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GUAGE="VBSCRIPT" CODEPAGE="950"%> 進化?退化?神化?

 


(七)物競天擇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弱肉強食」這是現代生物學的口號,不知不覺地,它成了現代社會學的口號, 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不能追上時代,自然要被淘汰了。

在人類資訊的進步的累積之下,「後知後覺」或者甚至「不知不覺」,當然會使一個人、民族或者國家處於不利之條件。但是在生物界,到底什麼是天擇?是否下一代總比上一代比較能生存?生物到底是互相競爭排擠,或是可以互助生存?這世界是否永遠都是戰場?「愛」是否弱者的表現?

適者生存

生物在不同和困難的環境中可以有出奇的表現以致生存,是生物界不斷見到的奇觀。在美國死谷(Death Valley)的鹽湖裡,那裡的水可以瞎眼傷皮,但是其中卻滋生了小虫。在德州墨黑的山洞裡(Carlsbad Cavern)有一種瞎眼的小魚可以生存著。在南非酷熱的沙漠裡,有無數的小生物生存在其中,他們的水份全靠黃昏的露水。這些生物生存的本能和力量叫人驚歎不已。

進化論告訴我們這就是進化的証明了:特別的環境逼使這些生物突變出特別的技能,可以適應惡劣的環境,那些不能適應惡劣環境的生物就被淘汰了,但是關鍵在這些本能到底是新產生的,還是本來就有的潛能?
在書本裡討論不少的一類生物,可能就是英國的灰蛾(Peppered Moth)了。在英倫工業革命以前,一般的樹木,如白楊類,顏色比較清白,這種飛蛾的顏色也趨向灰白色。工業革命以後,空氣污染,樹皮變黑,飛蛾的顏色也跟著變成黑色了,生物界稱之為保護色。進化論指出這是生物適應環境,進化出新的特徵的証據。

其實在仔細地研究觀察下,發現工業革命前,飛蛾早已有白的也有黑的,只不過在灰白的樹皮上,黑蛾比較容易被飛鳥吃掉,以致白蛾的數目相形下較多。工業革命之後,樹皮黑了,白蛾就比較容易被吃掉,結果黑蛾的數目便佔了大多數。無論如何,飛蛾總算可以留種了。到底有什麼新的變化沒有?況且,如今發現,當倫敦的空氣因為環保而乾淨之後,樹皮恢復灰白色,白蛾的數目又再增加了,証明黑白兩色本是灰蛾的潛能,好叫它在不同的環境中,無論如何總可保留餘種。「這是聖經的預測」:神起初所造的原是好的,雖然後來死亡敗壞的因素進來了,生命賦有的潛能仍然叫生物盡量地保留餘種,這些潛能在特別的環境中,發揮出來了。


物競天擇(Selection)

生物界給我們見到的是否如進化論所說的互相爭競,還是互相幫助呢?其實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動物和植物的呼吸。動物吸進氧氣呼出二氧化碳;植物吸進二氧化碳,呼出氧氣,正是互相幫助。神當初創造動物都是不吃肉的,人也是如此。生物各有美好的環境,和平相處,稱為伊甸樂園,及至人類的自作主張,不要創造主,而引進敗壞的因素,世界才有今日之各種不完全之處。

這樣「天擇」是什麼呢?按照進化論,「天擇」應該有創造性,故能生存。事實上,我們在前一章已經指出所有的突變,目前沒有發現一個是好的,突變過的生物只有比較不能生存。我們剛才也指出,會適應環境的本能只是原先有的潛能(基因庫﹐基因庫Genetic Pool)的表達,並非新變出來的。這樣,現實世界裡的天擇只是把突變過的生物淘汰掉了,或者在不同的環境中使用一向沒有表達的潛能來保存餘種。

野生動物家近年才悟出這原則。有一個時期,培殖群隊動物(Herds)如斑馬、羚羊、鹿等的原則,是使牠們與天然捕獲者(Natural Predators)隔離 即與獅、豹之類隔離。誰知後來發現反而叫群隊的整體之健康衰退,原因是傷殘、病患、以及畸形的動物增加了。與天然捕獲者接觸卻把畸形的動物淘汰了,得以保存本來群隊品種的優秀。明顯「天擇」是有維持、保護原本之品種的功用,並不是創造新的優秀品種。

「物競」的心態,「弱肉強食」的哲理,在人類社會裡種了不知多少的毒害。從種族歧視、殖民地主義、戰爭侵略、以致消滅異族、或是國與國鬥爭、互相仇殺,人類歷史的慘劇不勝枚舉。其實神造人類,本來不單是完全的,而且要在愛裡與祂交通,也彼此交通。這美麗的計劃已被我們的任意偏行破壞了,但是如今,因著神的恩典,我們還可以盡量保持現有的光景,這就是所謂「環保」了。相信進化論的人,不應該,也不會執行「環保」的,因為在「弱肉強食」的原則下,應該讓生物自生自滅。

 


黑白灰蛾在黑白樹皮上

上頁    目錄    下頁

 

 

溫哥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
Vancouver Chinese Christian Short-Term Mission Training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