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與來生
 
本文摘自 海外校園 第48期

許牧世

說實在的,”蒙哥馬利將軍指出,“唱歸唱,但有誰不想在世上多待幾年?老朽如我,也還不想立刻歸家呢!”

對來生的信與望
有一位信佛的朋友曾得意地對我說,“我們佛教的教義比你們基督教的教義深遠得多,不說別的,我們談‘三生’,而你們僅談今世與來生。”“三生有幸”畢竟比“二生”有幸值得追求。

佛教講輪迴,那當然是“三生”了,只是對生命的源頭它無法界定。基督教相信生命的源頭在上帝;他仿照自己形像,用塵土造人,使人類統轄世上被造萬物。人死後肉体仍歸塵土,但他因承受了上帝給予的靈氣,死後靈魂進入另一境界,並接受審判。那些罪蒙寬赦、領受了救恩的人將在永恆中與主長在一起,不信主、拒絕救恩的人則將受永刑。這是神給人類安排的全程。有今世,亦有來生。

基督徒談人生觀,不能不包括人死後的歸宿問題,因為今世與來生息息相關。對來生的盼望影響了你今世選擇要走的道路。上帝造人有別於創造其他生物,人的生命具有神的靈。人是人,牲畜是牲畜,各從其類,無所謂輪迴,更無“三生”的幸或不幸可言。

因此,深信來生和盼望來生成為基督徒信仰的重要核心。保羅說過,“如果我們信基督的人只在今世有希望,我們就比世上任何人更可憐了。”(現代中文譯本《林前》15:19)

可是我們並不比世上任何人更可憐,因為我們在信心中領受到上帝對來生所應許的。好像亞伯拉罕和歷代那些至死有信心的人。他們雖然還沒有領受到上帝所應許的,“可是從遠處觀望,心裡喜歡,又承認他們在世上不過是異鄉人和流浪的旅客。”(《來》11:13)

主耶穌將要離世時安慰他的門徒們說,“我去是為你們預備地方……以後要再回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為要使你們跟我同在一個地方。”(《約》14:2, 3)我們的主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向所愛的門徒們這樣說,歷代以來,主這話培養了許多信徒的靈命,因對來生的信與望促成他們在今世遵行主所命令的教訓。走愛的道路,知道他們將來結束了今生後,可永遠與主同在一個地方。

假定信基督的人懷疑主上面所說的話,那麼他們的信仰就大有問題了。

清朝初年有一個才子叫金聖歎,是一個天才橫溢,思想深刻,詩文另成一格的詩人。可惜一生貧病潦倒,終於被枉法貪官殺害。臨受刑時於呻吟中道出兩句我想是歷代罕見最凄涼、最扎心、且顯露了人類完全絕望的詩句:“黃泉無客店,今夜宿誰家?”今生休矣,來生在虛無飄渺中,無處可投,無家可歸!這種凄涼悲愁的感受,若拿來和歷代以來為福音的緣故被害被殺的殉道者,在離世前舉目望天,曉得他們將進入另一更美好的新境界所表現的安詳相對照,怎能相比?司提反被殺害時,聖經說,“他被聖靈充滿,舉目望天,看見上帝的榮耀……就說,我看見天門開了,人子站在上帝的右邊。”於是他向主呼求說,“主耶穌啊,求你接納我的靈魂!”司提反知道“天上有住處,今夜宿父家。”他就要進入來生的境界。

德國青年神學家潘霍華因反納粹暴政被囚,在希特拉敗亡前幾個月,納粹獄卒奉命處決潘霍華。當刑警到獄中提他時,他和同囚一一握別。有同囚傷心落淚,潘說,“請別難過,這不是終結,這是我新生命的開始。”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們不但有今世,也有來生。假定我們沒有這樣的信仰,那我們真的要比世上任何人更可憐了。

在死河之前卻步
有些教外朋友批評基督徒所信及所行頗多矛盾:既然相信有比今生好的來生,且有完美的天堂在等著你們住進去,為甚麼卻跟多數不信的人一樣,仍然貪戀今世這充滿了愁煩勞苦的地方,對死仍存畏懼?據說有一位牧師曾在講台上詢問教會會友,有誰盼望死後會上天堂?全体舉手,表示固所願也。牧師進一步問,有沒有人願意今天就上天堂?卻不見有一人舉手。英國那位當過二戰聯軍副統帥的蒙哥馬利將軍,有一回向英國各教會的詩歌修訂委員會建議,把教會沿用的詩歌本子裡那首〈天堂福地〉的歌詞修改一番,因那首歌歌詞說,“天堂福地,快樂家鄉,我願立刻歸家。”“說實在的,”蒙哥馬利將軍指出,“唱歸唱,但有誰不想在世上多待幾年?老朽如我,也還不想立刻歸家呢!”

我們信徒對上面的議論不必否認。本仁約翰在他的不朽名著《天路歷程》書中寫兩位基督徒生平愛主,遵行主的教訓,在世奔走天路,經歷了無數的艱難險阻,均一一克服,一心只求到達天城,進入福地。可是當二人走到了人世的終點,望見天城,卻對橫在天城前面的那條死河心生畏懼,不敢走下。前來迎接他們的天使告訴這兩位天路客:神命定凡要進入天門的必須渡過這條死河。歷代以來,只有以諾和以利亞被准許不經死河而進入天門。再無例外。這話使天路客大得鼓舞,乃欣然渡死河而登彼岸。

神要那些蒙恩的信徒完全憑藉著信心進入天城,是“從遠處觀望,心裡歡喜”,不是要尋求看得見、摸得著的事物,因為“看得見的是暫時的,看不見的是永恆的”(《林後》4:18)。基督徒雖有信心,但信心不夠,甚至時常動搖,對於看不見的事仍多疑惑,仍懷畏懼,因此前面批評的話正可以催促信徒們多多省察自己的弱點。

一般說來,有幾個主要原因使好些信徒雖然接受了有關來生的教義,卻常在死前踟躕卻步,甚至畏懼。

第一,來生畢竟是一個不為人熟識的境界。不熟識就是陌生。“陌生”對人多少構成威脅。老家雖然不好,但熟識的地方對你總有吸引:出門遇見左鄰右舍,點頭招呼,頗覺親切。半夜回家,即使不扭亮燈光,也可以進廚房,開冰箱,拿一個蘋果來吃。來生的境界究竟如何,還沒有死了的人回來向我們詳述一番。拉撒路復活後始終緘默,從未向親友述說天堂的情況,叫人得了一個印象,拉撒路似乎有點委屈:“人家好好在天堂享福,偏偏眾親友悲傷哭泣,迫使主不得不把我再喊回人間受罪!”對人來說,天家既然還是一個陌生地方,有時心生疑惑或甚至畏懼,就不是甚麼難懂的事了。

第二,人結束了今世日子,死亡來到,往往經歷肉体上的痛苦:或纏綿床笫,受病痛的折磨,或遇意外災禍,無故喪生。死這一字既然老跟痛苦連在一起,說能夠完全視死如歸的人就不多了。

第三,人死表示要與親愛的親友們無期分別,今生今世再也沒有相見相聚的機會了。套一句俗語說“人孰無情”,在世之日有我們特別關愛的人,朝夕相處;有我們喜歡的朋友和團体,一旦要割斷這一切關係,不能說是輕易的一件事。因此多數人,甚至深信來生和渴慕天家的信徒,也會像蒙哥馬利將軍之寧願在這多災多難的今世多逗留一些時候,不願搶先躍進死河到天堂福地去享受那全新卻陌生的新生命。

天上境界的奧秘
對信基督的人來說,來生是進入天上的境界,那裡有著神為得救的人預備的住處,就是主所說,“在我父家有許多住處。”(這父家住處中國信徒喜用“天堂”一詞表達,其實聖經原文指的就是“天上”,英文欽定本和新國際版聖經也都譯為“Heaven”,只有中文和合本在兩處地方譯為“天堂”,其他中譯本亦多譯為“天上”。)

關於天上境界的奧秘聖經並沒有詳細報導。主耶穌在世之日告訴門徒們“要歡喜快樂,因為在天上將有豐富的獎賞為你們保存著”(《太》5:12),也吩咐信徒們“要為自己積聚財寶在天上”(《太》6:20)。上面的話表示主要信他的人知道有來生,知道另有天上的境界在等著他們。但他們對這樣境界中的奧秘並沒有多談論。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主對尼哥德慕說過的話得到解釋。主說,“我告訴你們關於這世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我要是告訴你們天上的事,你們又怎麼會信呢?”(《約》3:12),因此主對天上的事不多說。

《啟示錄》對天上聖城的情況倒有些描寫:天上聖城“充滿著上帝的榮光,閃耀像碧玉寶石,光潔像水晶……全能的上帝和羔羊就是這城的聖殿,這城不需要太陽或月亮的光,因為有上帝的榮光照耀著,而羔羊就是這城的燈”(《啟示錄》21:11, 22, 23)。有解經家根據這段話為“天堂”下了定義:“凡有基督同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啟示錄》亦寫過,在新天地的境界中,“不再有死亡,也沒有悲傷‘哭泣’或痛苦……以往的事都己經過去了。”(《啟》21:4)

上面對來生天上境界的述說,固然道出了與今世人間的際遇截然不同,可是似乎還未能解答一般信徒們時常盤旋腦中的疑問,比如說:來生我們將要擁有的形体會是甚麼樣子的形体;彼此交通的用語和表達意念的符號跟今世所應用是否相同?還有由此而生的辨認問題,既然地上的形体必須改變而換上了天上的形体,親友相聚時彼此怎能認得出誰是誰?

聖經中對類似此問題有不少暗示,但少明言。使徒保羅在《林前》15:50說:“血肉造成的身体不能承受上帝的國,那會朽壞的不能承受那不朽壞的。”因此必須改變,又在同一章說,人有人的形体,獸有獸的形体;天上的形体和地上的形体亦各不相同。保羅所肯定的乃是必須改變,可是要改變成甚麼樣子,可能他也不知道,所以沒說。至於辨認問題,聖經亦有不少暗示。在登山變像的記載中,有兩個人出現跟主說話,門徒一眼就認出一個是摩西,另一個是以利亞。這兩人和門徒不是同時代的人,肯定門徒們也沒有見過他們的“照片”,怎能認得,我們不知道,只能承認神的權力叫他們有識別的能力。當死了的財主在地獄中望見拉撒路在亞伯拉罕身邊,他能立刻認出那人是他的先祖亞伯拉罕。怎能認得,我們也不知道,也無須追問,其實天上的事我們現在不知道的還多著呢,豈只是辨認問題或交通接觸這類問題而已。

我們也不必苛責信徒心中存在著這類問題,因為我們的信心微弱,且易動搖。只是我們須持定一種態度,凡是聖經沒有暗示的事,我們不必多作推測。十分顯然的,關於來生的事聖經記述不多,但是我們可以滿足我們已經得到的啟示。

主耶穌親口說:“你們要歡喜快樂,因為在天上將有豐富的獎賞為你們保存著。”(《太》5:12)我們相信這話真實,欣然接受,

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上說:信徒“將結束勞苦,享受安息,因為工作的成果一定隨著他們。”(《啟》14:13)。這話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說法不盡相符。使徒指的是今世為主辛勞工作的果效,會隨著我們進入永生。多麼叫人欣慰的一句話。約翰又說,在那邊神要“擦乾他們每一滴眼淚。”我們全然相信和領受這些啟示。

當主向門徒保証“在我父親家裡有許多住的地方……”之時,主特別加重語氣,“要不是這樣,我就不說這話。”我們有理由懷疑主這個嚴肅的應許嗎?

讓我再說一次,天上的奧秘我們此時不知道的還多著呢。有人要求知道天堂每天氣溫在攝氏或華氏多少度數,也有人詢問天堂的家俱用甚麼木料製成的。說這話的人是受無知和狂妄支配著的人。我們的基本問題乃是既然我們相信所信奉的神是無所不能的神,在他,還有不可能的事嗎?時候來到,他將向我們顯示一切真理,一切奧秘,把創世以來隱藏的事都告訴我們。□

作者曾任大學教授,現住美國波士頓。