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電影《活著》觀後感
王人義

電影《活著》劇照:男女主人翁由葛優和鞏俐飾演
我喜歡看一些被稱為經典的電影作品。一部電影作品之所以被稱為經典,首先、是因為透過電影作品,可以反映出人性與社會的本質,進而、透過其本質,喚起我們對人性的思考和社會存在的思考,更進一步,激發人們活出生命的意義,促使社會生存環境表現出積極意義。由余華同名小說改編,張藝謀導演,葛優、鞏俐主演的電影《活著》可以稱之為這樣的經典。電影以主人翁福貴的一生為主線,向觀眾展示人活著的盲目,活著的艱辛,不得不活下去的無奈。

活著就是為了活著
福貴的父親罵他是“王八蛋”,他以“王八蛋”回應他父親。“王八蛋”是中國人對像縮頭烏龜一樣無所作為活著的人,類比似的咒罵。這些人沒有活著的目的,他們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為了能夠活著,他們或是遊手好闲,或是苟且偷生;為了填滿每個無所事是的日子,他們有時會偷鷄摸狗,有時會吃喝嫖賭,而福貴和他的父親,則是坐享祖輩的基業,以賭博為打發生活的手段,不做死不罷休的主兒,直到傾家蕩產。然而,這只是福貴苦難的開頭,時逢社會改革,被社會潮流捲入後的掙扎。活著對於他,有時就是一種奢侈!

活著是如此之艱難
只得隨波逐流地活著,更像一場被命運開的玩笑!福貴雖然因賭博而傾家蕩產,但因此而逃過被作為地主鎮壓槍斃的厄運;他窮困潦倒,被迫走鄉串社以賣藝為生,卻因國共內戰,混迹於國共兩軍之中,雖九死一生,但最終還混了一個“參加過革命”的美名。 活著本身就是活著的理由,然而只要是活著,就難免經歷一場又一場的悲劇!沒死在戰場,卻因“大煉鋼鐵”,斷送了獨生兒子的小命;“文革”混亂再次雪上加霜,被革了命的醫院裡由“紅衛兵”充當醫生,直接把他的女兒送進死亡。

如果說,因吃了七個饅頭而被撐死的老教授是自作自受,那麼、他的青年時的伙伴春生,在生與死之間的遊離,讓人覺不出活著有任何的快感,就連福貴對他的鼓勵的話語也覺得那麼蒼白:“不想活也得活……活下來不容易,日子還長著,可是不管怎麼著,也得熬著,也得受著。”難道熬著、受著就是活下去的理由?

活著,是活著群體的集體困惑
電影最後一組鏡頭讓人痛苦而心酸。福貴為女兒遺腹的外孫買了一群鷄娃,放進過去放皮影的箱子裡,孫子好奇地問:“小鷄甚麼時候長大呀?”福貴回答:“很快就長大了。”孫子接著問:“長大以後呢?”

福貴傻眼了,他不能把小鷄最終任人宰割的事實,告訴年幼的孫子。為了給他帶來活下去的盼望,他像所有的成年人一樣,給孩子編造出一個童話似的謊言:“小鷄長大了就變成鵝,鵝長大了就變成羊,羊長大了就變成牛。”童話並不能幫助聰明的孩子逃避現實,孩子接著問:“那麼,牛長大了以後呢?”福貴終於語塞了,因為就算是鷄變成了牛,也改變不了任人宰殺的厄運,正如一直都在任人宰割的自己。老婆的話,似乎幫他跳出了死局,她說:“到那個時候,饅頭(孩子的小名)就長大了!”雖然轉移了孩子的觀注點,卻留給觀眾不得不自己回答和面對的思想空間: 難道人長大了,就能逃出像鷄、像鵝、像羊、像牛,最終走進死亡的結局?

電影反映的時代,時代正在促使人們對自己生存的反思:甚麼才是人活著的真實目的和真正的意義?而唯物主義的無神論,只能使人活著的意義,變得像動物一樣消極。

為了活著而活著的死局
動物因為為了活著而活著,所以,活著的方式和內容,就是活著的全部意義和最大追求。為了逹到這一目的,它們弱肉強食,不擇手段。在這種生存環境,道德和良知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的,它只會削弱動物的競爭本能,降低動物的生存意識;如果偶爾有所良善的表現,只能是飽足得不能再飽之後,向弱小的動物分一點殘羮,就如獅子為野狗留下的骨頭。說到底,這些吃它們殘渣的動物,可能就是它們下一餐的主食。這就是動物世界的普遍法則,動物活在這樣的世界,也只能順服這個規則,為活著而活著。

自古以來,人們都把人與神的關係放在生命中的重要位置,因為人是屬神的生命。神賦予其道德良知,並且引導人在生命正道的追求中尋找永恆。人因為與神的關係而使生命充滿永恆的意義。自唯物論粉墨登場,人生存的永恆意義也隨之強行被阉割。當人活著只是為了活著的時候,人就無可避免地還原其動物本能。所謂貪腐也只是弱肉強食的一種手段,貪污腐敗、以權謀私更是必然的動物本能。強制性的遏制只可能是一種高級動物的短期行為,任何的理性在人的動物本能面前,都顯得極其的軟弱無力。

為了用理性來抵抗人的動物本能,人們虛化了一種共產主義理想來取代人們的信仰,以期使人活得比動物更加高尚。現代北朝鮮的人民生活,和柬埔寨堆集成山的白骨,到現在依然向這所謂的“信仰”表達出無言的控訴。
聰明的人於是隨機應變,他們把金錢抬高成偶像的地位,使人在物慾的敬拜人醉生夢死。卻不知,金錢撕去了人們最後一層包裝,使絶大多數人在金錢無休止的貪婪之中,還原成為鷄,又由鷄變成了鵝、由鵝變成了羊、由羊變成了牛,成為任人宰割的對像。又使極少數的人一夜之間由牛變成狼,由狼變成了虎,由虎變成了惡魔,對大多數的存在肆意宰割,無情掠夺,把人們的生活環境變成動物世界,人因此也只能為了活著而活著。

活著,不如說是為死而活著
人真的是因為活著所活著嗎?如果我們只是動物的一種,為甚麼我們有思想、有意識、有精神、有超然身體的靈性體驗、有靈魂存在的意識和感受呢?為甚麼我們的祖先自古以來就有強烈的敬天意識,並在中華文化中形成一以貫之的傳統?為甚麼世界各個民族與文化之中都有對神的敬畏與崇拜,並形成指向創造宇宙萬物獨一真神的信仰與宗教?

縱觀世界,人類所有的文化與文明,把人生的意義都指向神的創造。人因為被神創造而與神建立起生於神的父子深情。在這種情感中的認知,不僅包括我們的肉體來自於神用泥土的創造,更包括我們的靈魂直接被神賦予。所以,我們繼承了神的生命形象,有著神良善恩慈的本質,更因為來自於神的屬靈生命,我們並不局限地活在肉體之中,我們更鮮活地活在靈性的世界裡。因此,我們能感受到神的存在,從大自然中明白神的心意,通過聖經讀懂神的話語,經過思想明白神的啟示,並且活在神的天國——這天國,包括現今生命存在的國度,包括永恆中靈魂存在的天國。

既然如此,那麼為甚麼世人都像福貴一樣,以為活著為了活著呢?這是因為與神的隔絶,人因不認識神而主觀否定神的存在,客觀局限在狹窄的思維。如果我們消除了與神這樣的隔離,便會使我們靈魂的生命得到甦醒,看見神的榮耀,明白生命的意義,從神的心意來定義我們的人生,從永恆的角度來定位我們的生命。

而產生我們與神真正隔離的原因,是我們的狂妄和私慾,狂妄和私慾藉著我們的意念,在無限的貪婪之中惡性膨脹,使得我們或是滿腦的情慾和淫念,或是嘴吐惡語和穢言,或是心懷嫉妒和憤恨,或是自以為是的驕傲與自大……。這些不怕神、不敬神、不感謝神的惡心,就是人生命中的罪,它像一團籠罩在我們生命中的黑暗,使我們不得見神聖潔中的光明,把我們卷入到魔鬼的營中,成為撒旦的俘虜。魔鬼撒旦藉以在我們中間稱王,在地上物慾和金錢建造它的王國,甚至藉著地上的權柄,以各種方式阻擋我們去尋求神的光明,仰望神的榮耀,使我們徹底與神的恩典隔絶。

與神隔絶的結果就是死,不僅今生的活著是為了死,死後還有審判,因與魔鬼撒旦為伍的罪行在地獄接受永火的煎熬。

活著,我們可以為永生而活著
新型冠狀病毒的肆虐,使我們突然發現,死、原來可以隨時發生;死、原來如此任性;死、原來這般的容易。一個人走著走著,一倒地就死了;一個人說著說著電話,一倒地就死了。“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林前十五55)?”神的僕人幫我們問蒼天,神的使者幫助我們問上帝;神藉著聖經給予了我們最終的回答:

“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十五57)。”

神愛我們這些被祂親手創造和養育的兒女,為了讓我們知道祂,回轉向祂,相信祂,得到祂,祂自己在永恆的計劃之中,藉著一個童貞女,取了人的樣式來到我們當中,祂就是耶穌基督,向我們彰顯天國的真理,報告蒙恩得救的消息,傳遞靠著信靠和跟隨祂就能得救,得到永恆生命的寶貴福音。只要我們“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十10)”。

接受這來自於天上的真理吧,真理告訴我們,我們不是為了活著而活著,我們更不是為了死而活著,我們是為了永生而活著,為了與神同在直到永遠而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