今天,這個歷史任務便落在當代聖經譯者的肩膀上了,可謂任重道遠,影響彌深。【論語】:『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為父神正名,此歷史任務,信徒匹夫有責,每個神的兒女,當務之急,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