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先知組織 --守望台
 
本文摘自 福音傳播中心 蒙允轉載

羅 錫 為

反基督教的耶和華見證人
  摩門教的傳教士上門傳道,只憑他們的襟牌,衣飾和手中的《摩門經》,你立刻便能識破他們是傳「別的福音」的(加一:6),你大可以請他們吃閉門羹。但是,當你碰見一些態度誠懇,自稱是研究聖經者,願意跟你一同查考聖經的真理,你或許會以為他們也是同道中人。天曉得他們可能就是耶和華見證人,他們代表一個「神治組織」--稱為「守望台」。他們要為「耶和華」作見證,但他們所信,所傳的絕非基督教的道理。其實,他們傳的應該說是「反基督教」的道理。在眾多的異端邪說中,最難應付的,就是耶和華見證人。

糖衣毒藥

  「耶證」宣揚的所謂「耶和華王國的好消息」,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把聖經論到罪人最可怕的結局--「地獄永苦」,一筆勾消了。根據「耶證」自己的報導,他們的創辦人查爾斯•退斯•羅素(CharlesTaseRussell1852-1916)原本是美國長老會教友,卻因為「命定論」和「永遠受苦」的教義叫他大感不安而成為懷疑論者。後來德到復臨安息日會的錯謬主張--「隱形復臨論」和「死後滅亡論」,竟如獲綸音,搖身一變而成為一個「聖經研究者」(註一)。他揉雜了復臨安息日會的主張、亞流主義(Arianism)的異端,和基要主義的一些「按字面解釋聖經」的元素,而成為一派「反基督教」的異端。一八七九年七月,羅素出版了《錫安的守望台與基督臨在的先聲》創刊號(即《守望台》半月刊的前身)。一八八四年,「錫安守望台書社」(即現稱「賓夕凡尼亞洲守望台聖經書社」正式成立。一九三一年,羅素的繼承人約瑟•盧述福(JosephF.Rutherford)倡導採用「耶和華見證人」之名。

  「耶證」主張人與禽獸一樣,都是「魂」,能死能滅,死後不復存在,無知無覺。而「地獄」只不過是聖城外的垃圾池,「火湖」只是象徵說法,「陰間」只是「墳墓」的同義詞,而慈愛的上帝不會實際使人永遠受苦吧!而且絕大部份的人,在千禧年國度中都會有復活的機會,「成為與死前一樣的『人』」,在「第二次人生」中,接受基督透過由耶和華見證人組成的「神治組織」所統治。如果仍不服從基督的直接統治,或在千禧年後撒旦獲釋時再受誘惑,就會被判「永刑」--不是永遠的地獄之苦,而是從此一了百了的湮滅了。這不單是罪人的癡心妄想,更是叫人萬劫不復,錯過救恩的糖衣毒藥啊(註二)!


唯我獨尊
  「耶證」宣稱「聖經是上帝的道和真理」,而且認為所有宗教道理,不論是他們自己提出,或是來至其他方面的,都應該藉查巧聖經,以決定這些道理是否符合聖經的教訓(註三)。但教人奇怪的是他們所主張的道理,既然是以同一本聖經為根據,為甚麼竟然與正統教會的教義完全衝突,甚至背道而馳呢?而《守望台》聲稱:「由於謹守上帝的道,《守望台》有不含有任何自相矛盾的宗教道理及人為理論」(註四)。究竟是不是這麼一回事呢?

  首先,我們要理解「耶證」的解經法。他們毫不諱言的表示:「除非經文的措辭或場合明顯表示他們屬於比喻性或象徵性,否則『見證人』便會照字面加以接受」(注五)。這種字面主義(Literalism)使他們相信,根據家譜的推算,上帝在公元前四零二六年創造人類,那麼人類生存的六千年己經結束了。千禧年國度,就是一個帶來憩息和舒解的安息時期,將會在一九七五年的秋季來臨。這個「預言」是「守望台」於一九六六年在《永生--在上帝之子的自由中》(註六)一書提出的。可惜,現在該預言仍未靈驗,由此可證明誰是假先知了。

  另一方面,「耶證」傳道時,一定引用聖經,而且永遠使人覺得聖經是替他們說話。他們對聖經十分稔熟,時常能引經據典。這種「使聖經替他們說話」的查經法,不單斷章取義,而且歪曲經意。他們是先有了一套結論,然後找合適的經文來做根據。舉例說,他們認為一九一四年是所謂「外邦人的日期」的結束,耶和華在那一年建立他的王國,一個屬天的政權,以取代地上的政府。為甚麼要在一九一四年呢?原來他們認為,在主前六零七年,聖城陷於巴比倫帝國,那是耶和華的王權在地上的結束,外邦人日期的開始。至《但以理書》所說的「七期」之後,亦即《啟示錄》十二章六節與十四節所提及的一千二百六十日與一載、二載、半載加起來的二千五百二十日。根據《以西結書》四章六節,上帝叫以西結側,承當以色列及猶太國的罪,「一日頂一年」,因而算出二千五百二十日等於二千五百二十年。這個數字減去主前六零七年,便得出一九一四年了。這似乎有聖經根據,但細心分析,便會發現那些經文絕不相關,而所謂「一日頂一年」,是上帝分咐以西結採取的一項象徵性行動,以警告及提醒上帝的子民,那是有上文下理的脈絡,並非用作「啟示文學」堣@些象徵性數目的換算標準。這樣的解經法是「耶證」把自己的私意讀進聖經堛漕憳洧狺l。他們認為,目睹一九一四年發生的事的那一個世代尚未過去之前,「上帝復仇的日子」就會來到。他們多年來都說,那個世代就是守望台組織中那些特殊分子,能享屬天權利的,己經「重生」的社方元老,現在都有八十歲了。這些人所餘無幾,三千人左右,但守望台的預言還未應驗。於是,在一九九五年,社方修改說法,說那世代不是指這些現已垂垂老矣的人,而是「邪惡」的世代(註七)。

  還有一點,「耶證」常常以他們的解經統一而誇口,卻嘲笑正統教會各宗派之間在解經上的分歧。根據「耶證」自己招認:「由於大家都按照美國總部編製的研究課程來探討聖經的真理,故此,這些研究班都是劃一的,世界各地的研究者對於全能的上帝在他的道中所閘明的真理,均持一致的信念」(註八)。所以問題的本身不是「耶證」是否相信聖經無誤,或是否引用聖經,而是根據誰的權威去解釋聖經。要跟「耶證」辯道,不必在聖經的權威性上浪費時間,而應在解經的權威上追問下去。自「守望台」第二任社長盧述福去世後,他們出版的刊物一概沒有註明作者,但都是「美國總部」集體的見解。

  「聖證」自視為天上那十四萬四千位參加「羔羊婚筵」且受過「聖靈膏抹」的人(參啟十四:1、3),只有他們才能重生而成為上帝屬靈的兒女。他們將來會到天上與基督一同統治世界,而現在他們也是上帝已經建立在天上的「新規制」,亦即「神治組織」的代理人,所以他們有權替上帝的王國發言。後來,「耶證」的附從者愈來愈多,一方面固能作為「王國的好消息」得到效證而引以為喜,一方面因他們的數目早不止十四萬四千人而引以為憂,於是盧述福在一九三五年卅一日演講時,指出額滿見遺的都是羊圈之外「另外的羊」。這個見解立刻被奉為「被揭露出來的真理」(註九)。於是,絕大部份的耶和華見證人都因「額滿見遺」,給守望台摒諸天堂門外。守望台稱這個歪理為「一個救恩,兩種前途」。其實,「守望台」歷任社長(從羅素、盧述福、諾爾,以至今日的法蘭茲),美國總部的「神治領袖」,各地分社、小組(他們不稱教會而稱小組)的「長老」,皆要求一切的「見證人」絕對效忠、順服。社長們的見解、對聖經的解釋、教義的頒佈,都有無上權威。聖經成為他們生吞活剝,恣意曲解以自圓其說的工具。守望台妄稱自為為「上帝所使用的唯一的交通途徑」,所有的耶和華見證人就這樣給他們蒙蔽,指使和勞役了。

以非為是
  「耶證」非常敵視基督教。可以說,凡是正統教會所主張的,他們都加以反對;違背正統信仰的,卻盡量接納,因此便成了一套「反基督教的教義」。簡言之,「耶證」所主張的,就是基督教信仰所否定的。從下列簡表便可見一斑:

耶和華見證人
基督教
上帝論
否認三位一體,因為不合理性,且源於異教主張獨一神論。 三位一體。
基督論
基督被造,似上帝而低於上帝,
降生後成為完全的人
基督非受造,與上帝同等同質,降世後兼「神人二性」。(參約一:1-18;約十:30;西一:15-17;腓二:6-11)
聖靈論
聖靈無位格,是上帝的動力而已。 聖靈是三位一體中的其中一位,有位格,與父、子同權、同榮、同質。
救恩論

1. 基督向上帝付出贖價,使全人類可以再活一次,以行為賺取救恩。

2. 只有144,000人能成為上帝屬靈的兒子。

1. 因信稱義(參羅五:12-21)

2. 相信基督的人都是上帝的兒子。(參約一:12)


附註

註一:《守望台》1974年1月1,pp.10-11。
註二:有關「耶證」對死後形況的說法,詳見《人的希望限於今生嗎?》中文版(1975),這是有關人的性質、靈魂、陰間、復活的專論。
註三:《耶和華見證人在二十世紀中》中文版1979年修訂版,pp.3-4。
註四:《守望台》封媢w言。
註五:與註三同。
註六:《永生在上帝之手的自由中》中文版(1969),pp.28-29。
註七:《以上帝為真實》中文版(1953),p.224。
註八︰WatchTower1995年10月15日及11月1日兩期。
註九:《永生在上帝之手的自由中》,p.147。
  本文轉載自羅錫為著︰剖析異端邪教道聲出版社1999年第四版。內容略有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